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熹纪事 庆熹纪事 8.9分

破执

良川
2018-04-16 13:08:02

等了七年,能够等到天坑得以填平的一天真的是太好了!虽然预感结局会是be,但还是心存侥幸,毕竟年纪大了看不得悲剧,过程怎么纠结虐心都无所谓,只希望故事的最终大家都能得偿所愿、求仁得仁。所以书刚一到手,就先翻到了最后,不出所料……重新看的过程中沉迷到寝食难安,心里又始终惴惴害怕面对结局——但当真看到最后,竟然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结果也算不得是全然的悲剧,甚至有种为辟邪得到解脱的感觉。

初读庆熹,得知辟邪颜王幼子身份,清逸少年背负家族血海深仇,受辱隐忍在宫中,只当是个复仇为主线的故事,所以看到他对吴十六说要“铲除藩政,竟父王之志”也没有当真放在心上。然而看到他为年轻的庆熹帝出谋划策,选贤任能、重开武举,及至后面牵制平衡藩王势力,带兵灭匈奴、裁撤三藩,无一不是呕心沥血,以身为利剑,以至于多次九死一生,伤病缠身。似乎所有人心中都清楚、心痛他慧极必伤,年寿难继。

他以为盛世太平、河清海晏是父王遗志,所以不得不从,我们却知家国天下早已根植在他骨血魂魄深处。“我即国体,国体即我”这由天地铸就的枷锁精心为他打造,早已将他牢牢困住。再加上曲折身世之谜,身残之恨,更是如狼似虎步步紧逼。及至最后,他发现支撑他的灭门深仇只是是镜花水月,连自己究竟是谁、所为又到底缘何也开始辨不真切。他其实富有一切,君臣相契、明珠的情真意切、臣下的耿耿忠心,师门、友人的性命相交…但当真独独不受命运的眷顾;他贪心不足,“平藩、荡匈奴、家族之仇、宫刑之恨,要皇帝的宠爱,宫中的平安,你们(旧部)的忠诚”,所求却从不为己。

这样的人,总说自己心狠手辣、无情无义,身边之人却都说他最为良善。而其实这两者从不冲突,辟邪是有神性的人,慈悲且冷漠,心系社稷却也杀伐果决,从云端下凡普度众生,也当渡自己的劫难。“天使的战神,辉光无限,人们向他羸弱的身子伸出手臂,似乎要触碰他的身光,甘愿化身成百万亿恒河沙的一粒,于他辉然普照下成功成圣。”“他(皇帝)甚至知道自己的脸上如同身边所有卑贱的奴婢和高贵的武士一般,带着虔诚的微笑,正仰视着那白衣少年。无人此生见过这等超凡的人物,甘愿在他足下轻如微尘。”——神光普照,圣洁地仿佛中世纪的宗教画作。

再说说靖仁,起初只觉得这年轻的皇帝心怀壮志却仍欠成熟,才干似也不足。然而却在辟邪的辅佐下,经国事战事纷繁而炼就为一代明君,知人善用,心怀宽广,胸有丘壑。看到最后才知道自己之前是杞人忧天,靖仁亦怎会担不起这天下——庆熹朝是辟邪的,当然也是靖仁的。二人互为镜像,一体两面。两个人的命运,密不可分,互相成就,命运的齿轮一开始就已按既定开始旋转和啮合。李师说“皇上的心,比他安静,是他的主心骨。”辟邪临终前微笑对钱玉的那句“莫辜负他。”面对洪亲王,他说“靖仁不值得,但这个天下值得”,而我却觉得他心中还有一句未曾说出口“靖仁值得这天下,”值得他以天下相托。

在结局出来之前,一直有人在猜测辟邪是否真的已“净身”,身体的残缺在辟邪身世之谜揭开之后更让人觉得遗憾和唏嘘,如此惊才绝艳又惹人怜惜的辟邪身有残缺,这一点让我想到《神雕侠侣》中断臂的杨过与被玷污的小龙女,所谓的“残缺美”,也是所谓的“反传统”和“反权威”,与之相对应的一点是庆熹中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大反派,让读者沉溺怨怼于恩怨,却无需去辨太多是非。太后、范树安等人不会让人心生反感和苛责,甚至均成、阿纳、洪亲王、凉王必隆都是极富魅力的人,风骨铮铮,有时比辟邪更加光风霁月地像个正面人物,然而故事情节之一波三折高潮迭起却让人一刻不得掩卷,所有冲突的不可调和,都只在于由立场而带来的利益和欲望纷争,这是古往今来,人生而在世都逃不脱的宿命、勘不破的无解之题。

我在开篇说希望结局是大家都能得偿所愿、求仁得仁,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可算作是应在辟邪身上了吧,希望他已打破执念,灵魂重获自由和安宁。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庆熹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庆熹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