那个叫夏弥的女孩

听风听雨
2018-04-19 看过

  江南笔下写过那么多女孩子,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美,可是单论长相,夏弥大概是其中最美的一个。

  只有她,江南用了“完美无瑕”这个词来描写她的容貌:

  但江南同时也说,“完美无瑕”其实不是个好词,活的东西都有缺点,真正完美无瑕的脸大概只会出现在雕塑家的刻刀下。

  夏弥的美,带着一丝不真实,因为她本来就不是一个真实的女孩子。

  她是耶梦加得,龙王耶梦加得。一条龙化身的女孩子。

  客观地说,一开始夏弥的形象并不是是特别立体。江南首先给她贴了三个标签:美,活泼开朗的邻家妹妹,爱吐槽会说白烂话的女版路明非,然后再围绕这三个标签,用各种小细节塑造她的形象。总的来说,一直到倒数第二章《耶梦加得》之前,她的性格层次并不丰富,形象也比较单薄。

  她的形象塑造,是通过最后两章完成的。就这么短短的两章,她身上的矛盾和挣扎,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第一重矛盾,是龙与人的矛盾。

  她首先是一条龙,可是她也以人类的身份,在人类社会生活了很多年。

  那些年她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么?其实并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痴呆的哥哥,也没有满柜子的衣服让她选来搭配,没有人给她做饭,没有人陪她说话,寂静的深夜里坐在这里,听着人类的声音,揣摩着学习人类的事。那条名叫“耶梦加得”的龙伪造了名为“夏弥”的人生,她有几分是夏弥?或者夏弥其实根本不存在,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

  或许有很多个瞬间,她会希望自己真的是一个人类。这个瞬间,可能出现在仕兰中学的篮球场上,可能出现在小海龟呆呆游泳的水族馆里,也可能出现在播放爱尔兰音乐电影《Once》的放映厅中,甚至可能出现在“君焰”和“风王之瞳”同时施放的战场上。

  因为她遇见了楚子航。

  说实在的,关于夏弥和楚子航这段感情故事,江南写得还是很用心,他设计了很多桥段,一点点地撬开楚子航这个万年面瘫男那冰封的感情世界。

  比方说这一段:

  一瞬间他有点恍惚,他不信神,自然也不信天堂,但是凑到他面前的那张脸素净美好,没有意思瑕疵,就像是天使低头亲吻罪人的额头。他努力往前凑了凑,想看清那张脸。 “师兄你才醒就要耍流氓么?”在楚子航就快把脸贴上去的时候,对方慢悠悠地说。

  又比如这一段,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一条新的短信进来,“亲爱的用户您好,移动小秘书提醒您今天中午12:00在夏弥同学家共进午餐,请提前安排时间。”楚子航没有订什么手机小秘书的服务,发信人就是夏弥,大概是她临睡前的捣蛋而已。   楚子航犹豫了一下,调头原路返回。时间还没有紧张到那个程度,根据夏弥的消息,恺撒那组目前还在莺莺燕燕卿卿我我。他今晚可以写一份完整的报告给施耐德教授,然后做好各种准备,明天中午去夏弥家吃个午饭,然后再研究地铁沿线的震动来源。   他连去夏弥家吃饭的衣服都买好了,就挂在酒店的衣柜里,他是个永远守约的人。这些天他的日程表上都是建模计算、计算建模的流水作业,除了一件,“去夏弥家吃饭”。 这是流水中的礁石。

  又比如这一段:

  “你的准确体重应该是九十八斤,还不到一百斤。按照你的身高来看,你全身的脂肪含量大概是23%,这个数据比正常脂肪含量要低不少,根据哈佛医学院的数据,女性脂肪含量低于22%可能导致不孕不育。所以你也许不用继续考虑减肥了。”楚子航跳上检修车,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夏弥,“所以我并不觉得你重。”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从这些细节里,我觉得楚子航应该是喜欢夏弥的,如果考虑到楚子航是个爱情经验为零、压根儿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的人,那这些心理活动简直就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有人问既然喜欢夏弥那为啥要把刀刺进她的胸口,这不废话吗?几分钟前夏弥才把骨爪刺进楚子航的胸口好不好?难道要楚子航坐以待毙来证明爱情的伟大?

  何况楚子航始终是个坚定而清醒的屠龙者,他面对的不是夏弥,而是龙王耶梦加得。在他的世界里,屠龙才是优先级最高的选择。

  所以他把刀刺进了她的胸口。

  此后,尽管楚一航看上去一直波澜不惊,甚至从未再提起过夏弥。可是他又怎么能忘记,那个龙王也是夏弥?

  《黑月之潮》里有一个情节,令人印象深刻:

  “也许吧,虚伪的绅士风度,追逐漂亮女人的动物冲动,都有可能。但这就是我的正义,如果违背了那种正义,恺撒·加图索也就不存在了。”恺撒直视楚子航的眼睛,低声说,“如果换成我的话,我不会把刀刺进那个女孩的胸口,无论她是不是龙王。”   有那么一瞬间,恺撒几乎以为楚子航要暴起杀了自己,因为黄金瞳中的光简直凶毒如镰刀,他从未见过这么暴戾的楚子航。但最终那刺眼的光暗淡下去,恺撒又见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虚弱的楚子航。   楚子航松开手,缓缓地坐回驾驶座,后视镜里,那双曾令恺撒羡慕也令恺撒警惕的金色瞳孔从未这么暗淡过。

  有人说,混血种杀龙王没错,楚子航杀夏弥就有错。

  话是这么说,但是夏弥自己变成了龙王,并且第一时间就把利爪刺进了楚子航的胸口,难道楚子航还能有其它选择?

