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进步就是“观众纷纷离场”

西斯柯里夫人
2018-04-15 20:36:15

由Bowie想谈一下先锋艺术。

如果说我喜欢看小说,也喜欢写小说,就把我归类为纯小说迷,那我可并不太乐意。所以我经常说自己,热爱艺术。在艺术审美这方面,我不想框住自己,更不想框住小说,以及文学。艺术的几大领域本身就是互通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稍有艺术鉴赏力和艺术感知的人就能发现的事情。就拿小说来讲,如果想在艺术领域让小说艺术进步,跟上时代甚至超越时代引领时代,那就必须兼顾其他领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我为主,为我所用。

关于艺术互通这个事情我不想太过阐释。不论是那些物理学家同时又是哲学的集大成者(这当然更是拓展到了艺术的外化:科学艺术与人文艺术的互通,同样可证),还是某些天才画家/音乐家同时又是优秀的作家一样。这都证明艺术是互通的。这本来就是人的本能可感知的。就像你看文字脑海中必定出现画面,甚至极美的文字你还会听到音乐,文字的韵律,或者闻到文字味道,也就是你的感官可以由文字的功力而被不同程度地开发和调动。这不是幻觉,这就是艺术。而音乐,绘画作品,摄影,舞蹈等艺术形式,同样是对人的感官进行激发和诱惑。听到一段摇滚乐你可能会想到某部小说,甚至就是某个作家本人。就像有人说,尼采即摇滚一样。摇滚是一种精神,不仅仅是一种音乐流派。只是就我理解而言,我愿意从更深的层次定义艺术,而不是形式,当然这样的认知有时候也存在缺点,不过我也更看重这种艺术观对我的启发/启示。

所以我喜欢摇滚,喜欢古典音乐,喜欢歌剧,还喜欢戏剧。这些都最终呈现在我的小说作品中去,尽管现在我还没有写出来。但我能在摇滚中听到古典的元素,也能在古典中发现摇滚的理念,诸如此类太多,所以整个艺术世界对于我是非常庞大的,它们像数学公式一样不断叠加,而我只愿在有限的生命中发掘自身无限的艺术生命和艺术潜力。(如果有的话)

以我最喜欢的两个摇滚歌手举例,朋克教母Patti Smith和华丽摇滚开创者David Bowie。前者是因为帕蒂其实本身是一位诗人,喜欢兰波的作品,后来走上摇滚道路,也仍然演奏诗歌。而她身上那种“垮掉的精神”更是让我感到亲切和温暖。后者是因为Bowie,我并不完全把他看作一位摇滚歌手,他是一位艺术家。帕蒂也是一位艺术家。真正的歌手/画家/摄影师,都会说自己想成为一个艺术家,而那些身份只是艺术领域的一个侧重,追溯到艺术的终点,它们是互通的一种艺术精神和艺术美学。Bowie最让我爱的是他身上的好奇气息。他不断发现新事物,不断创造新事物,但从来不受这些过去让自己疯狂迷恋的事物中的羁绊,而是与时俱进,杀死旧事物,重创新事物。我对他的音乐并非是相当熟悉和喜爱,比起那些专业的人来讲。而我只是对他的艺术人格热爱。

很酷,很真,很勇敢。

我们几乎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我们可以看到,那些真正先锋的艺术在当下时代从来都是不被接受和认可的。或者说,就不应该被接受和认可。被当下接受和认可的则意味着满足当前时代的节奏,却可能滞后于未来的节奏。这个问题我从来都不想去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去澄清。但还是,那些先锋艺术家会受到当代“观众”的鄙视和辱骂,因为那些“观众”,仅仅是“观众”,他们根本不在一个艺术领域有所探索,仅仅是凭着自己天生那点鉴赏力去品评艺术,那点鉴赏力会随时间逐渐消耗,到最后不得不“重听经典”。由此可知,在鉴赏这件事情上,“观众”从来不作反思,而是当因自己“落后”而丧失继续索取艺术快(美)感的进一步能力时,就“纷纷离场”,还可能用下流的词汇赋予那些引领未来的艺术战士。

“观众纷纷离场”是先锋艺术应得的,或者说,没有比先锋艺术更为应得了。而现在似乎,谈起来,先锋艺术也具有了一定的消极意义。殊不知,先锋不就是未来的主流吗?它只是一个指代和象征,不应被赋予情感。

所以,一个真正的先锋艺术家是不应该以观众的欢呼或者唏嘘作为标准的,而是应以自己的艺术天分和艺术能力去创造作品。不过,幸好除了观众,还有同行,这恐怕是艺术家最不孤独的归宿了。然而同行相妒,也可能因此更加孤独。但无论如何,艺术之美就是恶之花,艺术家的生命就是绽放的鲜花。

致敬Bowie,

致敬艺术之子。

3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大卫·鲍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