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画集 彩画集 8.6分

兰波的话“诗人应当是一名盗火者”

Lautréamont
2018-04-17 03:28:09

何谓盗火者?盗火者即普罗米修斯,他违抗大神宙斯,将火种带给人类。那么“诗人应当是一名盗火者”,指的是诗人应该作为普罗米修斯的后代,但兰波仅仅想指明这样一种反抗威权的道德态度吗?兰波会附和这样一种浪漫派的陈词吗?或者,我们必须将这样一种反叛与僭越引入对文学语言的思考中来,才能从兰波所谓“言语炼金术”的意义上标明诗人的位置。作为普罗米修斯后代的诗人僭越的是上帝对万物的命名,诗人盗取了上帝为存在命名的权利。但诗人的命名殊异于上帝之命名,上帝之命名是给出存在,让存在者在场,而诗人之命名是给出缺席,他通过这样一种命名活动质疑命名的合法性,他索寻语言的极限,这极限即是被语言试图极力言说但却无法言说的独一之物标记出来的语言的沉默,属于语言自身的缺无。“这种语言,综合了芳香、音响、色彩、概括一切,可以把思想与思想连结起来,又引出思想”,言说这一语言的诗人必然应是一位“通灵者”,通灵意味着超越自身,意味着主体的消散,通过主体的消散通灵者进入外部,进入遮蔽于主体知性的对象化、知识化面纱之下的独一之物,“他进入不可知境界,这时,他在迷狂状态下,失去对他所见的景象的理解力,真正有所见”,成为通灵者意味着成

...
显示全文

何谓盗火者?盗火者即普罗米修斯,他违抗大神宙斯,将火种带给人类。那么“诗人应当是一名盗火者”,指的是诗人应该作为普罗米修斯的后代,但兰波仅仅想指明这样一种反抗威权的道德态度吗?兰波会附和这样一种浪漫派的陈词吗?或者,我们必须将这样一种反叛与僭越引入对文学语言的思考中来,才能从兰波所谓“言语炼金术”的意义上标明诗人的位置。作为普罗米修斯后代的诗人僭越的是上帝对万物的命名,诗人盗取了上帝为存在命名的权利。但诗人的命名殊异于上帝之命名,上帝之命名是给出存在,让存在者在场,而诗人之命名是给出缺席,他通过这样一种命名活动质疑命名的合法性,他索寻语言的极限,这极限即是被语言试图极力言说但却无法言说的独一之物标记出来的语言的沉默,属于语言自身的缺无。“这种语言,综合了芳香、音响、色彩、概括一切,可以把思想与思想连结起来,又引出思想”,言说这一语言的诗人必然应是一位“通灵者”,通灵意味着超越自身,意味着主体的消散,通过主体的消散通灵者进入外部,进入遮蔽于主体知性的对象化、知识化面纱之下的独一之物,“他进入不可知境界,这时,他在迷狂状态下,失去对他所见的景象的理解力,真正有所见”,成为通灵者意味着成为“他者”,而这一“他者”是在语言制造的缺场中向我们走来的,在那缺场中,命名者自身被否定了,言说者的可辨析的声音在言说的风暴中被撕毁。“‘我’是他人,另一个人。如果铜发觉自身是铜管号,它一点也没有错。”通灵者在独一之物中发觉了它们的音乐,这音乐通过语言的物质性(声音、文字)向我们暗示出来,但也仅仅是暗示,一旦语言的跫音超越此间,它便自身毁损,但语言必定期图接近彼处,那此间与彼处震颤的临界点,即是语言之源。语言说话,语言通过言说自己的沉默说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彩画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彩画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