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死了》--他们觉得高兴的关注点只是和大家略有不同

谵语镜
2018-04-16 00:48:31

这只是一本关注点有点偏的书啦······

比如,它的《附录》部分会在书的中间部位出现;比如,只要是坚持看到了《附录》部分的人,在坚持看完全书后会发现,自己也学会了把“关注点有点偏”当成一件令人“高兴死了”的事来看。再比如作者珍妮·罗森作为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每一天头脑中“滚动飘过”无数堪称猎奇的念头,做一些别人总不太能同步领会其含义的行为,吃着大把一般人不曾接触或了解过的药物,她依然爱着女儿,因此在本书出版前特地征求过意见,生怕书中的一些内容会被别人用来攻击女儿;依然爱着丈夫,哪怕在许多情境下,在她的理解中,丈夫说不上是个“最好的灵魂伴侣”,但是一次又一次写到与丈夫的相处和谈话,足以证明她对丈夫的种种反应的珍惜与“同情”;她依然爱着朋友,也被朋友宽容地爱着,从不会被朋友用病情之类的理由强行要她收回什么念头--是什么给了珍妮·罗森这个病患本人,还有她身边的这些人这么具有巨大爱的力量的心灵呢?难道外国的抑郁症患者服用的药物和中国的同类病患不同吗?如果相同,他们受到的待遇如此不同,原因又是什么呢?难道问题反而出现在病患周围的人身上,甚至周围的人所吃的东西上?难道是中外不同的饮食构造导致

...
显示全文

这只是一本关注点有点偏的书啦······

比如,它的《附录》部分会在书的中间部位出现;比如,只要是坚持看到了《附录》部分的人,在坚持看完全书后会发现,自己也学会了把“关注点有点偏”当成一件令人“高兴死了”的事来看。再比如作者珍妮·罗森作为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每一天头脑中“滚动飘过”无数堪称猎奇的念头,做一些别人总不太能同步领会其含义的行为,吃着大把一般人不曾接触或了解过的药物,她依然爱着女儿,因此在本书出版前特地征求过意见,生怕书中的一些内容会被别人用来攻击女儿;依然爱着丈夫,哪怕在许多情境下,在她的理解中,丈夫说不上是个“最好的灵魂伴侣”,但是一次又一次写到与丈夫的相处和谈话,足以证明她对丈夫的种种反应的珍惜与“同情”;她依然爱着朋友,也被朋友宽容地爱着,从不会被朋友用病情之类的理由强行要她收回什么念头--是什么给了珍妮·罗森这个病患本人,还有她身边的这些人这么具有巨大爱的力量的心灵呢?难道外国的抑郁症患者服用的药物和中国的同类病患不同吗?如果相同,他们受到的待遇如此不同,原因又是什么呢?难道问题反而出现在病患周围的人身上,甚至周围的人所吃的东西上?难道是中外不同的饮食构造导致了这样的不同吗?众所周知,即使是生活经验较为缺乏的人也可以轻易分辨不新鲜的蔬菜,但却不见得都能区分出肉的种类和新鲜度,所以,我们养成的思维习惯更容易筛查出染病的异类并隔离、甚至抛弃它们,而另外的人要更努力学着适应并司空见惯吧?主要是,这类行为若真的只是由一种惯性思维发展而来,又有谁能说得清楚谁对谁错呢?就好像现在要求人们必须押注在“未来世界是蔬菜会完全占有从人们的大脑到肠胃的一切,还是肉会”这个问题上······

--好的,我貌似已经学到了点儿如何让思维跑偏的精髓,并收获了一个有趣的新发现。我个人“高兴死了”的本子上,就此将拥有第一个条目,可喜可贺。······

这个世界上,也许我们只是与抑郁症患者形式上共享着一个空间,思维也未必能始终相通,但是,我们都有向他人讲述我们各自理解的世界的权利,更多的时候,只要不会互相造成妨害,又何须太过计较呢。“我们不一样”,但是,“其实也一样”--只是关注点不同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我们觉得分享出来就能让大家都“高兴起来”,那么,我们的思维就至少已经处在同一个维度之下了,也许,能就此找到另一个维度里的自己,也许能找到朋友在另一个维度里的模样,让熟悉又陌生的我们,再一次感受那种找到知音后,喜悦在胸膛里的碰撞的回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