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灯”的文学史

叶桂杰
2018-04-16 16:38:44

通篇之论,多半浮光掠影,鲜有洞见,与夏志清之研究《中国现代小说史》实不可同日而语。夏之论述,就文(fiction)论文,旁及社会背景,兼及作家浮生,而终注目于文(fiction)也。而范老注大量精力于图片之搜集,轮廓之梳理,轶事之搜罗,八卦之征引,情节之复述,初读“印象”之描绘,报界概况之勾勒,至若作品(fiction)本身艺术之阐发,内涵之挖掘,则用功寥寥。且夏以融通古今之学养,学贯中西之视境(vision),高屋建瓴,于中国现代文学之概况多剔粗取精,喜恶鲜明,论述诚恳,字句间勃勃然有生气。范老则长以“知识精英文学前辈”谓鲁郭茅巴老曹之辈,乃于论述中长为程瞻庐、平襟亚、张恨水、刘云若诸辈立堂而皇之之名目,贴无上光荣之标签,其“自卑”之心态昭昭然若揭。惜哉!仅此人格之不健全,已大大削弱其“文格”,更使其多年治此现代通俗文学史之艰巨开拓之功黯然失色。溯源究竟,岂其眼界不宽?洞见不深?思索不缜?笔力不劲?用功不专?受缚于“雅俗”之论无乃紧乎?盖“真作家”之为文,岂有雅俗之成见——胸中块垒,脑中动画,形诸笔端,脱稿而已矣!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