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高兴吗?

庄晓
2018-04-16 16:07:27

如果宇宙中有不高兴星球,那么我一定来自那里。

“今天你高兴吗?”

“这是什么蠢问题?简直和‘你爱我吗?’一样愚蠢。”

“不,我一点也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

“难道今天有什么值得我高兴的事吗?我中了五百万?并没有。今天跟昨天有什么不同?也没有。那请问有什么值得我高兴的?”

以上是我自问自答的蠢问题,请忽略。但我不知道现实中是不是很多人都像我这样,一年四季,春困秋乏夏打盹,我觉得自己永远都处在一种睡不饱的疲乏状态中,我总是很困,几乎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对自己的人设是:懒、馋、丧,而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来越不打算改变这种状态,更多时候我就只想做一个无脑浮游生物,随波逐流飘到哪算哪,如果前方有天敌,OK,它只需张开嘴巴等我随流过去,拐个弯都算我输。

冬去春又来,猫儿开始发情,我则进入日常春丧,我一点儿也不高兴。所以当我拿到《高兴死了》这本书的时候,更多带着一种质疑的情绪。莫不是炒作?珍妮(作者)她怎么就可以“高兴死了”?高兴死了还写什么书啊,躺着听弥撒就可以了。

不过珍妮从小就与抑郁症、焦虑症和多种障碍症在抗争

...
显示全文

如果宇宙中有不高兴星球,那么我一定来自那里。

“今天你高兴吗?”

“这是什么蠢问题?简直和‘你爱我吗?’一样愚蠢。”

“不,我一点也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

“难道今天有什么值得我高兴的事吗?我中了五百万?并没有。今天跟昨天有什么不同?也没有。那请问有什么值得我高兴的?”

以上是我自问自答的蠢问题,请忽略。但我不知道现实中是不是很多人都像我这样,一年四季,春困秋乏夏打盹,我觉得自己永远都处在一种睡不饱的疲乏状态中,我总是很困,几乎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对自己的人设是:懒、馋、丧,而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来越不打算改变这种状态,更多时候我就只想做一个无脑浮游生物,随波逐流飘到哪算哪,如果前方有天敌,OK,它只需张开嘴巴等我随流过去,拐个弯都算我输。

冬去春又来,猫儿开始发情,我则进入日常春丧,我一点儿也不高兴。所以当我拿到《高兴死了》这本书的时候,更多带着一种质疑的情绪。莫不是炒作?珍妮(作者)她怎么就可以“高兴死了”?高兴死了还写什么书啊,躺着听弥撒就可以了。

不过珍妮从小就与抑郁症、焦虑症和多种障碍症在抗争,从这点来说也许我该高兴,至少我没有她这么多毛病,如果懒不算毛病的话。我没有抑郁,我只是丧。有病当然很恐怖,不管什么病,抑郁症更不用提。其中有段描述让我印象深刻:她因为看到血液标本直挺挺地倒下去,倒在一堆塑料“便盆”中,而老师不过认为她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她在“装”。母亲也坚称“你就是个正常人”,她不得已把疯子的描述一条条列举给母亲,直到母亲不得不承认“好吧你有病”,“你就是个疯子”。

我总觉得正常人与疯子的界限其实很模糊,截至目前也并没有任何研究能准确预测每一个犯罪者犯罪前的心理数据,如果真有那么历史上不知多少惨案本可以避免。而往往很多案件无法侦破的关键就在于:犯罪者根本没有动机,不过是无差别作案,许多犯罪者在犯罪前都被视为“完全形态”的正常人。那么问题来了,没有动机为何犯罪?回归我前面所述,我想每个人心里多少都有些病态,不过视其程度罢了。

然而为人师表,老师的态度着实让人心寒,而这个老师又何尝不是代表了所谓大部分正常人自带的偏见?他们总以为自己是正常人,而“那个人”是不正常的,但那个人的不正常并不是因为她有病,而是她想通过“有病”这样的特征来以此证明自己不同寻常。

然而作者还是幸运的,她至少有多么爱她的一个丈夫。因为她的体质不能坐飞机,维克托忍了。她有收藏动物尸体的癖好,维克托忍了。她对所有乳胶制品过敏,所以维克托就去结扎了!多么感人的一段爱情证明!所以姑娘们,别再轻易相信什么山盟海誓的甜言蜜语,有本事就对你的男友说:“爱我,就为了我去结扎吧!”如果连这点也能毫不犹豫地做到,那么姑且可以相信他对你应该是真爱吧。

