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陀罗的网

birdwave
2018-04-15 16:35:22

春节期间,到成都旅游,朋友在去之前强烈推荐到太古里的方所书店去看看。去了发现,方所的经营方式和诚品有些相似,在那里翻了两个小时的书,临走时,买了几本书,其中顺手拿了一本《维米尔的帽子》,关于中西方贸易的书。在这之前,对其作者,加拿大卜正民一无所知。之所以选这本书,主要是知道维米尔这位荷兰画家,知道的渠道也很简单,通俗读物《小顾聊绘画2》对这位画家有篇幅不短的调侃介绍。当然也是因为这本书抓眼球的名字吸引的我,这足以见名字的重要,倘若是从《绘画看中西方贸易》、《荷兰-中国贸易趣谈》这样的名字,决然不会在芸芸众书中把它拿起来。

在书堆里沉寂了近两个月,才开始读上几篇。读了几篇之后,才发现不仅仅是只有抓眼球的名字。维米尔是十七世纪生活在尼德兰的画家,按照在世界绘画史中的地位,虽然只有区区三十几幅作品传世,但是维米尔足以是可以和伦勃朗、梵高等举足轻重的重量级画家。我们所熟知的《戴珍珠耳环的女孩》便是他的作品。作者从七副维米尔以及有关的油画中透漏的丝丝线索,展示了宏大的十七世纪中西方贸易的波澜壮落。

作为一部西方人眼中的关于中西方贸易的书,视角当然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

书的开篇比较

...
显示全文

春节期间,到成都旅游,朋友在去之前强烈推荐到太古里的方所书店去看看。去了发现,方所的经营方式和诚品有些相似,在那里翻了两个小时的书,临走时,买了几本书,其中顺手拿了一本《维米尔的帽子》,关于中西方贸易的书。在这之前,对其作者,加拿大卜正民一无所知。之所以选这本书,主要是知道维米尔这位荷兰画家,知道的渠道也很简单,通俗读物《小顾聊绘画2》对这位画家有篇幅不短的调侃介绍。当然也是因为这本书抓眼球的名字吸引的我,这足以见名字的重要,倘若是从《绘画看中西方贸易》、《荷兰-中国贸易趣谈》这样的名字,决然不会在芸芸众书中把它拿起来。

在书堆里沉寂了近两个月,才开始读上几篇。读了几篇之后,才发现不仅仅是只有抓眼球的名字。维米尔是十七世纪生活在尼德兰的画家,按照在世界绘画史中的地位,虽然只有区区三十几幅作品传世,但是维米尔足以是可以和伦勃朗、梵高等举足轻重的重量级画家。我们所熟知的《戴珍珠耳环的女孩》便是他的作品。作者从七副维米尔以及有关的油画中透漏的丝丝线索,展示了宏大的十七世纪中西方贸易的波澜壮落。

作为一部西方人眼中的关于中西方贸易的书,视角当然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

书的开篇比较矫情,作者年轻时在维米尔的家乡----荷兰的代尔夫特,因下雨而摔了一跤,留宿在代尔夫特,无意间遇到维米尔的埋藏地,因而关注了维米尔的画作一期背后的故事。作者作为一名著名的加拿大汉学家,曾协助李约瑟编著中国科技史,当然不会只是一个跟头摔出灵感。

作者提到一个隐喻,在佛教中,因陀罗在创造世界史,把世界造成网状,网的每个节点都是一颗宝珠,每颗宝珠不只是通过因陀罗网与其他宝珠相连,并且每颗宝珠都影射网上其他所有宝珠,因此,因陀罗网上的每样东西,其实都隐含着世界上的所有东西。

在维米尔的画作中,盛水果的东方瓷片、军官的海狸帽子的背后,都有一条条从代尔夫特、荷兰,直至欧洲通往遥远中国的秘密通道。

代尔夫特,便是因陀罗网上的一颗宝珠,在那里,可以看到整个世界。

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欧洲人对于财富的渴望,对东方货物的极大追求,刺激了欧洲人对海上商路的开辟。

从葡萄牙到西班牙、到荷兰,一批批的冒险着,跟随着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船,怀揣着对未来的梦想,到遥远的东方去开辟自己黄金梦,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再回到他们的祖国。

台湾,其实也是荷兰人全球贸易网中的一站,在中国历史中,郑成功,作为一代海盗郑芝龙的儿子,且兼有一半日本血统,一直以来在我们的史书中,是作为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让我们在从绕过半个地球而来的荷兰人眼中,回望这一段历史,也许还会品尝到一些其他味道,那种味道,也许是西太平洋海风中的苦和咸。

世界通过贸易,被结成了一体。

货物满载于荷兰商船,在从代尔夫特、阿姆斯特丹,到印度的果阿,再到马尼拉,中国漳州的月港,穿梭、流通。

然而,思想,并没有沿着这条海上商道双向流通。

在维米尔《在窗边读信的女子》中,前景既有来自中国的青花磁盘,也有来自土耳其的地毯,在荷兰人的眼中,这些物品是国外之物,是美的,就是如此简单的原因摆放在家里。画家在作画时对于纳入场景物品的选择,和照相术截然不同,他所创作的作品从来都不是现实的场景,因此,把哪些物品置于画作中,都有其寓意。例如在小霍尔拜因的《两大使》中,画作中的鲁特琴、航海仪器以及地球仪等,都被赋予的象征。大海是开放的,是财富和奋斗的源泉,欧洲人对于接纳来自大海那边的商品,如同他们接纳大海一样自然。

在维米尔的时代,中国处于物质极大丰富的明代,这是一个金钱虚幻的时代,卜正民的另一本书《纵乐的困惑》就是在介绍那个时代,因为阅读本书,因而对这本书也同样抱有期待。

中国人自有中国人的审美,当然对于商品亦有分寸。文徵明的曾孙文震亨,专门写了一本《长物志》,代表他所在的受过良好教育与家传修养的阶级,在书中告诉人们何为得体、何为优雅,应该拥有什么样的物品,哪些又是俗气的暴发户的品味,如“春冬用铜、夏秋用瓷”“贵铜瓷、贱金银”,对于室内花瓶的摆设,也是教诲“亦止可一两种,过多如酒肆”。我想,如果让我给这本起名,那一定是《如何模仿上流社会指南》。

中国人如何看待来自哪些海上的商品呢?

明代以来,中国面临着来自北方和南方的忧患,北元虽已远去,但是游牧民族的威胁的阴影却一点都没有距离的遥远而消失。南方,倭寇之扰,已经称为沿海地方政府的心病,前几天看到关于冯梦龙的电影,才知道冯梦龙也干过抗倭的事业。明朝政府的海洋政策,在海禁与开埠间反反复复。人们对于大海的态度,书中有一段让人唏嘘的描述:

商品的流通,终于迎来了中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货物——鸦片。

曾经有一种幻想,如果欧洲人没有来到中国,中国的发展将会怎样?对于这个问题,我和儿子讨论过另外一个场景——科幻电影中的星际殖民,不同的种族,在发展中必然会有接触,封闭的社会的最后下场,无论立足多么持久,下场只有一个——消亡。然而接触,不管我们感情上是否愿意接受,都只有两种选择,征服、被征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维米尔的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维米尔的帽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