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之际 天人之际 8.9分

不是让你随便去学刘邦

喜读奇书奈健忘
2018-04-15 19:55:37

也不记得是谁说的话了,说一个学者,假如没什么能研究,就研究自己的老师吧。台湾的薛仁明,如果这样干,就可以研究胡兰成和林谷芳。但他显然更有出息,研究的是孔子和《史记》。冲着《天人之际》这个我曾思索过的好题目,买了他的书。翻开一看,首篇讲的是刘邦这个大流氓。

说刘邦是个流氓,这是历史上的共识,不是拿来做标题党博眼球的。比如他在兵败溃逃时几次将自己的儿女推下马车,父亲被项羽抓走说要烧了吃时,他说可以分我一杯羹。刘邦为流氓,无疑矣!但是这个流氓为何能一统天下,一直来没人能够很好地说解。我自己也曾不止一次读过《高祖本纪》,却也不甚了了。

薛仁明首先说清楚刘邦到底流氓在哪里。刘邦年轻时,喜欢施舍,但是自己不干活不赚钱。没钱的人又爱施舍,钱从哪儿来?“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喜欢跟同僚开玩笑,恶作剧。这种恶作剧,有点让人难受,但是又不到让人愤恨的程度。特别是当你快抓狂了,他会像啥事都没有的样子岔开,而且“好酒及色”,这句不用解释了吧?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项羽射中他胸口一箭时弯腰大叫:“啊,射中了我的脚趾头了!”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拜韩信为大将,擢陈平于诬谤之中。项羽无颜见江东子弟因

...
显示全文

也不记得是谁说的话了,说一个学者,假如没什么能研究,就研究自己的老师吧。台湾的薛仁明,如果这样干,就可以研究胡兰成和林谷芳。但他显然更有出息,研究的是孔子和《史记》。冲着《天人之际》这个我曾思索过的好题目,买了他的书。翻开一看,首篇讲的是刘邦这个大流氓。

说刘邦是个流氓,这是历史上的共识,不是拿来做标题党博眼球的。比如他在兵败溃逃时几次将自己的儿女推下马车,父亲被项羽抓走说要烧了吃时,他说可以分我一杯羹。刘邦为流氓,无疑矣!但是这个流氓为何能一统天下,一直来没人能够很好地说解。我自己也曾不止一次读过《高祖本纪》,却也不甚了了。

薛仁明首先说清楚刘邦到底流氓在哪里。刘邦年轻时,喜欢施舍,但是自己不干活不赚钱。没钱的人又爱施舍,钱从哪儿来?“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喜欢跟同僚开玩笑,恶作剧。这种恶作剧,有点让人难受,但是又不到让人愤恨的程度。特别是当你快抓狂了,他会像啥事都没有的样子岔开,而且“好酒及色”,这句不用解释了吧?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项羽射中他胸口一箭时弯腰大叫:“啊,射中了我的脚趾头了!”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拜韩信为大将,擢陈平于诬谤之中。项羽无颜见江东子弟因而自刎,刘邦可不会干这种傻事。败了,回去晃荡晃荡,靠着萧何天衣无缝的后勤工作,又带着兵出来了。

关于刘邦“约法三章”的说解评论,确是鞭辟入里、独具只眼。刘邦占领关中后说:“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去秦法。”后人研究,说汉法与严酷复杂的秦法实际上差不多。那么,难道刘邦在瞎说?或者是记载这段话的司马迁在拍马屁?薛仁明说,都不是!事实上,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秦法有多少,连刘邦自己都弄不清,但是讲清这三条,对一般人,是尽够了。读外国的历史,一讲都是什么法律。中国人不同,他觉得法律最好备而不用,一般的老百姓以不知道为好。刘邦的法,就是备而不用的法,像家里有很多条家规,但以备而不用为好。薛仁明还说,今天的教育有怪象:有些人受西方影响,觉得一定要让学生知道所有的校规。他觉得很好笑:一个人如去研究校规,一定是想钻校规的空子的。一般的学生,只要好好上课,好好学习,就够了,去研究校规干什么!这一段,说得真好!

薛明仁还为刘邦别子弃父的行为平反。他以为,刘邦如带着儿女逃命,乱军之中,死的概率很大,但如给对手俘获,出于种种考虑,小孩反而容易活下来。至于父亲,被项羽俘虏了,说什么软话都是无济于事,如果心慈投降,被一起杀掉的可能性就是99%了,反不如挺住说硬话,可能会有意外的收效。

刘邦能学么?能学,但也不能随便学。像刘邦这样的人,也只能在乱世中出头。换成一个治世,一般来说,当个县处级干部已经了不起。这也就是司马迁所说的“天人之际”。一个人要成功,需要天时和自己的努力。有才能而没有天时不行,有天时而没有才能更是白搭。互联网确实开始了一个大时代,成功的只看见了一个马云。当然,还有马化腾、丁磊什么的,可是都不是你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人之际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人之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