我总是高兴不起来,我一点儿也不高兴。当然也不是所有时刻都不高兴,也许一天当中也会有那么一点点高兴的时候,可能是早晨刚起,刷牙洗脸换衣服吃早餐,沐浴着阳光去上班的途中,有时我会轻轻哼起熟悉的歌曲。把指尖对着晨光画一个圈,想要把温柔的风都拢在手心里,风吹过我的长发旋律拨动心弦,有那么一刻也会觉得一切没那么糟糕,生活总还是有希望。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脸上与头发上的油渍一点点浮出来,皮肤渐渐暗沉,背部一点点佝偻,我又成了个一无是处的沮丧之人。我没有分别量过自己早上与晚上的身高,但我直觉它一定至少差两厘米以上甚至更多。早上我还是个巨人,信心满满,到晚我是个矮人、废人、我只想瘫着。我脚步轻盈地去上班,几乎旋转跳跃,我拖着烂泥一样的躯壳下班,身心俱疲仿佛丧尸。

我也多么想拥有一个浣熊尸体!就像此书封面上作者拥有的那只漂亮的浣熊罗里那样。我也想模仿作者,然后把罗里装在包里带去公司,用它甜美(诡异)的声音跟我们老板打招呼。“hello Boss,我是你的小浣熊。”“昨晚你睡得好吗?我做了个噩梦。”“天呐,你要给庄晓放长假并且涨工资吗?太好了,我这就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然而我并没有一只浣熊,我也永远不可能这么跟我们老板说话,虽然我一直戏很多,想到这里我都要哭了,可见当一名正常人是多么的压抑。因为你是正常人,决定了你就得一直乖乖的,好孩子可千万不能露馅,不然会被狼吃掉。请把你那点畸形的、可笑的小秘密都收起来吧,你要学会伪装自己,因为你已经是个大人了。

在我还是一枚热血萝莉的年纪里,我爱一切搞笑的事物,我喜欢樱木花道与他的红发,梦想当一名可以逗人开心的小丑演员。可我只是不知道,也许小丑面具下同样覆盖着悲伤与眼泪,它只是被很好的掩藏起来了。

现实生活中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我脾气极好与人为善,几乎从不纷争,其实不然,偶尔爆发我常被自己惊到,上学时分男同学非要抄我作业,我愤怒地把试卷揉乱撕碎惊吓了不少人。但总体说来,以前我可能的确想做个好人,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仿佛突然丧失了对于生活的一切热情。也许我仍不参与纷争,依旧一副和善的嘴脸,其实根本是懒得去管梳于打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总觉得骨子里自私又冷漠,完全不是别人看到的温柔模样。而事实上,“冷漠”应该是当代青年的代名词,就像我们小时候总喜欢电影中的正派英雄,长大了却迷恋着个性又自私的反派人物。在网络世界中我们也明显更喜欢悲伤蛙、马男波杰克、愤怒的小鸟这样带有情绪的虚构品。而就在前几天我看到一张漫图印象深刻,内容是有关一只愤怒的小河马。

图片来自网络

我转发了那张图,我不得不承认河马侠很酷。当我看到小河马捅死小乌鸦的时候,没有同情反而觉得宣泄,“谁都别想来惹他妈的小河马”,搞不好这是我心底真实的声音,因为我就是那个一点就燃总是气鼓鼓的小河马,也许这是隐藏在我心底的另一面。我大概能找到自己不高兴的理由了:我对很多东西其实都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我不能随便地去捅死任何人,因为这需要承担法律责任。设想这个社会如果没有法律的话……我会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吗?我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别装……其实你们都喜欢这种宣泄吧!是的我昨天不高兴,今天不高兴,明天还是不高兴,就是不高兴,快别再问我这种蠢问题了!你以为我看了这本书就会高兴吗?呸,你一定不知道我写书评时因为挤不出文字来绞尽脑汁(本来脑汁就少)沮丧地都快哭了;你以为让我中五百万我就会高兴吗?不,我只会抱怨为什么没有中更多。因为我就是那个贪得无厌的人,就是贪得无厌所以才会这么不高兴。

也许是我心眼太小,以上所提这些不过都是些琐事与自私任性。难怪前辈们都爱说:“越来越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什么苦都没吃过却整天说自己不高兴。”的确,在有些人残酷坎坷的人生经历面前,我这些小情绪真的不值一提。但那又如何?我感恩我健康活着的每一天,感恩有家人朋友陪伴,但不代表我每天就该高高兴兴。情绪是自己的,如果连这点自由都没有,那活着又有何意义?

不过我还是喜欢珍妮说过的话:“我提醒自己,一旦我有力气起床,我会再次让自己疯狂地高兴起来,不仅为了拯救我的人生,更为了构筑我的人生。”其实生活有时候真的挺艰难,的确需要一点阿Q精神来麻木与调剂,我们只是想要夺回自己的生活。所以有天如果真的遭遇泥潭,也许我也会像珍妮那样,我会给等待在前方的天敌搏命一击,我会做到在泥潭中奋力起舞。如果到那时你也非要问我“高不高兴”?就算浑身泥垢心里装满悲伤,我也会努力把嘴角上扬成一个美丽的弧度,然后大声回答你:“今天我很高兴,真的,我高兴死了。”

1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9)

查看更多回应(9)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