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媒介的两种看法

泡泡的小脑袋
2018-04-16 16:34:11

一、对媒体持否定态度者(以法兰克福学派为代表)

早在20世纪40年代法兰克福学派就对大众文化进行了研究。他们认为,媒介看似是用来传递信息和娱乐大众的,是中性的,实际上它不仅是被国家用来传递统治意志的工具和话筒,以便维护其意识形态,其自身就是“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直接履行着意识形态的控制功能,成为维护国家统治的现存秩序的软性工具。纳粹德国时期是收音机的时代,无线电广播是最具技术含量和宣传效果的媒介机器,也是希特勒控制和操纵媒介文化的主战场,监督和控制着德国人民的精神生活,剥夺和蚕食人民自由思考的能力。50年代的美国是一个电视时代。引人入胜的电视节目将大众从日常生活中剥离出来,沉浸在光影审美中。资本主义对人的精神的控制在这里变得更成熟、更巧妙。

马尔库塞进一步指出媒介的虚假性和欺骗性,他认为媒介使大众失去反抗意识,最终也使自身丧失了否定和批判精神。

二、对媒体持赞成态度者(以本雅明为代表)

本雅明总体而言对机械复制时代的大众艺术持肯定、乐观的态度。他认为,机械复制技术带来了新的艺术形式,即电影艺术与摄影艺术。机械复制消解了艺术的唯一性,将艺术从仪式崇拜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使艺术从膜拜价值变为显示价值,导致传统艺术的“灵韵”转变为现代艺术的“震惊”。虽然他的对“灵韵”无限留恋,但并未进一步呈现悲观态度。

此时,本雅明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机械复制和资本、技术、符号之间的微妙关系,但在当时,他还未能充分认识到资本和技术对整个世界带来的深刻影响,因此并为走向如波德里亚一样的对媒介和超真实具体阐释和批判的道路上来,而是对此表示乐观态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