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战 甲午海战 9.1分

一曲落日悲歌

沈尘
2018-04-16 16:44:49

谈谈我个人的几点想法:

一、清体制必亡。北洋舰队可以说是清末唯一有现代化武装的一支部队的,虽然在日军面前装备落后了整整一代,数量上也是处于劣势。这支部队的消亡,清帝国的存在也没多大军事威慑了。然而,朝廷主流思想,竟然还是阻挠,还是攻击李鸿章、丁汝昌,山东巡抚李秉衡,想的还是怎么自保,死活不救威海。这种国家不亡也难啊。我后面附的《日本海军致丁汝昌的劝降书》,现在看来,似乎很有道理。

二、战争,似乎都是为了占据更有利的和谈局面。我以前一直想不通,日本这样的小国,打打邻近羸弱的中国还可以理解,怎么会想着轰炸珍珠港,和美国开战呢?整个东亚多条战线,弹丸小国不可能支撑的住啊!后来读了史书,才知道日本一开始就是想和谈的,但是美国不同意和谈条件,日本就想着先打赢几仗,美国肯定会好好正视日本,开始和谈,结果越陷越深。

回过来说甲午战争,李鸿章一直是主张和谈的,在黄海海战后就派使者东渡日本,然而日本以来者级别太低拒绝了和谈。威海卫一战打得怎么样,其实决定了和

...
显示全文

谈谈我个人的几点想法:

一、清体制必亡。北洋舰队可以说是清末唯一有现代化武装的一支部队的,虽然在日军面前装备落后了整整一代,数量上也是处于劣势。这支部队的消亡,清帝国的存在也没多大军事威慑了。然而,朝廷主流思想,竟然还是阻挠,还是攻击李鸿章、丁汝昌,山东巡抚李秉衡,想的还是怎么自保,死活不救威海。这种国家不亡也难啊。我后面附的《日本海军致丁汝昌的劝降书》,现在看来,似乎很有道理。

二、战争,似乎都是为了占据更有利的和谈局面。我以前一直想不通,日本这样的小国,打打邻近羸弱的中国还可以理解,怎么会想着轰炸珍珠港,和美国开战呢?整个东亚多条战线,弹丸小国不可能支撑的住啊!后来读了史书,才知道日本一开始就是想和谈的,但是美国不同意和谈条件,日本就想着先打赢几仗,美国肯定会好好正视日本,开始和谈,结果越陷越深。

回过来说甲午战争,李鸿章一直是主张和谈的,在黄海海战后就派使者东渡日本,然而日本以来者级别太低拒绝了和谈。威海卫一战打得怎么样,其实决定了和谈局面。在旅顺的时候,日本就因为没有遇到北洋舰队而懊恼,因此才会全力攻击威海卫,在击败北洋舰队之前,日本绝不会和谈。而李鸿章再三要求一定要防守,特别是要保住“定远”、“镇远”两艘重舰,就是为了和谈的时候不至于落得太惨的下场。结果实力悬殊,北洋海军惨败。《马关条约》再怎么不平等也无回天之力。

三、令人悲痛的是丁汝昌自杀前的境况。被困于刘公岛,物资与通信完全切断,等了一天又一天没有援军到来。当战事传到朝廷,清流党一心想的就是弹李鸿章,杀丁汝昌。好不容易调来的援军,被山东巡抚安排在蓬莱。丁在战前就知道这是必死之战,绝不愿意投降。然而刘公岛上被困的局面,一艘艘战舰被毁,军心涣散,上万军民哀求丁汝昌要讨一条生路。丁汝昌承诺百姓,再等数日,若无援军则自会给大家一条生路。到了约定的时间,仍没有援军到来。摆在丁汝昌面前只有投降一条路,投降书上写着要保全岛军民安全。至于自己,只有以死殉国。

丁汝昌死后在清朝背负的恶名不需多说,时至今日,历史评价也不算多高。 清廷将甲午战争之败,归因于丁汝昌缺乏海军经验,因而下旨“籍没家产”,清廷命丁汝昌死后穿上黑色囚衣,棺材漆成黑色,外加三道铜箍捆绑,意为枷锁,昭示棺主有罪,用砖封在其原籍村头,不许埋葬,直至宣统二年(1910年),清廷为丁汝昌平反。民国元年(1912年),入土为安。

相比之下,在对手那里获得的评价反而比朝廷要高得多。对于劝降书中要保全军民这一要求,日本军官普遍是不同意的,但联合舰队司令官伊东祐亨力排众议,称“丁提督为清国海军名将……绝非可以轻辱者。今力竭势拙,不得已寄来降书,其心境可以想见,令人同情。此时如不答应其保全军民之要求,实有违大日本武士应有之狭义举动……”

