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另外一个名字:174517

张则刚
2018-04-16 看过

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叙利亚的孩子》,4月14日、90分钟、110枚。这些数字,让大马士革顷刻间变为废墟,那些孩子,那些在大马士革的孩子。他们是不一定能长大的孩子,是在炮火袭击中四处闪躲的孩子,是死在战火中的孩子。

幼小、漂泊的他们,什么也没有做错,却因为大人们、上层统治者之间的毫无原则的政治游戏,他们就要为此丧命。在1944年,更准确的说在1938年,那个叫做“水晶之夜”的晚上,希特勒青年团盖世太保和党卫军袭击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开始。犹太人的孩子,也变成了不一定能长大的孩子。

为了看这书,投入到作者的感情中去。我搜了好多部关于当时的纪录片,我以“奥斯维辛集中营”为关键字,看了好多当时幸存者的采访,让“奥斯维辛集中营”这几个字不单纯是几个字,而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真正存在过的一个地方。但是就像莱维说的,现在的青年人依旧没有办法理解那个年代的事情。许多当时的事实在现在看来几乎不可能。因为我们和那个时代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历史断层。我不是一个犹太人,不拥有那种民族情怀,也不是一个德国人,感受不到那种羞耻感。我试着用一个中国人的思维,一个也经历过民族被迫害的痛楚的中国人来理解他所说的羞耻、他所说的罪恶。

奥斯维辛,它是波兰的一个边陲小镇,在被纳粹占领并成为屠杀犹太人的大本营之前,他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加上“集中营”三个字,它就变成了当时集中营的首都,屠杀犹太人的首都。在大门口上面写着“劳动获得自由”。多嘲讽,也的确,一部分身强体壮的犹太人被打发去做苦工,生产纳粹战争所有的军备物资。一部分年老的、妇女、儿童从一下火车后就被送进了毒气室。一个毒气室每次只用10分钟就可以把1000人杀光。当时纳粹的一个名叫奥道夫.赫斯的军官,就记录了焚烧一万具尸体的过程。在集中营里,死者的遗体所遭受的对待是为了宣布这些不是人的遗体,而是不值得同情的畜生般的遗体,他们最大的用处就是用于工业生产。死者的金牙被挑出熔成金子。死者的脊骨被用来铺垫在集中营里的路。死者的头发用来编制毛毯、甚至在德军解放集中营时、里面还有堆积如山的没有加工的死者的头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上空常年如夕阳般血红。

有很多人质疑,南京大屠杀和纳粹屠杀犹太人同是发生在二战期间有违人道、惨绝人寰的屠杀,为什么世界对犹太人报以更多的关注度呢?经多方对比我找到了一个算是满意的答案:“纳粹屠杀有犹太人是工业流水线式的屠杀,整个国家把屠杀犹太人作为一种国策、一个政治制度去实施。他们运用很多人类引以为傲的发明去做反人类的事情,在屠杀的每一个环节,都在按照政治体制的要求去履行职责。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军官和士兵的个人残暴,是人性的黑暗面。虽然后来日方的态度也让这个事件上升到国家层面。”这个回答也有争议,但在很大程度上,我觉得比较合理。

身处集中营,而试图理解集中营,是一种徒劳的努力。这句话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书中所提到的“灰色地带”。我们在看待这个事件的时候。更多关注的是受害者、幸存者、还迫害者,还有一种人,他们本身也是受害者,他们也被关押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但是由于对权力的追着或者只是像得到多个面包一样幸存几率大一点。他们成为帮助纳粹管理犹太人的“卡波”,这个词是德语音译。指那些在犹太人之上,在纳粹长官之下的人。还有一个是“特遣队”,他们是把尸体送进焚尸炉的人,他们成为这些职位不是说明他们不必死,新上任的特遣队队员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把上一任的特遣队送到焚尸炉。这些人,也和施暴者一样被极权统治者侵蚀和扭曲,也是丧失了灵魂的可懒虫。他们也和其他犹太人一样停止了对道德的思考、他们每天想的也都是简单的像动物一样的生存本能,他们也是一个碗可以分三个功能去使用的可怜人。所以对于罪恶、对于羞耻。是没有非黑即白的界限的。

纳粹们感到羞耻是因为他们做了丧失道德的事情。而更应该感到羞耻的是他们对于所进行的残暴的屠杀只看成是一种工作。甚至在战争结束之后,奥斯维辛新的医生和长官为自己辩护时说:“我只是在进行一项工作。甚至有人比我做的更残忍”这才是他们最应该羞耻的地方。

受害者也感到羞耻,他们因为他们活过了一段不是人的阶段,在那个阶段里,从下了列车之后。他们被迫的脱去衣服、剃光头发、光着脚踩在先于他们死去的人的骨头上。最终被送进毒气室。还有一些他们死于饥饿、死于寒冷、死于非人的毒打、这些都让他们感到羞耻。

而幸存者依旧感到羞耻,印象很深刻的是两个画面,第一个是在他们被解放的时候,那些被告知他们即将被营救,即将回到自己的国家的人,一脸茫然。而那些到达奥斯维辛解救他们的苏联士兵也一脸茫然。他们为什么沉默为什么没有反应。第二个是在火车上,因为车上没有厕所,他们就用一位妈妈给孩子带的尿壶来解决50多人的上厕所的问题。他们用一块布和这个便盆做了简易的厕所。最后莱维写到我们还不是禽兽、只要我们尝试抵抗,我们就不是禽兽。

“有人比自己更值得活下来”

“死去的那个人比我更聪明、更敏感、更慷慨”

“我没有帮助我的同伴”

……

这被写作幸存者的理由,也有很多人在被急救之后选择了自杀。本书作者莱维也死于自杀,在他被解救的40多年之后。

我试着理解希特勒为什么屠杀犹太人,经济因素、政治因素、或者他自身的原因。但最后所有的理由都不足以让这次惨烈的屠杀发生。在今年的3月26日,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顾秀兰、马淑勤去世。历史留给我们越来越少理解他黑暗面的人。越来越少解释他们为什么不反抗的人。但是这种现代性的政治游戏所伤害的人数却越来越多。恐怖袭击、非正义的战争、中东、土耳其、叙利亚。依旧有很多人生活在极端的屈辱当中,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需要莱维、为什么需要弱势美德的意义。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被淹没与被拯救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淹没与被拯救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