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生命故事的最后几行,是安宁。

温难呐
2018-04-16 13:56:18

我发现一个很奇妙的事情,对于死亡,健康的年轻人似乎从来不避讳提起。我和我的朋友经常性的把“死”挂在嘴边,比如“笑死了”“吓死了”。但是我的父母不会这样。除去他们需要维持大人的矜持和体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在通常情况下,他们会比年轻人更早的体验死亡。

而我的祖父母对于这件必须会来到的事情更加忌讳莫深,小时候过新年,小孩子如果说了什么“不吉利”的话,势必会挨一顿揍的,像是和“死亡”有关的字眼,提都不能提。

我以前觉得这是封建迷信。但是后来却慢慢觉得,也许他们只是在害怕。

葛文德在《最好的告别》中介绍了一个理论:社会情绪选择理论。简单来讲就是人的目标和他的年龄没有关系,和他还能活多少时间有关系。

我的外婆已经八十有余,她的生活目标非常简单:每天听一小段豫剧,去公园里逛几圈,回家喝一碗红豆沙,晚上的时候看新出的电视剧。

而我的目标是:考研,写小说,毕业后去哪里哪里工作,十年后有什么成就,可以成为一个怎样优秀的人。我相信这些目标是所有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可能的年轻人的共同想法。

但是葛

...
显示全文

我发现一个很奇妙的事情,对于死亡,健康的年轻人似乎从来不避讳提起。我和我的朋友经常性的把“死”挂在嘴边,比如“笑死了”“吓死了”。但是我的父母不会这样。除去他们需要维持大人的矜持和体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在通常情况下,他们会比年轻人更早的体验死亡。

而我的祖父母对于这件必须会来到的事情更加忌讳莫深,小时候过新年,小孩子如果说了什么“不吉利”的话,势必会挨一顿揍的,像是和“死亡”有关的字眼,提都不能提。

我以前觉得这是封建迷信。但是后来却慢慢觉得,也许他们只是在害怕。

葛文德在《最好的告别》中介绍了一个理论:社会情绪选择理论。简单来讲就是人的目标和他的年龄没有关系,和他还能活多少时间有关系。

我的外婆已经八十有余,她的生活目标非常简单:每天听一小段豫剧,去公园里逛几圈,回家喝一碗红豆沙,晚上的时候看新出的电视剧。

而我的目标是:考研,写小说,毕业后去哪里哪里工作,十年后有什么成就,可以成为一个怎样优秀的人。我相信这些目标是所有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可能的年轻人的共同想法。

但是葛文德告诉我们:如果你的时间所剩无几,你不会去想那些宏大的梦想,你会开始缩小自己的生活范围,努力过好日常的生活。就像我外婆一样。

我想象了一下,觉得这个理论说的真对。忽然之间就觉得很心酸。

《最好的告别》中时常有这样让人鼻酸的情节。阿图·葛文德不但是个优秀的外科医生,还是一个善于骗取人们的眼泪的好作家。

他提到疗养院和辅助生活机构的不同。

疗养院和监狱没什么不同。。。。。它们都是纯粹的机构。

但是辅助生活机构却不一样,辅助生活机构尊重老人们的日常生活目标,允许他们像孩子一样多吃上几块饼干零食,给了他们锁上前门的权利,尽力的保证了他们的隐私。

同时护士会在门外的大厅里值班,随时帮助那些按响铃铛的老人。

别说是生活在那里的老人,就连我也觉得如果老年可以住在这样的地方,那么生活也许不会太凄惨。

葛文德说,现代医疗的最大弊病就是:只追求安全,却没有想过这些老人会不会孤独。

他们当然会孤独。没有人喜欢自己像玩具一样被摆弄,或者像三岁小孩一样被半强迫着吃药,但是我们的社会却从来看不到这一点。

除了安全,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尊重和自由。

葛文德还提到“生前预嘱”,就是在病人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询问一些最后关头的措施问题,比如要不要插管,要不要进行抢救措施。。。。对于病人而言,面对这些问题,就意味着面对死亡。

但是死亡是一个必须到来的日子,谁都没办法拒绝。既然这样,倒不如鼓起勇气面对这些问题。

有研究显示,中国人百分之七十五的医疗费用花费在无效治疗上。这些无效治疗不仅没有挽救生命,反而给病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而在英国,许多医生都会事先签订“生前预嘱”,声明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不要进行任何抢救,以免经历更大的痛苦。

人终有一死。这是自然的进程,我们没办法改变。但是这并不意味我们就只能饱受折磨的面对死亡。比起躺在病床上人任由那些冰冷的器械拉扯我们时日无多的生命之外,也许“生前预嘱”会更加的体贴和温柔。

最起码在生命的最后一程,我们可以安安静静的和这个世界做个告别。

如果死亡无法避免,那么就让我生命故事的最后几行,是安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最好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好的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