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生活 有趣生活 9.2分

生活之美

清黎
2018-04-15 23:57:29

作者:清黎 去五龙山游玩时遇到一个颇有韵味的茶室,以“此去经年”做招牌,以行书装门面。茶室内的装潢也很讲究,布局色调十分唯美,茶色古香。各种花茶都摆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可能是为了让顾客能够一眼看见。 曾经看到书里写:“能开花店的人,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好事的。”卖花是风情风雅,我想卖花茶一定是该有另一种气质的,那是如朦胧诗一样的浪漫,像红酒一样的雅致,有甲骨文那般的沉淀,还要有中国特有的墨香里蕴生出的书卷气。不巧的是那天刚好停电,我没能喝上一口温婉细腻的花茶。 遗憾之余,还是没忍住向姐姐讨教一下花茶的泡法。“一般泡花茶的水温都是在70度80度之间吗?”姐姐态度很好,开口答我:“就是开水啊,我们这都是100度的开水泡的。”我开始还是理解的,或许是姐姐有独家秘方不好告诉我。 后来想着喝不到茶也不能空手回去啊,路经风雅之地也该带走点香气才是,所以想买些茶回去。可是当我开始询问某种花茶的名字及味道时,姐姐一句“不知道”让我的心凉了一大半。回头看到摆古筝的地方,忍不住去抚了两下,原来弦早已经走音了,怪不得落了灰。外面一声尖叫,把我的目光吸引去。我居然忘记了,茶室的对面就是过山车啊。 美与书卷气之下,丝毫

...
显示全文

作者:清黎 去五龙山游玩时遇到一个颇有韵味的茶室,以“此去经年”做招牌,以行书装门面。茶室内的装潢也很讲究,布局色调十分唯美,茶色古香。各种花茶都摆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可能是为了让顾客能够一眼看见。 曾经看到书里写:“能开花店的人,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好事的。”卖花是风情风雅,我想卖花茶一定是该有另一种气质的,那是如朦胧诗一样的浪漫,像红酒一样的雅致,有甲骨文那般的沉淀,还要有中国特有的墨香里蕴生出的书卷气。不巧的是那天刚好停电,我没能喝上一口温婉细腻的花茶。 遗憾之余,还是没忍住向姐姐讨教一下花茶的泡法。“一般泡花茶的水温都是在70度80度之间吗?”姐姐态度很好,开口答我:“就是开水啊,我们这都是100度的开水泡的。”我开始还是理解的,或许是姐姐有独家秘方不好告诉我。 后来想着喝不到茶也不能空手回去啊,路经风雅之地也该带走点香气才是,所以想买些茶回去。可是当我开始询问某种花茶的名字及味道时,姐姐一句“不知道”让我的心凉了一大半。回头看到摆古筝的地方,忍不住去抚了两下,原来弦早已经走音了,怪不得落了灰。外面一声尖叫,把我的目光吸引去。我居然忘记了,茶室的对面就是过山车啊。 美与书卷气之下,丝毫也不灵动,皆有庸俗气。现代化的生活之中,这种假装唯美有中国风格格调的地方已是不多,更何况是真的带书卷之气的大美之地呢。想起林清玄先生总在书中提到,大美皆在小美之中。而只有“有缘的人,才会看见幽微,看见美。”说到有缘的人,那么丰子恺先生大概才是真正与生活结过缘的人。 看完先生的《有趣生活》更是觉得,林清玄所说有缘之人就是他无疑的。丰子恺先生对美是的追求执着和敏感的。茶杯与花瓶的摆放,都十分讲究。他把每一处都当做一幅画来安置,构图与色调都不能失了水准。“论绘画的人说‘天机勃露,独得于笔情墨趣之外’。‘美’都是‘神’的手所造的,假手于‘神’而造的美,是艺术家。”艺术家之所以是美,是不是因为他们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呢? 丰子恺先生能发现美,也能制造美。简陋的书房里的的家具,他一个月都要来回搬动几次,直至到每个物件都到最美的位置,他坐在主眼处一看,是赏心悦目的时候才肯罢休。在《花纸儿》一节中提到华明因为在雪上小便而被父亲罚,说“不爱自然美”“没有美的修养”。华明抱怨:“雪有什么可爱?”文章结尾作者写道:“讲起华明,母亲说这个孩子太缺乏趣味,对于美术全然不懂。他的父亲倒是很好的美术教师,将来也许会感化他。”可见丰子恺先生赞同华明父亲的批评的,也同样珍爱自然之美。 曾经我也拿笔写过雪“雪花自有情,多一刻美貌就多一份人间温柔。”或许我也是个内心有美的人。这么想没喝到茶,没买到茶,丝毫也不遗憾了。我明明在山上已经见到了如雪的槐花,它们团团簇簇早已淹没所有喧嚣,它们将春天的美都藏进了小小的花苞里。我将花香花色刻进脑海中,便已经是不虚此行。犹如涉过仙境一般,我也做了一回神仙。 丰子恺先生是画家也是散文家,所以看书时想要摘抄时,不知摘哪句好。想要背下时,不知背哪段好。他是能将画画进文字,能将文字写进画作中的人。所以捧起书来,每个字都要细嚼慢咽,不仅能领略文字之美,也能领略到先生的心境之美,更能体会到如何发现美。 书是精装,插画也很漂亮。但是都盖不住,丰子恺先生文字里的独特魅力。有趣生活亦是生活之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趣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趣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