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止境的战火灾难催生的逃离

Makkei
2018-04-16 15:04:51

封面

很少会读一本从书名上感知不到主题大意,完全没有方向概念的书,《无止境地逃离》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拆封时,有一丝惊讶,惊讶于书本的朴实无华,从封皮到文字排版,给我一种阅读的纯粹感。这绝不是暗嘲劣质或者什么,如果你也是一位文字的阅读爱好者,你接触此书时,感觉必定与我无二。记得我看的上一本类似触觉的书,该是《切·格瓦拉传》,纪实类的作品。

  “事实上,他们打从出生起就相信。他们都认为,如果人世间有饥饿与战火肆虐的地狱,就会有美好的天堂。但他们大错特错了。他们都被耍了。这世上的确有地狱,但这并不能证明天堂也存在...…”

  无止境地逃离,逃离的是什么?是地狱。人们为了逃离原生地“地狱”般的生活,寄希望于未知的“移民地域”,他们相信那里会是“天堂”。即便不是天堂,也该比现在的生活好一些,以至于他们为之趋之若鹜

...
显示全文

封面

很少会读一本从书名上感知不到主题大意,完全没有方向概念的书,《无止境地逃离》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拆封时,有一丝惊讶,惊讶于书本的朴实无华,从封皮到文字排版,给我一种阅读的纯粹感。这绝不是暗嘲劣质或者什么,如果你也是一位文字的阅读爱好者,你接触此书时,感觉必定与我无二。记得我看的上一本类似触觉的书,该是《切·格瓦拉传》,纪实类的作品。

  “事实上,他们打从出生起就相信。他们都认为,如果人世间有饥饿与战火肆虐的地狱,就会有美好的天堂。但他们大错特错了。他们都被耍了。这世上的确有地狱,但这并不能证明天堂也存在...…”

  无止境地逃离,逃离的是什么?是地狱。人们为了逃离原生地“地狱”般的生活,寄希望于未知的“移民地域”,他们相信那里会是“天堂”。即便不是天堂,也该比现在的生活好一些,以至于他们为之趋之若鹜甚至奋不顾身。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在“逃离”过程中所经历的种种,经已超过他们原生地的苦痛,然而目的地的“快乐”是未知之数。

  我们生在中国,是否对这种堂而皇之的偷渡行为嗤之以鼻?对我们沿海地区长大的孩子,能反应过来的,也只有某些特别区域的上一辈人瞄准港澳台的“憧憬行为”而已。比如长辈们提起过的香港1974年至1980年的抵垒政策,不少大陆人因为时局动荡而选择偷渡至香港寻求较为安定的生活。而香港英属政府给予的这一政策,也是为了给予抵垒者(未被抓获而成功进入市区接触亲属的偷渡者)合法居留权,一个融入社会的机会,避免其沦为黑市居民或劳工甚至从事非法活动。真是一场盛大的公开化“合法偷渡”,贪婪且无意义。

  更接近书中提及的“逃离”,我们能类比的,应该是国内1942年河南全省111个县因为旱灾与蝗灾加上中日对决战场的残害引发的大饥荒。没有什么比这一灾难性“大逃离”更让国人印象深刻。据留下的记载统计,河南省受灾人口高达1200万,饿死病死的就有150万,加之约莫300万的人口逃离河南。这是一个非世界性泱泱大国所能想象的惊人数据,而这个数据背后,是多少双泪水干涸的眼睛。300万灾民向湖北、安徽等省份四散逃离,加之邻省因时局与战乱等原因对难民的不接纳,那是一场可怕的天灾人祸并发。

河南大饥荒受灾地图

  而书中描述的,是位于土耳其这个东西方交界处的“摆渡”买卖,也就是人口走私,主人公加萨便从小跟从父亲参与其中。从伊朗边界将来自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的一挂车一挂车的“非法移民”经陆路水路接驳至希腊的爱琴海上岸,一种变相的FOB前期承运者。而承运的“货物”则包括乌兹别克斯坦人、阿富汗人、土库曼人、马里人、吉尔吉斯人、印尼人、缅甸人、巴基斯坦人等,加萨认为他们都是疯子,因为加萨痛恨这个无法摆脱的“职业”。他一再挣扎,在我们眼皮底下,他的良知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他总在做着很矛盾的事情,可因为懦弱他一次又一次向现实低头。也解释到世间许多恶的萌生,皆是因为他们的善被无视、曲解甚至羞辱,以至于用恶来抚慰受伤的心灵。

  “我们都在成长变老。无关年纪,每个人都是如此。整个世界都是如此。我们转呀转呀,逐渐长大、变老。我们的脑袋在旋转....所以我们才要吃东西,才应该吃东西。吃东西对我们有好处,这样我们才能尽快长大。长大才能死去,死了才能给别人腾地方,好让新的时代开始。”

  我不了解世界上发生在其他地方的人口走私活动中,是否真实存在像主人公这样挣扎的从事者。既“情有可原”又“矛盾”的存在。我甚至有些分不清主人公加萨究竟算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因为他并不能选择,多次被扼杀的良知,更多的被逼无奈。负能量将他冲压得喘不过气来,所有在他身上看着转向光明的契机都命中注定地被销毁。

现实中的逃离
叙利亚的难民

  也许这也是作者的动机,这不是因为加萨他们的存在而造成的局势,相反,是局势催生了加萨他们这一行业,并无法反抗地摧毁了加萨的一生。战争,这一灾难性的元凶。千万个家庭在炮火中煎熬,他们失去文明,失去家园,失去至亲,对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幸存者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害怕失去的了,放手一搏唯有逃离。在战争荼毒的国度里,心灵的摧残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哪怕他们已经“血肉模糊”。随着2015年,那一具只有三岁的叙利亚难民孩童的尸体被潮汐送上岸,送入全球人的视野。那往生孩童俯卧的姿势深深地刻印在世人的脑海里,那种恐惧心理也让我哪怕看到我自己的孩子夜里翻身趴着睡,都执念地把她翻回身来,我看不得那个姿势。

2015年9月,3岁的往生难民孩童

可是战争,是一个世界性大课题,是全民反对仍然无可避免,是那些强权国“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的掠夺手段。我们能做的十分有限,无非就是呼吁和给予人文关怀,仅此而已。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止境的逃离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止境的逃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