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7.6分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夜航机
2018-04-15 18:58:14

最初是为了《白马啸西风》看的,想看李文秀的爱而不得,想看那句“很好很好,但我偏偏不喜欢”。

没想到《雪山飞狐》也意外地好看。故事情节相比于其他长篇相对简单,格局也不大,但写作手法真的非常有趣。而且金庸的小说,一直都能在不违背历史大框架下进行创作,希望现在很多打着历史小说名号的作者好好学习一下。

虽然知道《雪山飞狐》写在《飞狐外传》之前,但毕竟也知道了后续袁紫衣和程灵素的存在,这样再看苗若兰和胡斐的爱情,总有种怪怪的感觉。胡一刀夫妇的爱情一直为人称颂,不过看下来也只是金庸常写的爱情戏码,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有勇有谋,对妻子一心一意,为人妻子的一贯尊重丈夫的决定,永远让他做想做的事,江湖恩怨,家仇国恨永远是最重要的,丈夫死了妻子也想着跟着马上死。

《鸳鸯刀》相对来说比较搞笑了,一路都是武侠小说惯用的套路却一路打脸,太岳四侠并没什么武功,袁冠南也只是外强中干,卓天雄也不是什么江湖豪杰。

《白马啸西风》的视角完全就是女主视角,身披杀父杀母之仇的女主逃到大漠,被陌生的“计爷爷”救下,相依为命;为了年少时的朋友不被责罚故意疏远(这情节如果如果不是金庸写估计完全能写成言情小说啊,比如苏普心中一直无法忘怀,对李文秀的疏远和送给阿曼的狼皮心存芥蒂,多年后在雪夜相逢,与女扮男装的李文秀意气相投,又感激李文秀为自己救下阿曼,去高昌迷宫的路上,在夜晚的火堆边说起少年时李文秀说的故事,陪李文秀守在高昌迷宫,知晓李文秀的身份和一切过往真相);远观苏普和桑斯尔为阿曼大打出手,在苏普获胜后独自走到绿洲的边缘,为躲避仇人意外拜华辉为师,心无旁骛地习武;雪夜中看着围坐在火堆边的苏普和阿曼,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高昌迷宫中守着命不久矣的华辉时,是苏普和阿曼渐渐远去的笑声。

没想到一个男人也能把感情写得很细腻,看到评论说,金庸在丧子之痛后说,才明白自己把张三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写得淡了。其实人的感情都是相似的,我们感受到的,一定也有人在我们之前就感受到了。而喜欢一个人的心,也不过是人类感情中的一种,并无特别。

印象很深的是,当阿曼告诉苏普,他口中的“李英雄”是个女子时,苏普并未有任何触动,对这个三番四次救下他和阿曼的女子,他并不关心。阿曼心中是何其笃定,她知道李文秀喜欢苏普,也知道苏普心中只有她阿曼一人,更知道不管多少女子痴情地看着苏普,苏普都不为所动。而苏普在知道李文秀是女子,知道李文秀曾那样注视着他后,心里也没有一丝丝怀疑,这个是不是就是他小时候的好朋友?因为他根本不关心。这并不能说苏普错,相反,这是苏普对阿曼专一的表现。这从头到尾,都只是李文秀一个人的故事。

李文秀可以说是苏普和阿曼的红娘了,如果不是她把狼皮放在阿曼家门口,苏普和阿曼可能不会在一起,也可能在一起。但无从得知,因为他们就是在一起了。可是起码李文秀心中可以有个念想,如果,如果她留着苏普的狼皮,如果她这么多年留在苏普身边,而现实中很多人离开我们,就是爱上别人了,没有什么如果,即使我们一直陪在他身边,他还是爱上了别人。

可李文秀的念想如此短暂,如果说她曾还有一丝丝念想,也在听到苏普说“她只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可阿曼才是我要陪伴一生一世的人”的时候,在苏普说那个镯子早就摔碎了,在苏普为了阿曼冲回迷宫的时候,消失殆尽了。

如果重来一次,李文秀还会将自己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一个镯子,送给苏普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山飞狐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山飞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