得知丁汝昌死后, 伊东祐亨认为“丁提督之行为实在是无懈可击,亚洲丧失了如此屈指可数的海军提督,小官实有断肠之念”,禁止陆海军奏乐庆祝,将缴获的舰船商船“康济”号遣送丁汝昌遗体回国,存活下来同行的数千人海军官兵,则成为了数年后新北洋水师的骨干。

除丁之外,北洋舰队各舰的管带(舰长)大多都殉国而死,和陆军不一样,海军将领很少战死,几乎都是随船自尽。除逃兵“济远”方伯谦被斩首,“定远”刘步蟾、“致远”邓世昌、“经远”林永升、“镇远”林泰曾、“超勇”黄建勋、“扬威”林履中等全部殉国。

三、最后想谈一谈《日本海军致丁汝昌的劝降书》

1895年1月23日,丁汝昌收到了日本海军司令伊东佑亨的一封劝降书。此书收到19天后,丁汝昌自杀。这份日本人写的劝降书从中华帝国的科举制度开始说起,比照日本曾经经历过的辛酸历史,解剖中华帝国衰败的原因。现在看来,很是感慨。全文如下:

明治二十八年一月二十日

伯爵大山巌  顿首

伊东佑亨  顿首

大日本帝国海军总司令官中将伊东佑亨致书与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丁军门汝昌麾下:

时局之变,仆与阁下从事于疆场,抑何其不幸之甚耶?然今日之事,国事也,非私仇也,则仆与阁下友谊之温,今犹如昨。仆之此书,岂徒为劝降清国提督而作者哉?大凡天下事,当局者迷,旁观者审。今有人焉,于其进退之间,虽有国计身家两全之策,而为目前公私诸务所蔽,惑于所见,则友人安得不以忠言直告,以发其三思乎?仆之渎告阁下者,亦惟出于友谊,一片至诚,冀阁下三思。

清国海陆二军,连战连北之因,苟使虚心平气以查之,不难立睹其致败之由,以阁下之英明,固已知之审矣。至清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通变之所由致也。夫取士必以考试,考试必由文艺,于是乎执政之大臣,当道之达宪,必由文艺以相升擢。文艺乃为显荣之梯阶耳,岂足济夫实效?当今之时,犹如古昔,虽亦非不美,然使清国果能独立孤往,无复能行于今日乎?前三十载,我日本之国事,遭若何等之辛酸,厥能免于垂危者,度阁下之所深悉也。当此之时,我国实以急去旧治,因时制宜,更张新政,以为国可存立之一大要图。今贵国亦不可不以去旧谋新为当务之急,亟从更张,苟其遵之,则国可相安;不然,岂能免于败亡之数乎?与我日本相战,其必至于败之局,殆不待龟卜而已定之久矣。

既际此国运穷迫之时,臣子之为家邦致诚者,岂可徒向滔滔颓波委以一身,而即足云报国也耶?以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里,史册疆域,炳然庞然,宇内最旧之国,使其中兴隆治,皇图永安,抑亦何难?夫大厦之将倾,固非一木所能支。苟见势不可为,时不云利,即以全军船舰权降与敌,而以国家兴废之端观之,诚以些些小节,何足挂怀?仆于是乎指誓天日,敢请阁下暂游日本。切原阁下蓄余力,以待他日贵国中兴之候,宣劳政绩,以报国恩。阁下幸垂听纳焉。

贵国史册所载,雪会稽之耻以成大志之例甚多,固不待言。法国前总统末古末哑恒曾降敌国,以待时机;厥后归助本国政府,更革前政,而法国未尝加以丑辱,且仍推为总统。土耳其之哑司末恒拔香,夫加那利一败,城陷而身为囚虏。一朝归国,即跻大司马之高位,以成改革军制之伟勋,迄未闻有挠其大谋者也。阁下苟来日本,仆能保我天皇陛下大度优容。盖我陛下于其臣民之谋逆者,岂仅赦免其罪而已哉?如榎本海军中将,大鸟枢密顾问等,量其才艺,授职封官,类例殊众。今者,非其本国之臣民,而显有威名赫赫之人,其优待之隆,自必更胜数倍耳。

第今日阁下之所宜决者,厥有二端:任夫贵国依然不悟,墨守常经,以跻于至否之极,而同归于尽乎?亦或蓄留余力,以为他日之计乎?从来贵国军人与敌军往返书翰,大都以壮语豪言,互相酬答,或炫其强或蔽其弱,以为能事。仆之斯书,洵发于友谊之至诚,决非草草,请阁下垂察焉。倘幸容纳鄙衷,则待复书赉临。于实行方法,再为详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甲午海战的更多书评

推荐甲午海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