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天性 社交天性 8.2分

我很幸福,是因为你在陪着我。

吴酒一杯春竹晓
2018-04-15 20:16:24

这本书是徐先森安利给我的,最开始看到了照片之后我就将其加入了想读的列表。后来收到了纸质版的书,觉得相当不错,于是就继续读了下去。连接、心智解读和协调是梅特兰眼中的人类社交的三大驱动力[1]。梅特兰认为,我们的人脑是专门为社交而设计的[1],就是因为我们的这样的连接方式,人类才可以发展成今天的规模。

这本书一开头最吸引我的就是:1984年10月21日,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为谋求连任的美国总统一职,在和他的对手,也就是曾经担任过美国副总统的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进行第二次全国性的总统竞选电视,被提问到年龄问题(当时里根已经70多的,对于总统这个职位而言,年级有点大)的时候,里根的回答让我眼前一亮:“我不会在这次竞选中拿年龄问题来做文章,因为我不会利用对手的年轻和缺乏经验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1]”成功地将问题转移了。

我的幸福感

梅特兰认为人的幸福感来源于稳定的人际关系,而不是金钱[1]。金钱的多少对于人们的幸福感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帮助,但是如果失去了稳定的人际关系(比如情侣分手)则会让人感觉到非常地难受[1]。究其原因则是相对于金钱而言,其实人际关系才是我们打

...
显示全文

这本书是徐先森安利给我的,最开始看到了照片之后我就将其加入了想读的列表。后来收到了纸质版的书,觉得相当不错,于是就继续读了下去。连接、心智解读和协调是梅特兰眼中的人类社交的三大驱动力[1]。梅特兰认为,我们的人脑是专门为社交而设计的[1],就是因为我们的这样的连接方式,人类才可以发展成今天的规模。

这本书一开头最吸引我的就是:1984年10月21日,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为谋求连任的美国总统一职,在和他的对手,也就是曾经担任过美国副总统的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进行第二次全国性的总统竞选电视,被提问到年龄问题(当时里根已经70多的,对于总统这个职位而言,年级有点大)的时候,里根的回答让我眼前一亮:“我不会在这次竞选中拿年龄问题来做文章,因为我不会利用对手的年轻和缺乏经验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1]”成功地将问题转移了。

我的幸福感

梅特兰认为人的幸福感来源于稳定的人际关系,而不是金钱[1]。金钱的多少对于人们的幸福感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帮助,但是如果失去了稳定的人际关系(比如情侣分手)则会让人感觉到非常地难受[1]。究其原因则是相对于金钱而言,其实人际关系才是我们打从内心更加需要的。我们需要稳定的人际关系就好像我们需要食物一样重要,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健康的人际关系,我们会很不幸福。

“幸福研究专家”埃德•迪纳认为拥有一位随时可以见面的好友,对幸福感的影响相当于年收入增加了10万美元(与没有这样的朋友时相比)。结婚对幸福的贡献也相当于年收入增加10万美元,而离婚则相当于年薪减少了9万美元。甚至,只要经常能看到你的邻居,就相当于每年额外多赚了6万美元。最有价值的非货币资产是“身体健康”:身体健康与身体不好对幸福感的影响,相当于40万美元的年收入差别。这看起来似乎很疯狂,但是请想象一下,如果真的健康状况不佳,那么为了使自己身体变得健康,你愿意放弃多少钱?之所以要在这里提到身体是否健康这个问题,原因在于,各种社会因素也是决定身体健康的重要因素。社会因素不但能直接决定幸福,而且能够间接地增进幸福,因为它们可以促进。[1]”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几乎所有与社会有关的事物,都在走下坡路,社交媒体则是唯一的例外。今时今日,与50年前相比,人们显著地更加不愿意结婚;我们更少参加志愿活动,更少加入社会团体,也更少在自己的花园里招待客人了。千百年来,我们一直住在小型社区里,我们认识自己的邻居、了解身边每一个人(因为社区是高度稳定的)。然而,自20世纪以后,事情发生了巨大变化,使得我们变得比以前更加不幸福,甚至无法过上本来能够过上的幸福。[1]”

“大学所关注的是如何创建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而公寓的开发商则只关心利润和每平方米的建设。[1]”可能这就是我们住在大学的时候很开心,但是住在公寓里面就不那么开心的原因。

最爱社交

我们大脑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专一地工作,另一种是没啥事的时候的胡思乱想[1]。而每个人在大脑空闲的时候会转向“默认网络”也就是社交认知网络,这样的网络即时是在专注做某一件事的期间间隔的几秒钟也会出现[1]。也就是说,对于大脑而言,那些所谓的工作才是“杂事”,大脑其实最喜欢的事情是思考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如果一万小时理论成立的话,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社交的天才[1]。

