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自己是自然中的一员:读玛丽·奥列弗诗集《去爱那可爱的事物》

张翔武
2018-04-16 12:13:22

2009年11月27日,在香港,译者、记者杨子采访美国诗人加里·施耐德,问如何看待玛丽·奥列弗的诗歌,加里·施耐德这样评价比他小5岁的女诗人:“玛丽·奥立弗对自然太虔诚了,太宗教化。对我们而言,自然不是宗教,可以敬畏,但不必跪拜。”(这篇访谈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2009年12月18日)当时看后到现在,我的印象都是,施耐德并不是很赞同奥利弗的写作方式。

从前在诗生活网站上就接触过倪志娟的作品,而读她译玛丽·奥列弗的诗则是后来在微信上,读了几十首,不过初读的感觉是比较新奇,奥列弗写动物写得那么自然、生动,那些动物非常富有灵性,它们与周围的环境如此和谐,展现了自然之美。这与诗人奥列弗长期沉浸山林,主动观察动植物不无关系。

奥列弗的诗以自然题材为主,很少涉及社会、人物,甚至自己,她几乎从来不写自白派那类诗歌。她喜欢自然、山野,喜欢避世隐居,不喜欢社交,更别说去参加各种文学活动。这样隐逸的生活方式带来的结果,是心性的单纯、写作的纯粹性,不过也容易造成题材的单一、视野的狭窄——这是我的看法。在诗的语言与题材的单一性上,不少诗人都具有这个特点,比如陶渊明、李贺、狄兰

...
显示全文

2009年11月27日,在香港,译者、记者杨子采访美国诗人加里·施耐德,问如何看待玛丽·奥列弗的诗歌,加里·施耐德这样评价比他小5岁的女诗人:“玛丽·奥立弗对自然太虔诚了,太宗教化。对我们而言,自然不是宗教,可以敬畏,但不必跪拜。”(这篇访谈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2009年12月18日)当时看后到现在,我的印象都是,施耐德并不是很赞同奥利弗的写作方式。

从前在诗生活网站上就接触过倪志娟的作品,而读她译玛丽·奥列弗的诗则是后来在微信上,读了几十首,不过初读的感觉是比较新奇,奥列弗写动物写得那么自然、生动,那些动物非常富有灵性,它们与周围的环境如此和谐,展现了自然之美。这与诗人奥列弗长期沉浸山林,主动观察动植物不无关系。

奥列弗的诗以自然题材为主,很少涉及社会、人物,甚至自己,她几乎从来不写自白派那类诗歌。她喜欢自然、山野,喜欢避世隐居,不喜欢社交,更别说去参加各种文学活动。这样隐逸的生活方式带来的结果,是心性的单纯、写作的纯粹性,不过也容易造成题材的单一、视野的狭窄——这是我的看法。在诗的语言与题材的单一性上,不少诗人都具有这个特点,比如陶渊明、李贺、狄兰·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等等,如果想把这个名单变长,还可以继续添加一些诗人。

不过,我既喜欢像以上提及的那类诗人,也喜欢一些庞杂多元的诗人。因为单纯的诗人具有透明的质地,像玻璃一样明亮清灵,不过也像玻璃一样容易破碎,制造某种锋利的刃口。而庞杂多元的诗人像一件青铜器,有造型,有花纹,布满铜绿,还有时间留下的光泽,值得玩味与审视的特性非常繁多。

在这本《去爱那可爱的事物》中,《译者序》占了很大篇幅,文章最后部分提到奥列弗如何进行诗歌写作的重要课程:练习、模仿、阅读——这对初学写诗的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以为从事其他文体写作的人也要照此学习,才有可能进阶)。而终其一生,诗人除了这三大日常必修课程外,还需要观察、思考、想象。

这本薄薄的诗集很快就读完了,很多诗算是重刷,这次我获得的印象是:沉静、融入。诗人沉浸于对自然的注视,欣赏自然之美,获得了平静;作为观察者,她不干涉自然中的生命,也不惊扰,她当自己是自然中的一员,顺利成章地融入其中。这里有一点要注意,就是去人类中心化,人并不是大地上的主宰者,只是过客,像恐龙一样出现、生息于大地之上,很可能又像恐龙一样在短暂的时间内迅速消失在地平线上。这并非虚无主义在我的意识里作祟,而是万物既定的存在规律。

在这短暂的时刻里,人应当如何活着?执著于自身的苦难而自艾自怜,还是开拓视野、放开胸怀来坦然面对浩渺的时空?答案是明显的,问题在于各人的选择。

2018年4月16日上午 ,外省人书房。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去爱那可爱的事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去爱那可爱的事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