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外交史 欧洲外交史 评价人数不足

A whig interpretation

satow
2018-04-16 18:48:52
人类往往从他们所犯的错误中学会的是重犯更大的错误——A.J.P.Taylor

我们亲爱的前系主任张睿壮教授说过“国际关系史常读常新”。

然而,想在中国找本合格的国际关系史并不容易。

在本科时代,通用的教材是吉大刘德斌版国际关系史,实事求是的讲,内容详实、意识形态淡化,作为教材算是合格了,虽有流水账之嫌,总比北大袁明版的强百倍。北大方连庆版就更不说了,我也不知道北大怎么了,从教材来讲,北大国际关系研究院那套里,除了唐士其的《西方政治思想史》值得一看外(这还不是国际关系关系最深的专业课,算是政治学系的大课),其他的几无亮点,可见本领域里混子有多少。

人大时殷弘的《现当代国际关系史》是一部别具一格的教材,作者推崇兰克的史学方法,从一开始强调史学方法和档案研究将它和一般的国际关系教材区隔开来。不负王绳祖学生之名。内容也脱离了流水账,能明显感到是多年积累写成的一家之言。信者信,不信者一头雾水,不是初学者能看的。

本文要讨论的《欧洲外交史(1494-1925)》同样是一部国际关系史进阶教材。没入门的上来就读肯定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先不说观点和立场,为数众多人名地名译名的问题,说明作者对英语世界以外的社会所知甚少,不然不会出现将穆罕默德阿里翻译成“梅赫梅特阿里”那样的事故,没翻译成买买提就算万幸。之后还有“第十次俄土战争后俄国获得中亚的巴图木”,巴图木应做巴统,是格鲁吉亚的黑海沿岸城市,说“中亚”有点没常识。

门第内哥罗翻成“门特尼哥罗”我都忍了。意大利国王翁贝托翻成“汉勃特”、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翻成法兰西斯一世我也忍了。在258页的一段内,集中出现了“赫茨果维那”(黑塞哥维纳)、“毕格斯菲尔德”(迪斯雷利,第一任Beaconsfield伯爵,怎么也翻不成毕格斯菲尔德。而且他是1876年8月才获取爵位,文中说的是1876年5月的事)、“海峡附近的比斯卡湾”(这里讲的是东方问题,海峡指达达尼尔-博斯普鲁斯海峡区)两处匪夷所思的翻译和一处错误。如果不是看事件时间,谁能告诉我“英国首相毕格斯菲尔德”是谁?后面还有“英国外交大臣德尔比”,应是保守党的Edward Stanley。然而上述错误仅仅是一小部分。尤其是在本书没有地图,没有人名地名对照表的情况下非常的不负责任。

本书其他的多字错字不少,责任编辑难辞其咎。诸如257页提到“奥地利外长安德拉希”(安德拉希是匈牙利首相,在普奥战争后成立二元的奥匈帝国中出任外交大臣,实际上反映了中欧格局的重大变化,这我也就不计较言辞了)到268页就变成“安德西斯”了等等,我是怀疑天津人民出版社有没有出版涉及外国学术书的能力。

更进一步说,外交和战争对近代国家都是手段而非目的,表面的东西看的再多,也难深刻,更有桌球化看待国家间互动的危险。

说回书的内容。

这书给人一种“纸片历史”的感觉,这也是多数国际关系史家的通病,似乎国际关系的历史仅存在于条约、电报和解密文件中。不理解历史,谈什么理解国家间关系呢?这就是著者的局限。王黎老师讲课还是很有意思的,他的《欧洲外交史》和《美国外交史》都蹭过,论对材料的熟稔和叙述的流畅,不知道比本院的吴志成高到哪里去。无论我对他这本书有什么意见,黎叔的课还是值得听的,不过目前他到吉大去了。

但可能他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形成自己的独有观点。虽然本书列出了144本英文参考书目,但依然是全套的从18世纪就很成熟的盎格鲁-萨克逊均势理论(参见休谟的of the balance of power)。从书中多次引用Churchill、Kissinger的观点和R.B.Mowat的材料,就一目了然了。

全书大体分成“欧洲外交起源-欧洲国家体系形成-欧洲国家体系经受考验-欧洲国家体系成熟-欧洲国家体系变动-欧洲国家体系衰败,穿插国际法理论和东方问题。可以看做是一部以英国作为“主角”的论述。这个分期倒是没见过,倒是挺好理解的:大国协调维持欧洲均势就是欧洲国家体系“成熟”;大国军事竞争抛弃均势就是欧洲国家体系“衰败”。但这样的分期方法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观点不新无所谓,并不妨碍我批判:

本人一向认为“欧洲均势”是个虚伪的命题。理由如下:

