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 皮囊 6.9分

想说说我理解的皮囊中的“优越感”

木头
2018-04-15 看过

今日只想来说说蔡先生的《皮囊》一书中的“优越感”,这本书我看的格外亲切,因为我和蔡先生同是闽南人,蔡先生在书中提到的生活细节几度和我的记忆重合。我对蔡的文字喜欢的原因,也是因为他说出了我心中混混沌沌好几年的东西。

对于皮囊我的评价是褒多于贬的,但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书评让我有些费解,部分书评中认为蔡在文中不断表露自己的优越感,怎么体现的呢?他在文中的朋友开始总是意气风发的开始而后过的一塌糊涂,而成为这个对比标杆的就是蔡本人了,蔡先生似乎拥有了那些朋友本改拥有的人生,而过后奚落这些朋友,在旁人看来有些炫耀自己成就的意味,通过他人的失败来标榜自己的成功。书评中同时认为蔡先生只是他朋友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并没有真正了解他朋友的一生,他哪里来的资格去评定一个人的人生失败与否?

之所以会有这些感觉主要是源自书中的三篇短文。《阿小和阿小》,《天才文展》,和《厚朴》。其中的主人公都有个规律,在自己的小圈子中得到他人的认可和崇拜,在其间不断的膨胀自己,在自己的想象中自命不凡,但内心深处皆有彷徨,不安。仿佛一个不断胀大的气球,得意洋洋的向他人展露自己的体格,但内心深处知道这只是气体这一虚幻存在的短暂赋予,气球不愿在看到自己干瘪瘪,黏在一群同样干瘪瘪的气球之中的寒酸样子,于是它只能不断的胀大,不断的胀大,直到膨的一声,变成了连那一群干瘪瘪的气球都看不上的碎片渣子。

阿小,文展,厚朴处在了蔡先生人生的三个阶段,在阿小时期,蔡先生和其他小孩子一样,是一群干瘪气球中的其中一个,那个年纪总是不想过多思考未来,掂量不清自己,想大了又不敢,想小了又心有不甘。在那个年纪的阿小,有着城市里的优越感,这是在昏暗村镇里的鲜亮的色彩,是一个大到极点的未来,谁都想靠近,靠近不了的就敌视,这敌视源自与嫉妒和自卑的混合。在这小小的村镇里,所有人的眼神都告诉他,他必定是个优秀的人。而这一切给了他优越感,他不得不接受的优越感。但蔡先生却在交往中看到了这被动承载的优越感背后,是一个不明所以,孤单的灵魂。他看到了那孤独灵魂的张牙舞爪,也看到了那孤独灵魂卑微的摇尾乞怜。这一可怕的真相阻止了蔡先生的进一步往前,是他眼中向往的优越的第一次破碎。

在文展时期,蔡先生到了另一个阶段。但仍然怀有对未来的迷茫和不知所措,而文展是那个时期他所仰望的人,相对于迷茫混乱的自己,文展步步为营的规划自己的人生,运筹帷幄,与不学无术的众孩童形成了鲜明的比对,而这落在了周遭人的眼中便是分外的优秀了,这让人几乎忘了他的面部缺陷,仿佛他自己也不甚在意,这一切得益于他在这个小镇里所获得的优越感,事实是这优越感让他获得了反败为胜的机会,他可以很自豪的鄙夷那些嘲笑他的人。蔡先生以此为榜样,自己的优秀让他被麾入文展的帐下。他激动的看着文展如何掌控其他人,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目的地,却也看到了他的优越感如何被大城市里的光鲜粉碎殆尽,他的胀大如何不堪一击的炸裂,破碎。这是他眼中向往的优越感的第二次的破碎。

到了厚朴时期,蔡先生终于可以不再思考这个命题了,必须要挑起的家庭重担让他眼前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如同蔡先生自己所言,他变成了火车中的看客,生活于他变成了车外不可及的风景,他可以心安理得的放弃对于人生这一抽象名词的进一步探索,让体内躁动的自己自愿的被现实绑票。但这一躁动的自己却出现在了厚朴的身上。厚朴是青春中叛逆的激进份子。他猛的抱住了梦想的火球,猛烈的撞击周遭的人的生活,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他作出了规规矩矩生活的人不敢做的事,他成为了叛逆的代名词,成为他人宣泄叛逆的一个出处,他人的崇拜和羡慕让他也获得优越感,这个优越感就像一个冰块让体内燥热的他获得了无上快感,即便这个冰块融化,小到抱也抱不住,他也仍是不撒手。而蔡先生作为他的室友,同样再一次的看到他所期待的优越感破碎,第三次破碎。

在人想要满腔热血的一头扎进生活的时候,总会有个向往的人,希望能拥有和他一样的人生,对于蔡先生而言我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幸运的是他死抓住了生活抛给他的目标,一步一步往上爬,也获得了自己的成就,不幸的是他像个看客一样扎头围观别人的生活,却因为反差的结局而悻悻离场,失却了真正扎进生活的机会。别人的生活对于我们而言就像是一种镜像的存在,或者是上帝给的隐喻,从中进行解读而得出自己的见解就如同我们在写观后感,何来评定他人人生这一说?更何来奚落这一说?蔡先生也没有以上帝视角预示他们的一生,只是展现了他所看到的局部,而从中得出自己获得的答案罢了,而这些隐喻得到的或许不是真实的他人,却是真实的自己的映照,就像掀开了华丽的幕布却看见镜子里灰暗的自己,最终仓皇而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皮囊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