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白.夜.行

暖风澈月
2018-04-16 02:05:11

首先还没看过这本书的人,建议不要看任何评价,先去看书。任何一点透露都会减少你自己对这本书的感受。 这本书非常引人入胜,一个一个的人物,一个一个的章节,配角们的小故事,串联成雪穗和亮司相互交织的半生,她们是彼此的影子。 看到一半的时候觉得亮司非常恐怖,看到后来,觉得雪穗更恐怖,看到最后,觉得他们两个都太可怜。 亮司这一路走来,他除了雪穗以外几乎不相信任何人,他只为了雪穗和自己活着,他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真的爱她们。但是其实他还是有善良的一面,他比雪穗幸运一些。我觉得友彦对他来说还是能勉强算个朋友的,他把电脑店留给了他,还送了剪纸作为礼物。对于典子我觉得他也是有感情的。

而雪穗,我完全相信,她在这个世界上,只对亮司有感情,任何人在她眼里都可以利用可以抛弃。除了亮司。

白夜行中,东野圭吾在对时代和各个行业的了解上,令人叹为观止。不是情节的堆砌,而是用大环境,细节,一点一点的铺陈出故事情节。以往的推理小说,通常是主人公作为侦探而进行推理,而在东野的小说中,警察只是一个配角,罪犯才是主角。作家通过其它人物把所有的东西慢慢的告诉你,他不在推理,是你在推理,最后,不管结局与你推理的是否

...
显示全文

首先还没看过这本书的人,建议不要看任何评价,先去看书。任何一点透露都会减少你自己对这本书的感受。 这本书非常引人入胜,一个一个的人物,一个一个的章节,配角们的小故事,串联成雪穗和亮司相互交织的半生,她们是彼此的影子。 看到一半的时候觉得亮司非常恐怖,看到后来,觉得雪穗更恐怖,看到最后,觉得他们两个都太可怜。 亮司这一路走来,他除了雪穗以外几乎不相信任何人,他只为了雪穗和自己活着,他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真的爱她们。但是其实他还是有善良的一面,他比雪穗幸运一些。我觉得友彦对他来说还是能勉强算个朋友的,他把电脑店留给了他,还送了剪纸作为礼物。对于典子我觉得他也是有感情的。

而雪穗,我完全相信,她在这个世界上,只对亮司有感情,任何人在她眼里都可以利用可以抛弃。除了亮司。

白夜行中,东野圭吾在对时代和各个行业的了解上,令人叹为观止。不是情节的堆砌,而是用大环境,细节,一点一点的铺陈出故事情节。以往的推理小说,通常是主人公作为侦探而进行推理,而在东野的小说中,警察只是一个配角,罪犯才是主角。作家通过其它人物把所有的东西慢慢的告诉你,他不在推理,是你在推理,最后,不管结局与你推理的是否一致,你都会为之惊叹唏嘘。

不过由于是连载小说,在一些不重要的地方能看出来一些小问题,比如我感觉亮司的妈妈,在开头和结尾的形象有根本上的不一样,但是这也可能是因为十九年过去的原因。这让我感觉,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有些剧情是边写边构思而并不是一开始就构思好的。

一些问题。

1.雪穗爱不爱亮司。

我的答案是爱。但是是不是爱情,不能确定。但是亮司的死,对她的打击绝对是毁灭性的。绝不会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是一个陌生人死了一样无关痛痒。亮司在她生命里,是代替太阳的人,这是她对店员说过的话,只有她和店员知道,所以她没必要撒谎。

小说最后一幕,她上楼的背影像白色的影子。可以说,她和亮司之间她那个舞台上的演员,而亮司是她的影子,始终在她的周围。有种说法,影子就是一个人灵魂。她失去了亮司这个影子,就如同失去了灵魂。亮司为了她在黑暗里潜行了这么多年,她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如果她想,她可以做出更好的演技,正是因为亮司的死对他击太大了,她才立刻将责任推开给别人,马上离开,因为可能再看一眼她就要崩溃。亮司面对死亡没有什么犹豫,甚至自己用剪刀结束自己的生命,其实死亡对他反而是一种解脱,而且可能他们两人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所以雪穗才能表现得这么淡定。

还有人说,可能雪穗爱的人是一成。但是我认为不是,一成的确是雪穗的第一目标,这是因为他的家室,一成爱上江利子打乱了她的计划,所以才害江利子。之后的高宮,还有一成的哥哥都是被她利用的对象,到最后她还是试图诱惑一成,因为和一成毕竟比和一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结婚好。她从一开始目标就是筱冢家。

但是换一个想法细思极恐。可能雪穗说的代替太阳并不是亮司而是她自己的野心。而亮司在最后一次回大阪的时候,曾经说,一切都结束了。就是为雪穗而害死礼子的那次,那句一切都结束了,可能是说,几乎所有知道雪穗过去的人都消失了。而他自己就是最后一个知道她过去的人。所以是不是雪穗故意放弃亮司,或者亮司甘愿为雪穗做最后的事情就是死掉。而最后说她像影子,正是在说她的可怕。但是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小。因为亮司完全可以直接自杀,而不用非要先逃跑。

2.亮司的迟泄,雪穗不湿。

有人说亮司的迟泄是因为和尸体做有的阴影。这种说法显然不对。如果那样会对他产生阴影他就不会那么做。随便找点精液对他也不算什么难事。他的迟泄应该是因为童年阴影,因为见证了他父亲的怪癖和母亲的奸情。亮司说他从没有在女人身体里射过,也证明他没有对尸体做什么,那次是雪穗帮他手出来的。

至于雪穗不湿,这比较匪夷所思。因为我没有这种经验所以只能猜测。因为这种事是不能控制的,不可能她想干就干。之前看到说法是她之前和亮司做了所以湿不起来了。但是我认为也许恰恰相反,可能雪穗因为童年阴影对男人湿不起来了,只有亮司可以让她湿起来。所以她之前和高宮可以湿的时候,才是她和亮司做了的时候。

还有一个我自己不太理解的问题,就是今枝的尸体到底在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