1)“欧洲均势”是英国建立世界帝国的工具,用均势解释国家间关系就是巴特菲尔德所说的“whig interpretation”

均势的实质,就是英国控制欧洲以外殖民地,资助欧洲大陆国家间的战争(受益最大的是普鲁士,其次是俄国和奥地利),实质上是养蛊。总会有一个毒中毒冲破盖子咬向控局者,扮演这个角色的最终就是德国。

那么问题来了,所谓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中初步形成,乌特勒支和约确认的均势原则,是建立在德意志、意大利现状(一盘散沙)的基础上的。先有支持普鲁士毫无理由的夺取西里西亚。后有在意大利、德意志统一战争中中立。意大利是没有牙齿的老虎这大家都知道了。普鲁士接连击败维护欧洲体系的重要力量奥地利和法国,英国为何觉得“这不破坏均势”而没有行动呢?这不是汉诺威王朝出自德意志能解释的通的。而“光辉孤立”,要到德国统一10年后才提出。

对比鲜明的是,19世纪中期,英国武装干涉俄土战争。凭什么说俄国肢解奥斯曼就破坏均势,而英国独占印度就不会呢,更何况,英国积极谋求在埃及和中东的利益就不是在肢解奥斯曼?俄国控制海峡区,颠覆不了欧洲政治实力版图,英国无非是怕被切断埃及到印度的联系而已,说到底是担心自己的海外霸业。真想维护欧洲均势,难道英国不应该干涉波斯尼亚危机和两次巴尔干战争吗?这绝不是跟英国安全、欧洲和平无关的事情。

英国关注的是近为英吉利海峡安全,远为海外殖民地(这实际上也不新,是百年战争后被迫退出大陆角逐的无奈选择,远在均势原则提出之前),哪有什么欧洲均势?如果说有,英国两百年里维持欧洲均势的唯一有效行动就是反法,反到法国无力单独保护自己。

除了英国(还有奥地利,这是因为多民族的帝国本身就不稳定,所以强调保持现状),也确实少有国家强调“欧洲均势”,法国从被哈布斯堡保卫的恐惧中刚走出来,就走向了天然疆界计划,几乎与周围所有国家对抗。瑞典也一样。所以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必然不稳定:两个稳定器都是修正主义国家,这体系怎么维持下去呢?之外的西班牙、普鲁士也是不管在哪个体系都是修正主义国家。谁关心并有能力维持均势?只有英国人。

正如Butterfield爵士“The Whig Interpretation of History”所昭示的,所谓均势,不过是胜者肆意解释历史的幌子。

近代以来形成的常设使馆、国际会议、大国协调、首脑会谈等等国家间交流的规范化制度和国际法原则的拓展,要脱离开“均势”来看,后者才是近代民族国家体系形成最有意义的遗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2)“均势”理论解释力和解释范围非常有限

英式均势论的一大问题是:我英国手伸不到的地方,就当他不存在,就不是欧洲均势体系里的国家,管你是不是人在欧洲,势力大小。

另一问题,是理论简陋,连个双层博弈都没有,就像经典的结构现实主义,国家是个实心,而不是个有机结构,体系里的位置决定行动方式。

所以在本书中,波兰就被忽视了。是,波兰18世纪后半被瓜分,但人家在18世纪前是欧洲的重要国家啊,常年抵抗奥斯曼不说,1610年火烧莫斯科,1683年还帮助奥地利解了维也纳之围。可以说在北方大战俄罗斯崛起前,东欧最重要的国家。欧洲均势里找不到它踪影。因为英国向北向东顶多关注波罗的海的贸易,17世纪波罗的海几成瑞典内湖,当然不需要关注陆地上的波兰。

奥斯曼帝国,不用说,东南欧的唯一国家,作为法国、英国对抗哈布斯堡的盟友一直深度参与到欧洲事务中。伊丽莎白一世融化天主教堂大钟做成弹药送给苏丹,英国人别说自己忘记了。当时不同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后形成的海上独霸地位,还没有那样的余裕。在东方成为“问题”的十九世纪,奥斯曼已经被列入欧洲均势的重要砝码,但奥斯曼并不按欧洲的“套路”行事。对晚期奥斯曼内政变化稍有了解也不会发出书中提到“如果奥斯曼中央政府与统治下的异教民族进行对话和妥协,结果必将避免或减少大国干涉或操纵的机会”的疑问。均势理论同样解释不了独立后的巴尔干国家间的战争行为。

关于均势理论不再多说,如果你想了解正统英美对外交的理解的话,以及不想再度丘吉尔、基辛格、H尼克尔森、AJP泰勒、RB莫瓦特的书的话,本书仍然值得一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欧洲外交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欧洲外交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