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一周年了,你得到救赎了吗?

浅兮
2018-04-16 17:58:43

也许是上帝妒忌心太强,见不得人世间有如此美好精致的存在,所以委托潜伏在人群里的恶魔迫不及待的把她摧毁。第一次知道砒霜是包法利夫人而不是九品芝麻官,十二岁就有大学生的书架,像一个瓷娃娃般一样精致,穿着可爱的洋装像天使但是却有怎么也不像这个年纪的空洞眼神。 “我在十三岁以后变成了我的赝品”文中这句话似乎已经不可避免的揭示了“赝品”的结局。“我在十三岁以后变成了我的赝品”文中这句话似乎已经不可避免的揭示了“赝品”的结局,纵然这个赝品是十三岁后的我、是真实的我,但是赝品始终是赝品,是赝品就会有被揭穿(或是识破)的那一天。只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就是赝品消亡的时候。就像村上春树的《1Q84》里天吾君年长的已婚女朋友在被自己丈夫发现自己出轨后无声无迹像没有存在过那样“消亡”。而作者林奕含就是十三岁之前的房思琪赝品了又赝品了的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人。其实一切结局早已注定,只是我们不愿面对,因为面对痛苦是每个人都不擅长的事。可是对于十三岁的房思琪来说还要不断的催眠自己,给自己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你们觉得书太苦了读不下去,可是这却是我的人生” “每天靠大量安眠药睡眠,睡醒后却为怎

...
显示全文

也许是上帝妒忌心太强,见不得人世间有如此美好精致的存在,所以委托潜伏在人群里的恶魔迫不及待的把她摧毁。第一次知道砒霜是包法利夫人而不是九品芝麻官,十二岁就有大学生的书架,像一个瓷娃娃般一样精致,穿着可爱的洋装像天使但是却有怎么也不像这个年纪的空洞眼神。 “我在十三岁以后变成了我的赝品”文中这句话似乎已经不可避免的揭示了“赝品”的结局。“我在十三岁以后变成了我的赝品”文中这句话似乎已经不可避免的揭示了“赝品”的结局,纵然这个赝品是十三岁后的我、是真实的我,但是赝品始终是赝品,是赝品就会有被揭穿(或是识破)的那一天。只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就是赝品消亡的时候。就像村上春树的《1Q84》里天吾君年长的已婚女朋友在被自己丈夫发现自己出轨后无声无迹像没有存在过那样“消亡”。而作者林奕含就是十三岁之前的房思琪赝品了又赝品了的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人。其实一切结局早已注定,只是我们不愿面对,因为面对痛苦是每个人都不擅长的事。可是对于十三岁的房思琪来说还要不断的催眠自己,给自己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你们觉得书太苦了读不下去,可是这却是我的人生” “每天靠大量安眠药睡眠,睡醒后却为怎样自杀而苦恼” 镜头前的林奕含美丽端庄,凄美的美。不论她的书写还是采访她都是很平静的诉说,仿佛诉说的故事与她无关一样,那种平淡我想应该是预见到自己死亡后的释怀吧。 “当你阅读时感受到了痛苦那都是真实的,当你阅读时感受到了美,那也是真是的。”“这是一个女孩‘爱上’强奸犯的故事”弗洛伊德说过:“假如人生活在一种无力改变的痛苦之中,就会转而爱上这种痛苦,把它视为一种快乐,以便使自己过的好一点。所以房思琪为了逃避痛苦,只能从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爱上李国华,而李国华也沉醉在对于少女畸形的爱中来满足自己肮脏的欲望,并且总是能够说服自己丑陋肮脏的欲望是善良的爱。房思琪说服自己爱上李国华,李国华则顶着教书育人的旗号和尊师如父的无上权利侵入房思琪的身体。房思琪最终走向死亡,可李国华还可以继续衣冠禽兽的顶着光环来满足他肮脏的欲望” “都是你的错你太美了” “当然要借口,不要借口,我和你这些就都活不下去了” “你现在是曹衣带水,我是吴带当风”这个胡兰成缩水了又缩水了的李国华用自己的情话把自己武装然后沉浸在和许许多多小女生做爱的语境。“一个真正相信中文的人怎么可以背叛浩浩汤汤超过五千年的语境?怎么可以背叛浩浩汤汤超过五千年的传统?”“艺术是不是有巧言令色的成分,还是说艺术从来都是一种巧言令色呢?”在一次次的掷地有声的叩问中我觉得我的信仰第一次有了一丝微不可查裂缝。当我试图用文字去控诉去解说的时候才发现文字多么单薄无力。所有的文字成为了巧言令色的诡辩,变成了食色性也而已。用林奕含的话来说:“我误用儒家的一句话,你在阅读时‘只其不可为而为之’在阅读中你获得了审美的快感,是既痛且快。”初读《房》的时候是在深夜十一点到凌晨三点,读了一半。盛夏的午夜我只觉得身上一冷一热,热是愤怒冷是惊悚。放下书的我多希望这是一个梦,是一个明天醒来一切都“一团和气,亦是好的”的梦。但是现实终究不是梦境。赝品的存在价值被十三岁之后消磨得荡然无存,于是赝品连作为艺术品或容器的资格都被剥夺了,所以只能不可避免的消亡了。

2017年2月《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出版,2017年4月19日接受新书采访,2017年4月27日自缢在家中结束了自己的“屈辱”的一生。用你写下的“对一个男人最高的恭维就是为他自杀。”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你明知这一切,却过不去自己。26岁的她本该有另一种人生,新婚的丈夫对她体贴入微,家庭美满且富裕,而自己一面写小说,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说的:从书呆子变成读书人,再从读书人变成知识分子。可是现实总是这样经不起假设。

“我是一个经过越战的人,我是一个经过集中营的人,我是一个经过核爆的人”你这样轻描淡写地自述着自己逐渐加重的病情。“世界上最大的屠杀不是奥斯维辛集中营,而是房思琪式的强奸”你用这个折磨并摧毁你一生的故事揭开社会最丑陋最阴暗的一面。一个极度聪明、美丽、博学的你,希望你在天国没有苦恼,天天开心,不用是自己的“赝品”而是真正的做自己。就像开卷你所书的梦想一样“一面写小说,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说的那样:‘从书呆子变成读书人,从读书人变成知识分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