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 玉米 8.3分

性与特权

石白头
2018-04-16 13:16:52

莫言在《生死疲劳》里说,人尾巴一翘,鸡巴就翘。魏向东人一倒台,也硬不起来了。可见权力是生理,任何事一发展到生理,就是天大天大的事。王连方一倒台,玉米明白嫁人要嫁有权的,玉秀骄傲的资本一灰飞烟灭,就知道该下脸巴结就得下脸巴结,玉秧莫明其妙被欺负后,爱上了魏向东给他的刺探任务。这是权力啊,这是暗地里明晃晃的刀子啊,任你庞凤华,任你张涓涓,哪怕任你班主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行事,我就能影响你,毁灭你。 三个女孩子一母同胞又截然不同,但在一件事上她们殊途同归,她们为了同一样东西都付出了一个女人的代价。 这是人性使然,更是时代使然。文革给了王连方特殊的权力,他睡遍了王家庄,一度三个女孩子也有特殊的权力。那不是那么容易能拿的起放的下的,尝过甜味就会记住甜味,乃至回味甜味。魏向东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在师范学院叱咤风云,但能就学生隐私这个小庙里闹妖风,来满足,来自慰。

毕飞宇在后记中说“灾难的长度比它实际的长度要长得多”。被特权践踏时,人们学习它的残暴和痛苦,日后,再以特权者的身份施暴。权力是魔鬼,但我们反对的不是权力,是特殊的权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玉米的更多书评

推荐玉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