那么为什么有的人显得情商很低呢?因为他的大脑网络用于思考“专业知识”所用的比例比较大,也就是说其用于思考“人际关系”所用的时间就会比较少[1]。

既然我们这么喜欢社交,那么为什么不让工作时间少一些、让社交时间多一些[1]?这样我们既不用那么辛苦,又能够更加地快乐?同样需要减少的是我们看电视(现在应该说是玩手机)的时间,因为玩手机并不会让我们更加幸福。

领导者的能力讨论

其实如果单纯地需要一个领导者,这个领导者应该具备更高超的人际交往能力。只不过我们现在都误以为是专业知识最好的人应该当选领导。(当然,现在也存在着批判“外行”管理“内行”的观点,有时候外行人确实容易乱来)所以,其实我们心中完美的领导应该是高业务水平,同时又高情商的一个存在。只是,这样的“好领导”其实并不多。以至于在问到是希望“换一个好领导”还是“加一部分工资”的时候,大部分人其实选择的是前者[1]。

那么同样的,在进行管理的时候,不一定什么时候都要把绩效工资挂在嘴边。有时候其实员工愿意用所谓的奖金去换取一些“荣誉”或者是“特权”。那么,作为一个老师,对于学生的奖励可以就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特权”(可能只是一个高亮标记就能够让他们觉得很棒)[1]。

领导者的必备品质

关于领导力大卫•洛克还提出了一个“围巾”模型(SCARF),由以下5个单词的首字母织成:地位(status)、确定性(certainty)、自主性(autonomy)、关联性(relatedness)以及公平(fairness),它们共同构成了行为的非金钱动力[1]。

“曾格提出了一个人想要成为伟大的领导者所不可或缺的五大‘领导能力’:①个人能力(智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专业知识和充分的培训)、②注重结果(能够大力推进各种项目,并最终完成它们)、③强大的人格(完整且真诚)、④领导组织变革的能力和⑤人际交往[1]”。

但是很可惜的是:“被认为同时拥有“专注目标”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的人却只有不到1%。[1]”

团队文化建设

“知道自己属于一个关心自己、关心其他员工、关心社会的组织,会让我们对它产生依恋之情,而这种感情对提高人们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极其有效。[1]”无论是在一个公司还是在一个班级,如果能够让其中的成员都觉得跟同伴相处起来就像家人一样,并且建立了良好的连接。这样的产出会更高,所以对于高一新生而言,我们可以专门组织一些“破冰活动”。因为他们初入高中其实内心还是非常忐忑的,我们可以让他们感觉到更加地安全,同时跟伙伴的关系更加和谐,这样他们在接下来三年的学习成绩也会更好,同时跟小伙伴发生冲突的可能也就越低[1]。

如果学生的归属感得不到满足,那么其成绩很可能回下滑。因为社会痛苦和生理痛苦一样都是实际存在的痛苦。如果一个学生因为归属感得不到满足而感到痛苦的话,他就很有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用于学习[1]。

做有意义的事情

“对于绝大多数行业中的绝大多数从业者来说,做‘有意义’的事情就意味着帮助。”也就是说即使工资高,但是如果当事人觉得所作的事情没有意义的话,那么工作的体验都不会好,就好像我在办公室的兼职一样。就算这一个兼职可以为我凑上行政岗位又很大的助力,但是所作的事情真的让人觉得没什么意义,所以还是不愿意做[1]。

那么我们愿意做的,或者说我们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呢?认知相一致的、能够帮助别人,并且能够证明自己喜欢帮助别人的事情,就是我们所希望做的[1]。

青春期的孩子们

进入青春期之后,孩子们非常关注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同时也更加关注自己。那么,对于一个高中生而言,他们很在乎同伴对自己的评价。如果陷入人际交往的困难这个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同时,作为一个老师,可以“利用”他们在乎同伴的看法而管束他们。青春期的孩子们喜欢关注社交方面的问题,同时我们的大脑喜欢“为什么”的问题。那么作为老师,我们真的没有必要费那么大的力气将知识灌输到他们的脑袋中。如果我们可以将“为什么”、“人际交往”和所教授的知识点所联系起来,那么学生其实是很愿意听的[1]。

一万小时理论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在他的著作《异类》( Outliers)中给出的如下著名论断:“你只要在某一领域花上10000个小时进行练习,那么你就会成为这方面的专家[1]。

归纳和演绎

演绎推理:如果一系列前提条件都被假设为真,那么就可以推断出一些必定为真的结论[1]。

归纳推理:指利用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来预测将来也有可能会发生的[1]。

学校的可购入设备

“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仪的售价动辄高达300万美元,另外还需要支付100万美元的安装费用;而一套功能性近红外光谱成像设备的价格则低于10万美元,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价格仍然在不断下降。[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社交天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交天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