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者显赫 隐者显赫 评价人数不足

大家风范

星空
2018-04-16 14:13:30

爱新觉罗·毓鋆是个什么样的人,在看到这本由张辉诚著的《隐者显赫:中国最后一个皇族名儒毓鋆》一书之前,几乎未曾听说。但书的副标题上有两个关键词颇为引人注目——“皇族”“名儒”——确实,爱新觉罗不就是清代皇家的姓氏吗?而“名儒”,自然是指毓鋆对儒家学说的了解和掌握程度了。对他的介绍,书的封面上有这么几句:出身皇族,在伪满洲国不做汉奸,在老蒋时代不当走狗,以一座山的精神推行书院教育,复兴逐渐凋零的中国人文传统……应该足矣。一个搞学问的老头儿的形象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看正文之前所附的照片,果然如此。

看名人传记,尤其是一个不熟悉的名人,一个最好的切入途径,就是从别人对他的评价、讲述开始,对爱新觉罗·毓鋆也是如此。《隐者显赫》的最开始有四篇序,分别是蒋勋、简媜、龚鹏程以及作者张辉诚——所作的序。蒋勋说:“我最爱听老师大笑,声音洪亮如钟,没有琐碎杂音,干净浑厚。”简媜

...
显示全文

爱新觉罗·毓鋆是个什么样的人,在看到这本由张辉诚著的《隐者显赫:中国最后一个皇族名儒毓鋆》一书之前,几乎未曾听说。但书的副标题上有两个关键词颇为引人注目——“皇族”“名儒”——确实,爱新觉罗不就是清代皇家的姓氏吗?而“名儒”,自然是指毓鋆对儒家学说的了解和掌握程度了。对他的介绍,书的封面上有这么几句:出身皇族,在伪满洲国不做汉奸,在老蒋时代不当走狗,以一座山的精神推行书院教育,复兴逐渐凋零的中国人文传统……应该足矣。一个搞学问的老头儿的形象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看正文之前所附的照片,果然如此。

看名人传记,尤其是一个不熟悉的名人,一个最好的切入途径,就是从别人对他的评价、讲述开始,对爱新觉罗·毓鋆也是如此。《隐者显赫》的最开始有四篇序,分别是蒋勋、简媜、龚鹏程以及作者张辉诚——所作的序。蒋勋说:“我最爱听老师大笑,声音洪亮如钟,没有琐碎杂音,干净浑厚。”简媜说:“非炫惑于其帝国身世,非为了求取功名利禄,是为了铸造自己理想中的人格,一生实践。”龚鹏程说:“先生可贵之处……不在其前半生的出身与传奇,而在他后半生开展的讲学事业上。”曾经师从陈宝琛、罗振玉、王国维、叶玉麟诸先生,门下弟子包括蒋勋、简媜、江丙坤等。古语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虽然原本不熟悉爱新觉罗·毓鋆,但他所师从的那些学问大家以及他的弟子们,其中却有很多知名大家,其人如何,也就不言自喻。

家世的显赫自不必说,别人拿此作文章,毓鋆自己却默不作声——他从不上媒体,也不出书,也不做公开演讲。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只是个隐士;对他自己来说,他就是自己的全部,做学问、教弟子而已。想必,只有在他将中国学术融入现实之中,衡诸古今,月旦人物,强调经世济民、治世、平天下的重要性的时候,他才会变得侃侃而谈、神采飞舞!在张辉诚的《隐者显赫》一书中,第一章介绍了毓鋆的前世今生,第二章讲述了毓鋆的生活哲学,第三章讲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160来页的一本小册子,而一个儒者形象却在不经意间,于横向、纵向两个尺度上逐渐丰满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所谓大家风范也从来都不必一个模子。有的人喜静,有的人喜动;有的人坐得了冷板凳,有的人愿意大出风头……这些不过是每个人的选择而已。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写道:“不因物喜,不以己悲。”选择了自己的道路,那就只管走自己的路好了。身世、环境很多是自己没办法改变或者控制的,但自己可以尽可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并且一门心思地去做。或许,从毓鋆的身上,应该读出的就是这样一层意思。做人、做学问,无非两样。但这两样一如既往地做下来,不忘初心,一以贯之,却极不容易。

如今是传统文化日益受到重视的时代,但实际情况却是鱼龙混杂。不少言必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又有多少愿意真正地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这些话的意思,并且把它们内化于心、外化于形呢?张辉诚评价自己的老师:“毓老师讲经书,绝不尚空谈,全是要拿来用事,成就自己之外,还要经世济民。”这才是说出了一个真正学问家的妙用。

所以,《隐者显赫:中国最后一个皇族名儒毓鋆》虽然只有160来页,却值得品味再三。不是衡量它的物理上厚度,而是回想它的内容上的厚度——有足可受用之处,也就足矣。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