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那些哀伤与爱

小林绿KOBAYASI
2018-04-16 08:10:51

《解说疾病的人》的书腰纸上写着这么一句话“世上本没有说不明白的痛苦,说得久了,只剩听不懂的孤独。”而书的封面是用大红色色块组成。 这是我对《解说疾病的人》的最初印象,鲜艳夺目,包括它的名字。

书封

在等待运货的时间里,我常琢磨,什么是“疾病解说者”?裘帕·拉希莉的文字又有什么样的魅力使其获得普利策文学奖? 读书中收集的第一篇小说《停电时分》时,我完全被拉希莉笔下的故事吸引了。让人觉得突如其来的开头,简单明了地概述了整个故事的背景,随其娓娓道来的每一个停电的夜里,每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我逐渐走近了苏库玛和修芭的一段人生。我完全猜测不到结局会是怎样,任凭作者以笔引路待我在她的世界里探访他人的生活。甚至到了最后,修芭要离开之时,还和苏库玛站统一战线,生出一种被欺骗的厌恶之情。于是痛苦的苏库玛以牙还牙,告诉了修芭最不愿意承受的事实,这是整个故事的高潮部分,如同一场战役,苏库玛赢了,但他却没有想象中的释然,为这再也无法拥有的停电时分,为无法修复的爱情。 我感叹道:“没有比这更棒的短篇小说了。” 但在我读到下一篇时,却是再一次的惊叹,“没有比这更棒的短篇小说了!”《解说疾病的人》里那位为医生翻译病人陈述的症状的卡帕西先生幻想着与朵拉夫人畅谈他的人生,希望能解脱她心中的疾苦。可到了最后,他却像个小丑,一切只是他的臆想,他和朵拉夫人之间的故事一如那张飞出车外的纸条。读来让人觉得无比的讽刺和滑稽,却又有因为卡帕西先生的落寞感受到的同样的落寞。 我读过整本书后,突然意识到,这九篇短篇小说里的人们都患有一种疾病。无论是卡帕西先生,还是苏库玛,连同最后被赶出的门房,永远学不会开车的森太太……他们都患有同一种疾病。故事里展示出的,虽然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小段里程,却都无不传达出一种哀伤,是腰封上所说的“孤独”。而这位真正解说疾病的人,不是卡帕西先生,而是作者裘帕·拉希莉。 她是心思缜密、情感细腻的女作家,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抒情女作家。她爱用讽刺的意味写故事。九篇故事里有那么一些人的行为举止让旁观者觉得荒唐可笑,他们好像活在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里,絮絮叨叨地向人传达着什么却不受众人理解。拉希莉在不同的故事里尝试以不同身份的人的角度观察人,有尚幼的孩童、成长中的青年、热心肠的居民等人。她细致地把握了这些人的心理活动,使他们发出不同的声音。正如《圣迭戈联合论坛报》对这本书的评价——“每个故事都展示出了自己的色彩、味道、气息和质感。”不仅如此,拉希莉的文字还有一种魔力,让我读罢一个故事,久久无法忘怀,像是此程太短,还想看故事主人公下一程的路该如何走。

裘帕拉希莉

此外,裘帕·拉希莉因其家庭原因(父母是印度人,后至英国读书,移民至美国)。她笔下的印度人也会着迷于基督教的小雕像,也会感染上美国人的生活习惯。正如其中那篇《第三块大陆》,她笔下的人物,有的人拥有英国的绅士风度,也有人有着美国人的热情幽默,还有深深的亚洲风情,好似一张桌子上放着英国下午茶、美国炸鸡和印度咖喱饭。正因如此,《解说疾病的人》才能超越国界,广泛获得赞誉之声。如她自己所说:“诗人和作家从来将叙事建立在穿越边境的经验上,游荡、流亡,与熟悉之外的事物遭遇。”她的故事里也有关于印巴战争的讨论,却不会给人以过分突出的做作感,而是将其生活化,默默地放进故事里。在《柏哲达先生来搭伙》里,那个收藏糖果的女孩,用她的眼睛、她的感受,为我们诉说着印巴战争带来的失去与迷茫。这种好似无声的抗诉,却是对战争、对人性深刻的探究与批判。 书的勒口上有一张裘帕·拉希莉的黑白照片,她有一双深邃的大眼睛,美丽又深情。她身上的这些气质,流入《解说疾病的人》里,她冷静地观察人间种种,再由语言解说这人间的疾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说疾病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说疾病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