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这不是小鸡鸭
2018-04-18 看过

解放的要求从何而来:反抗异族统治,争取民族独立、与压迫者平等。

解放为何表现为世俗主义的,以及世俗主义者反对宗教的原因:宗教保守势力趋向于妥协,压迫者在传统的上层阶级中扶植傀儡进行统治,所以要与宗教进行斗争。宗教与政治的界线必须由国家划清,国家是世俗的。

解放的悖论:解放者(世俗主义者)要求人们“彻底摈弃或摆脱过去的生活方式”,但“有很多人珍视自己过去的生活方式”

宗教势力的反扑:“以斗争化、郑智化、意识形态化的姿态出现”;吸引力在于其声称其所主张的是正统信仰,与人们的过去联系在一起,在快速发展的现实社会中给人归属感与安定感;压迫者离去后,又制造作为恐惧与仇恨对象的“他者”,这些“他者”可能是对立教派成员、“西化”的自由派、世俗化人士,总之就是“我们”中的叛徒。

马克思主义对“解放悖论”的看法:这种悖论是不存在的,因为民族主义和宗教传统派是“黑暗双胞胎”,这两种诉求都是低级的,是“虚假意识”。真正且唯一有意义的追求是共产主义,是超出身份局限的全人类解放。换言之,超越地理、政治等界限的阶级“身份”(“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高于特殊性的民族身份——马克思主义试图建立的是“不像帝国的帝国”,所有人进行普遍生存,同时保有各自的文化(我称之为多元-普世主义)。

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只有主权才能保证民族的文化能够延续、人民百姓的生存、现存社会制度中的平等。

世俗改革中存在的问题:“阿基米德式”世俗主义追求某种单一而普世的形式,试图以此改变负载着民族历史的具体的现实社会,但这不可能一蹴而就,“解放是一个反复发生的过程”。面临的问题(困难)在于如何进行文化重建,以及如何让人民接受突然出现的“新文化”。而传统宗教文化是人民更为熟知和亲近的。

如何应对宗教传统派:1、“与具体文化和历史的具体接触”,会产生世俗主义和现代性的具体形式(多元现代性?)。2、从“阿基米德式”转向“协商”,在具体的现实政治中争取主导权(hegemony,取自葛兰西),是妥协的支配,通过牺牲部分权力乃至一些原则而换得之。3、批判性地接触传统,从中获得可兹利用的资源。比如犹太复国主义从犹太民族的流亡“历史”中学会如何在世俗国家、与异族共同生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解放的悖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放的悖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