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日本帝國的僱傭兵本質

厓山之後無中國
2018-04-16 09:25:38

本月按計劃讀完岩波書店的“日本近現代史系列”第三部《日清、日俄戰爭》。

今人對於“明治維新”的推崇,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結果主義在作祟。同時,這種結果主義又極其直接和明顯地被包裹在對於日清戰爭(我們稱之為中日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的巨大“勝利”和由此產生的對於近代日本歷史格局的誤讀中。

拋開日清戰爭中的偶然性和日俄戰爭中的“運氣論”不談,單從歷史格局的角度來看,現在主流的歷史解讀是從明治維新讓日本進入帝國主義序列,加入以當時的英國為主導的世界體係(羅馬體系),從而打敗了中國和俄羅斯這個邏輯線路展開的。的確,明治維新讓日本走上近代國家的道路。但是,近代國家並不等於會自動進入世界體係,甚至自動升變為帝國主義。

事實是,如果把世界看作是一個同心圓,那麼歐洲是圓心,它的外圍是是現在的中東地區,它外圍的外圍是內亞和印度地區。我們所說的遠東是外圍的外圍的外圍。按照英國人的傳統做法,它不會保留一個英國軍團在這種地方,而是會仿照在印度的做法尋找代理人。所以正確的邏輯應該是,明治維新讓日本成為近代國家,符合在遠東地區成為英帝國代理人的資格。英日同盟表面上是日本人進入了英國的“羅馬體系”,但實際上只是一個打手和保鏢的角色和性質。日本帝國與真正意義上的帝國主義根本沾不上邊,除了人口、土地和資源等實物因素外,主要還是明治維新剛剛讓日本脫離兩腳羊社會的厄運,也僅僅打到費拉社會的的階段。在經濟上能夠自我管理的日本,在政治上,特別是國際政治上始終是要仰英國人的鼻息的。

日清、日俄戰爭的經費來源都是靠貸款和發行公債,這就像打手為老板去打架,吃喝拉撒以及受傷後的醫療費都要老板買單一樣。所以,這完全不是明治維新的功勞,難怪作者會質疑所謂的“光輝的明治時代”。書中的另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回歸一九四五年前的日本社會,感覺是一個戰爭接連不斷的時代……就是一場戰爭結束後……實際上是一場新的戰爭的戰前”。如果按照我的上述邏輯來看,這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一個政治上無法自治的國家,經濟上又沒有再生性,只能靠出賣自己的武力來獲得生存空間。從這個角度講,日本的“武士國家”的性質從來沒有改變過,它的另一層意思就是整個國家淪為僱傭兵。至於20世紀30年代以後這個僱傭兵想翻身當老闆,最後落得個悲催的下場,那是後話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日清、日俄戰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