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身体住进了魔鬼

vangoghsmood
2018-04-15 22:08:41

当你的身体住进了魔鬼,你不但要想到如何与他相处,还要想到魔鬼是怎么回事?

无疑,这部“文本"可以看作是抑郁症患者的标本,但同时这部文本也是不典型的,因为作者毕竟“每个月有几天是正常的”,而取悦的文风和颠倒的语音,会使人得出一个判断,如果作者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她将会多么平庸。这是矛盾的,她是不是应该感谢这部分疾病。

文本写作,或者绘画,一向作为精神疾病的治疗手段,亦可看作催眠疗法的一种,长期以来使我觉得困扰的一点是,为什么在催眠情况下,说出,画出,写出,在脑海中的魔鬼,就可以得到治愈?通常大多数情况下,根据精神病医生的经验,都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

如果你心里藏着一个秘密,你会坐卧不安,他会折磨你直到你找到一个樱桃树,挖出地洞将秘密吐露在其中,然后你感觉好多了。而对平常人来说,流言蜚语不就是一种吐露和治疗吗?正如我们早就达到的共识,每个人都是某种程度上的精神病患者,而只是其表现方式和表现程度不同而已。

不得不说当你翻阅天才作家的文本会从中得到很多颠倒的匪夷所思的表达,那里面还蕴藏着宇宙的秘密,而百年孤独的疯狂,在日常中每时每刻都发生

...
显示全文

当你的身体住进了魔鬼,你不但要想到如何与他相处,还要想到魔鬼是怎么回事?

无疑,这部“文本"可以看作是抑郁症患者的标本,但同时这部文本也是不典型的,因为作者毕竟“每个月有几天是正常的”,而取悦的文风和颠倒的语音,会使人得出一个判断,如果作者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她将会多么平庸。这是矛盾的,她是不是应该感谢这部分疾病。

文本写作,或者绘画,一向作为精神疾病的治疗手段,亦可看作催眠疗法的一种,长期以来使我觉得困扰的一点是,为什么在催眠情况下,说出,画出,写出,在脑海中的魔鬼,就可以得到治愈?通常大多数情况下,根据精神病医生的经验,都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

如果你心里藏着一个秘密,你会坐卧不安,他会折磨你直到你找到一个樱桃树,挖出地洞将秘密吐露在其中,然后你感觉好多了。而对平常人来说,流言蜚语不就是一种吐露和治疗吗?正如我们早就达到的共识,每个人都是某种程度上的精神病患者,而只是其表现方式和表现程度不同而已。

不得不说当你翻阅天才作家的文本会从中得到很多颠倒的匪夷所思的表达,那里面还蕴藏着宇宙的秘密,而百年孤独的疯狂,在日常中每时每刻都发生的疯狂,向人世间说明,精神疾病无处不在。所以,人类的永恒天罚包括许多,其中的一个比如,浮士德将灵魂出卖给魔鬼,魔鬼就住在你的身体里,许多人,当你认真观察你的脸庞,你的眼睛,你就能从中发现一个魔鬼。

如何与魔鬼相处,如何让你的身体摆那平他?这不是我们所谓正常人的课题,尽管我可以保证每个人身体里都携带着他,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已经签署了协议,互相出卖了什么,所以我也可以保证,日常生活和正常人的魔鬼性完全超出一个抑郁症患者,所以当人们在赞叹,你终于可以战胜了抑郁症,能够让身体和精神疾病和平相处,你终于正常了,人们究竟在赞美什么?

我想说的,完全不必为此赞美,因为谁也不必谁高级吧。

而那些可伶的最无辜者在于,她并不知道这魔鬼因何而来,也没有与之签署合作协议,至少从文本中作者并未透露,从书中的作者照片和作者所描述的日常来看,对她来说并没有一个恶的来源,比如酗酒的母亲,性侵的父亲,家暴的丈夫等等等等。相反作者可以睡在奢侈的house里,有一个有趣极了的父亲,和一个具有爱心的丈夫。这是不可能的,所有的魔鬼并不凭空而来,它总是被某事某人所创造的,必然有其源头,即使不是童年,不是性,那么来自胎儿,来自遗传,或者来自,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病态,这是这位作者的案例中比较突出的一点。

要注意到她是定期看心理医生,但看里她并未对医生吐露衷肠,相反她描述自己的疾病并因此成为一个作家,奇怪的是在这文本中我们并未体验到深入的毛骨悚然的古怪的达到极高体验的那种文本,比如爱伦坡、卡森麦卡勒斯、耶利内克等等那种。相反,我们读到的只是一个,仅仅是身体应激反映级别的病患描述。这不是很过瘾。但在其中,我关心的是文本是否提供了某些治愈的线索?