  在不死不休的战争面前,何必用爱情来苛求战士。

  那么夏弥为什么又要第一时间干掉楚子航呢?她对楚子航之间的那些小暧昧,是在演戏么?

  或者像她自己说的,只是“同情”么?

  倒也不是,在这个问题上,我倒是相信路明非说的话:“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小龙女心里是喜欢面瘫师兄的,就是别扭着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搞跨种族的禁断爱情。”

  这就是前面提到的:龙与人的矛盾,当两者共处一身时,她身上的龙性,终究还是压过了人性。

  何况她不是没有给过楚子航机会,按照她的安排,楚子航根本就不会有和她拔刀相向的机会:

  夏弥沉默了很久,笑了,“其实你原本不会死在这里的,如果你按照我最后发给你的短信,好好睡一觉,明天中午穿上新买的衣服来我家。当然,你不会见到我,因为那时已经没有我了。按照我的计划,今夜就是海拉诞生的日子。可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劝告,非要来这里呢?”

  一个志在征服全人类的龙王,能为楚子航做到这个地步,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说穿了夏弥和楚子航都是同一类人,都有一个极其坚定的信念,在这个信念面前,可以舍弃一些其它东西。但是舍弃之后,终究还是会陷入长久的遗憾和悔恨之中。

  而这个遗憾和悔恨的机会,夏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留给了楚子航。她吐出了那把银色的钥匙,平静地说:“好像我吃了你的女孩似的……去那里找夏弥吧,我把她的一切都留在那里了。”

  她以这句话来作为告别,或许在那一瞬间,在她的灵魂深处,夏弥的角色又开始占据上风。

  夏弥身上的第二重矛盾,则是亲情与本能的矛盾。

  昂热曾经说过:“龙族是一个笃信力量的族类,他们之间的亲情远比不过他们对力量的尊崇,如果他们认为自己的兄弟太过弱小不该继续存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挑起战争,毁灭并吞噬对方。龙族的兴盛和灭亡都是因为这种暴虐的传统,龙族永远都是王族,一个王的命运就是被新的王杀死,他们这样传承力量。”

  耶梦加得的哥哥,芬里厄,高踞于王座之上的龙王,却是一个智商只相当于四五岁孩子的弱智,只会守着一台老式电视机和一堆瓶盖糖纸之类的破烂玩意儿。耶梦加得把他长时间锁在狭窄的地下空间里,只为有朝一日将其作为食物吞噬,从而进化为死神海拉。

  可是当耶梦加得真的将芬里厄推向死亡时,却又号啕大哭起来,像个疯子,又像是失去心爱娃娃的女孩。

  “闭嘴!”耶梦加得嘶吼,“你们知道弃族的绝望么?上千年的沉睡!无穷的循环的噩梦!最深的黑暗只有你自己!”她的眼角有红色的水流下,不知道是龙泪还是血,“还有你哥哥拉着你的手……你舍得牺牲他么?他是唯一陪了你千年的人,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啊!只有他……在弃族的王座上,只有王与王拥抱着取暖……”

  这就是她的又一重矛盾,亲情和吞噬的本能的矛盾。

  毕竟他那么笨,又那么信任你,即使得到他可以夺取整个世界,可你又怎么能下得了手?

  他连吞噬的本能都忘了,明明把她含在嘴里,却不知道吞下去以获得毁天灭地的力量。

  就算到了故事的结局,他依然什么不懂,依然认为这只是个游戏。

  “姐姐……”这头庞然大物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夏弥的脸,“醒来啦醒来啦……陪我玩陪我玩,醒来啦醒来啦……陪我玩陪我玩,醒来啦醒来啦……陪我玩陪我玩……”   龙舔尽了夏弥身上的血污,重新把她变成那个洁白无暇的女孩,然后把她轻轻地叼在嘴里,摇摇晃晃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他大概是想离开,可他看不到路。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就像是一条离开了狼群的小狼,没有几步,他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塌,蜕变为一具古铜色的枯骨。

  说实话,这个情节,甚至比夏弥的死,更让人觉得心酸和难受。

  总之,夏弥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角色。

  如果她始终是一条龙,那么她将高踞众生之巅,所到之处尸山血海地覆天翻,不管是征服世界,还是被屠龙者所杀,终将上演一场荡气回肠的史诗。

  如果她始终是夏弥,作为一个又美又活泼又有趣的软妹子,也许平平淡淡过完一生,也许因缘际会万众瞩目,终将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以及爱情。

  然而她处于这样一个矛盾的境地,便也注定了她的结局,将会是一场无可挽回的悲剧。

31 有用
0 没用
龙族Ⅱ 龙族Ⅱ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龙族Ⅱ的更多书评

推荐龙族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