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录 访谈录 9.0分

进入世界内部

Jeanne
2018-04-15 19:51:52

“……我知道伴随着这些,一切都能来到,我可以保存我的呐喊、我的介入,还有我柔韧的挑战。”

我喜欢阅读艺术家的访谈、对话录。虽然对于艺术家来说,其作品永远都是对自身最诚实、直接的呈现,而一旦进入对话,言语总会携带着对真实的偏离。对我来说,阅读艺术家访谈的目的并不在于获得真相或理解,而在于接近。

如何接近艺术家?或者说,艺术家允许他人的接近吗?当一个人自称,或者被称为艺术家时,意味着他的艺术即其与世界沟通的语言。如阿岱尔在《访谈录》中说到:“当我不知道说什么时,我就想要用我自己的语言去说:图像”。因此可以说,作品本身就是艺术家最亲密的伙伴,也是最接近真相的窥镜。而另一种情况,那些在博物馆里等待着朝圣与瞻仰的作品,它们背后的创作者是否需要被接近?不,只需要呈现艺术,隐没艺术家即可。

因此,当我们将艺术家置于意义的建构中,我们越希望了解他/她,就越需要接近其作品,而这在现实意义上,就越远离他/她本人。

因此,阅读访谈,对我来说是接近艺术家本人、“远离”作品的过程。在对话中,言语将我们带离至别处,远离艺术,进入生活内部。在这里,阿岱尔是被四个女儿围绕的父亲,而生活对

...
显示全文

“……我知道伴随着这些,一切都能来到,我可以保存我的呐喊、我的介入,还有我柔韧的挑战。”

我喜欢阅读艺术家的访谈、对话录。虽然对于艺术家来说,其作品永远都是对自身最诚实、直接的呈现,而一旦进入对话,言语总会携带着对真实的偏离。对我来说,阅读艺术家访谈的目的并不在于获得真相或理解,而在于接近。

如何接近艺术家?或者说,艺术家允许他人的接近吗?当一个人自称,或者被称为艺术家时,意味着他的艺术即其与世界沟通的语言。如阿岱尔在《访谈录》中说到:“当我不知道说什么时,我就想要用我自己的语言去说:图像”。因此可以说,作品本身就是艺术家最亲密的伙伴,也是最接近真相的窥镜。而另一种情况,那些在博物馆里等待着朝圣与瞻仰的作品,它们背后的创作者是否需要被接近?不,只需要呈现艺术,隐没艺术家即可。

因此,当我们将艺术家置于意义的建构中,我们越希望了解他/她,就越需要接近其作品,而这在现实意义上,就越远离他/她本人。

因此,阅读访谈,对我来说是接近艺术家本人、“远离”作品的过程。在对话中,言语将我们带离至别处,远离艺术,进入生活内部。在这里,阿岱尔是被四个女儿围绕的父亲,而生活对他来说永远都是一项柔韧的挑战。他对人性、时代怀着灰暗的悲观和绝望,但依旧“热切地寻找着诗意”……

在阿岱尔和皮耶鲁奇的对话中,两人呈现出平等而紧张的关系,并没有“采访者”和“被访者”绝对的从属,也不会因为过分亲密而变成友人间的闲谈。只有真正相互欣赏、尊重的友人之间,才会有这样的对话发生,如何跳脱出日常的伦理关系,进入既严肃又充满灵感的交流中?这篇访谈录是很好的示例。

“接近艺术家”这一行为自身充满悖论。阅读艺术家访谈,既是远离其作品,又企图从侧面突围进入其作为个体的生命内部,以获得一种亲密,而进入生活无疑是充满勇气的,正如《访谈录》文末的评论中所说:“随着访谈中时间的流逝,随着对生命价值的确认,阿岱尔·阿德斯梅让我们所有曾忘记过的人想起,对超越的充分体验就是在世界内部的生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访谈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