“死动物标本”,书的封面就是一只做出古怪笑容的死熊标本,在书中还相继出现了死长颈鹿鹿标本,死猫标本,等等各种各样的死动物标本,作者拥有擅长制作标本的父亲,而自己则喜好收集那种最丑陋而不是可爱的死动物标本。作者将死动物标本的脸拉成一个造作的笑容。这种假的笑,几乎可以概括全部文字予人的感觉,没错,就是一个僵死的假的笑容收集簿。

这恰恰就是这种疾病的真相,身体标本予人一种身体犹在的假像,而精神在死亡的BODY里是不可能存在的,这种笑容是属于标本的,也是不存在的, 所以高兴何来?高兴何有?但奇怪的是他也没有因此就显得孤独或者绝望,或者精神已经溜走的标本是不可能予人深刻的。作者几乎没有现实的交往,她大多数时候就是跟一批动物标本打交道,从这个意义上,这个病患所能提供的在世经验,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其帮助治愈的效果是极小的。如果说通过看到别人rediculous的举动,猎奇和比照来获得“高兴”,那么这更像是属于悲剧的范畴。而真正的与作者同侪的那些“病患”,隐藏在大多数人中的那些被魔鬼折磨的人,不会因此笑出声。

“抓自己的血疱和放血疗法”,其中有一章作者提到自己无法抑制去抓自己的身体直到抓出血疱,并且越是挖这些,自己越是感到轻松。不知怎的,这让我联想起在东西方存在了数千年的放血疗法,虽然并不常见于精神疾病的疗法,但有些案例显示,放血疗法可以“治疗癫狂、头痛、暴喑、热喘、衄血等病证 ”。除此之外,作者提到因为压力巨大而在头上长了一个巨包。这两点的奇怪联系,使人觉得精神魔鬼可以欺负身体,从而你会发现如果你对精神出了问题,它可能会转换成一个身上的大包。这样你就能够顺利解释,为什么你特别想要抓取自己的身体直至出血不止。

“我的身体已死而我的鬼魂想洗手”。当作者遭遇了洗手间停水之后产生了这样的幻觉。她会假装自己的身体死亡,而灵魂继续作恶。某天当她醒来的时候,她的两只胳膊却无法动弹。诸如此类的例子,说明了身体和精神之间的无法合作。在西方现代思想的概念里,理智和身体相对,理智可以决定和支配身体,而没有灵魂什么事。在中国的思想范畴中,有“”心”,而心又分为魂与魄,魂可以支配魄,而当身体死亡,魂升天而魄入地。按照荣格的说法,如果只认为有理智而无灵魂,那是荒谬的,因为理智之下还有更潜意识。所以在这里你会看到,当唯有理智的时候,身体还是很容易做出反抗的,那里一定有别的东西,那或者就是潜意识的魔鬼。所以出现了“鬼魂想洗手”,这身体躲的远远的,将责任推给鬼魂,那里面包含着一整个在世的挫折感。

“起床困难症和just thinking you'll better”,这是一个外人永远无法理解,关于抑郁症患者的无法自救的一点,每天甚至没有力气起床,还包括其他的没有力气走路、出门、参与任何进程。这种疾病包含了一整个在世你自己无法理解的恐惧和挫败。少数人会支配起自己的身体,而那些病患就无法,她的魂和魄都消弭了。所以,你还能说,人只有身体吗?实际上就算你不承认人乘气而生,你必须得承认,精神疾病就是心魂羸弱的表现,所以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死动物标本。

那么,身体如何与魔鬼签约呢?没法,我只能说,这是无解的。因为,正如我们那无情的朋友说的真话,除了你自己谁救得了你自己,如果你能依靠幻想让魔鬼长大,那么运气好的话你也能幻想让魔鬼缩小。但他会一直居住在你的身体里,因为人人都有一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