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学 汉字学 9.7分

讨论

lexhor
2018-04-15 21:29:52

P41有一处:

《汉字学》

注释仅说明引自《纳西象形文字谱》。既然不是记号标音东巴文,那么此处圣人名号所写作的象形文字,可以率先被理解、转译的应该是义素部分,为何此处给出的是音读,不可意译。原文处语义应来自为象形文字,无论做何种假设,除借音外,象形文字语符的历史发生或意义起点都应该是明确语义。若有文字象形,则在转译为同属象形文字的汉语时更不该仅保留音读。查得邓章英《东巴文起源神话研究》转引同书《纳西象形文字谱》说明此处依次为“聪明、经书、三个”,义为无确指的“三个聪明的经师”。

...
显示全文

P41有一处:

《汉字学》

注释仅说明引自《纳西象形文字谱》。既然不是记号标音东巴文,那么此处圣人名号所写作的象形文字,可以率先被理解、转译的应该是义素部分,为何此处给出的是音读,不可意译。原文处语义应来自为象形文字,无论做何种假设,除借音外,象形文字语符的历史发生或意义起点都应该是明确语义。若有文字象形,则在转译为同属象形文字的汉语时更不该仅保留音读。查得邓章英《东巴文起源神话研究》转引同书《纳西象形文字谱》说明此处依次为“聪明、经书、三个”,义为无确指的“三个聪明的经师”。

《东巴文起源神话研究》

按此处邓的说法,既然方国瑜于后补充说明了语意,猜此原文应有象形文字符号。

查1981版《纳西象形文字谱》,有

《纳西象形文字谱》

这一文字符号至少可以从读音中拆分出三个意购成分(假设为多音节字词),但其符号但形象构成却难以在方所讲但“神坛”意义外严密对应出这三个意购成分,那么边推测此处前提错误,即此处图形不是一个独立的象形字符。这种不独立并非基于象形字常有的组合构造而言,而是联系于其多音节音读可拆分而言,那么这在字形结构上又是一个词汇么?目前这样瞎说多少还是把汉字作为象形文字的主要框架进行参照,即一种范畴/框架式思维藩篱。就,汉字字形学,王老师的书自然是进步于前贤。不过作为进一步基础的文字理论的化,还是离不开历史比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汉字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汉字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