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的自知

zjmr
2018-04-16 17:07:47

读《伊利亚特》,有一种探寻希腊精神源泉的感受。

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和西方的文明越是接近,就越是对自己原有的文化充满怀疑。

我们有中医,可是这几年感觉除了一些老太太之外,大多数人都不再相信中医神秘的力量了。什么阴阳失调啊,什么天人合一啊,在各种医疗仪器面前,只留下中性粒细胞偏低,上呼吸道感染这些现代医疗体系语言。一些极端的人士甚至认为,没有什么中医和西医的区别,只有巫医和现代医学的区别。

我们对自己的科技水平失去信心之后,我们试图在悠久的文化传统中找回自信。张之洞曾经说过:“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国却依然在之后的各种战败中碰壁。我们进而开始怀疑自己的文化,蹉跌至今,未有定论。

反观西方,在科学技术也好,政治制度也好,宗教信仰也好,文化传统也好,始终一以贯之。它的精神源泉,就是希腊,包括荷马史诗在内的希腊。

荷马史诗产生的时间很早,大约是公元前十世纪左右。其实只要认真阅读一遍《伊利亚特》,我们便能打消很多站不住脚的民族自大。在我们的印象中或者在我们接受的宣传中,中国在清朝末年之前,是世界中心,GDP一直是世界第一,什么四方来朝啊,虽远必诛啊。至于西方,一直是荒蛮之地,属于化外之民,不知中华典章,不能领略天朝威仪。这些印象哪怕到现在,估计也还没有彻底绝迹。可是,公元前十世纪,我们这个国家还处于疑古时代的时候,遥远的希腊就产生了有着极为高超修辞技巧的史诗,这便是《伊利亚特》和《奥德赛》。

西方或者现代文明推崇《伊利亚特》主要不是因为它的修辞技巧。在《伊利亚特》中,有伟大的希腊精神的萌芽。

在《伊利亚特》中,奥林匹亚诸神并不是冷峻、不可捉摸的,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他们分为不同的阵营,分别加入阿开奥和特洛亚,帮助他们,宣泄自己的情感。他们耍阴谋,他们容易被激怒,他们一样会悲伤,他们也会对一些重要的事情犹豫不决,用我们的观点来看,他们太不像神了。这种既把神人化,又把人神化的叙事,混淆了人和神之间的界限。盲目的崇拜在不知不觉中被消解了,西方人在神明面前站起来了。这个过程不仅仅是在塑造自信,更是自由精神的觉醒。

《伊利亚特》里关于战争有着非常磅礴的描绘,透过纸张,仿佛能够看到当年震天撼地的厮杀。在战争中的双方,都有着异乎寻常的勇气,为了胜利,可以抛弃自己的生命,义无反顾,尤其是阿基琉斯和赫克托尔之间的悲剧性的战争。这给西方后世那些为了真理宁可被绞死,被烧死的伟大灵魂指明了前路。不是说中国就没有这些人,但是在历史长河中,我们民族真能舍生取义的少,往往苟且偷生的多。

追求荣耀在某种意义上,是《伊利亚特》的精神,是希腊人的精神,是西方人生终极意义。在书中,不论是神还是英雄和士兵,荣耀是绝不能退让的底线。这场战争的原因是海伦,用中国的话语系统来分析,就是红颜祸水,解决的办法也不外乎妥协。阿开奥人却不远千里,纠结各个城邦,在大海航行,在特洛亚城外十年征战,只为争取不可被侮辱的荣耀。用国人实用主义的观点分析,太不值得了。可是,正是这种追求荣耀构筑了西方精神最重要的一部分。“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句话我们常常说,可是到了现实生活中,总是蜕变为和光同尘,明哲保身。

所以,《伊利亚特》在我看来就像一面镜子,我看到自己在镜中有些丑陋,有些残缺。我想起过去有些人面对这些丑陋和残缺,视若不见,文过饰非;最终在世人面前出了更大的洋相。时过境迁,如果我们还不能以史为鉴,那就只会“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BY zjmr

2018.4.16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