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记忆不可信,那么我们还能回忆吗?——读《记忆的政治》

一个江南小镇的
2018-04-16 12:11:45

周海燕:《记忆的政治》,中国发展出版社,2013年

20180415草就

过去的似乎已经过去,而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我再无比怀念我的故乡,她都在每天发展变化,我再也找不到逝去的过往时光。我喜欢回忆,因为我背书的记忆力虽然不好,却擅长记住生命里点点滴滴的小故事,我会常常依靠这些记忆,回忆过往的时光。如果说,记忆不可信,那么我还能回忆或者说我还能找到过去的自己吗?人的记忆的确因为年代久远会变得不可信,但这种无意识的客观遗忘或偏差,是可以理解的,但还有一种情况却是主观的选择性失忆,最明显的就是我们不愿意回忆那些我们不想回忆的过去,选择忘记,政治上而言,比如日本右翼分子可以选择不相信侵略史实,自我麻痹,当然这其中个人是无辜的,犯罪的就是组织,右翼组织需要通过记忆建构的办法,在民众脑海中按照组织的目的建立起新的一套记忆符号,从而形成组织的认同。

本书就是属于这种后现代文化史研究,与我读研期

...
显示全文

周海燕:《记忆的政治》,中国发展出版社,2013年

20180415草就

过去的似乎已经过去,而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我再无比怀念我的故乡,她都在每天发展变化,我再也找不到逝去的过往时光。我喜欢回忆,因为我背书的记忆力虽然不好,却擅长记住生命里点点滴滴的小故事,我会常常依靠这些记忆,回忆过往的时光。如果说,记忆不可信,那么我还能回忆或者说我还能找到过去的自己吗?人的记忆的确因为年代久远会变得不可信,但这种无意识的客观遗忘或偏差,是可以理解的,但还有一种情况却是主观的选择性失忆,最明显的就是我们不愿意回忆那些我们不想回忆的过去,选择忘记,政治上而言,比如日本右翼分子可以选择不相信侵略史实,自我麻痹,当然这其中个人是无辜的,犯罪的就是组织,右翼组织需要通过记忆建构的办法,在民众脑海中按照组织的目的建立起新的一套记忆符号,从而形成组织的认同。

本书就是属于这种后现代文化史研究,与我读研期间的“邬纲研究”类似。在我研究时,尚未发现这些理论和已有研究基础,所以我的研究缺少理论支持,更多地是自我的分析与理解。但其实这类研究,基本的理论与模式探讨是类似的,我的个案研究也能嵌入这些理论中,这些理论也能在我的研究中有所体现。

本书的内容就是围绕大生产运动,政治如何对这场运动进行建构,通过各类文本,在自我的政治意图框架中,掌握民众对该历史事件的理解与记忆,在各个历史时期,根据现实的需要,重新删选、剔除不合适的,增加合适的元素,以达到认同的目的。这类研究路径,我的理解是,找到事事物的本源,梳理各个历史时期的流变,格外注意不同元素的增减,考察何以出现流变,流变后的效果如何。

具体的史实与分析,我不多赘述,相关选题的研究套路也基本类似,根据我所阅读过的同类题材,我将这些统统归纳为“层累造成的中国史”。其实我还有一个疑惑,就是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我不懂具体的含义,但我困惑,从小我知道应该学习雷锋做好事,但后来发现雷锋现象的层累,又或者是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发现是假的,但教育意义的确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从历史研究上,我坚持严谨的学术研究,在社会公民中,我不触碰教育母体的真实性,而把重点放在教育意义上。如果未来需要教育孩子这些故事,我会选择教育层面的教育意义,而不刻意提及社会的建构。

说句体外之话,我们每个个体都是社会建构的产物,我们被规训,纳入这个社会大众所共同制定的契约社会中,我们需要削足适履地融入这个社会,如果格格不入,那么在新的一轮建构中,历史将遗忘我们,我们也将不被社会所接纳。

不知所言,停笔至此。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记忆的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记忆的政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