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壬史 塞壬史 8.9分

随便写两句

麦子
2018-04-15 15:10:48

对叶美最初的认识来源于她豆瓣上的头像——米沃什的一张照片,凭着这个头像我断定她是一个不以普遍意义上对女性的价值判断来要求自己的人,后来在与叶美的相处中,我发现她是一个生命力十分旺盛的人,也是一个可以忍受粗粝生活的人。每天六七点就起床,八点就开始在住处翻译或者去公司工作工作,放假时也是如此,每天要留出足够的时间去“劳作”。她嘴里常常挂着的一句话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对食物的要求极低,和她一起吃火锅,她指着我点的毛肚问这是什么,我戏称她是一个比我还粗糙的人,毕竟我有四个喝水杯,她的喝水杯是妈妈从东北来看她的时候才买的。在我看来,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思考和创作上,她追求的是精神生活的跃升。

《塞壬史》是叶美的第二部诗集,一部性感,短促,有力的诗集。叶美仿佛是用皮肤去直触生活中的各种事件。无论是日常的失眠还是童年就必须要面对的一场葬礼,无论是母亲卖马还是去菜场买菜,都成为叶美诗歌中的“重大时刻”。在名为《尘世》的诗中,叶美写道:每天来往,汇集在喧嚣里/每天我只是平静地从门前经过/看见一种智障男孩的脸从/寻人启事里像猎物一样盯上了我。 “智障男孩的脸”插入“我”平静的思绪中,带“我”去正视生活中令我恐惧的部分,而“我”并逃离,“我”必须要去平静的面对。是离开还是面对,在叶美的诗中都有着精准的描述。她仿佛是一个猎人,聚精会神,去捕捉那些让人震颤的时刻。

普鲁斯特之后,“记忆”的意义饱满了无数倍,而在叶美的诗中,常能瞥见记忆对于一个人的重大意义,记忆的瞬间成为叶美的诗嬉戏的岛屿, 鬼魂、疤痕、狗的牙齿的印记,这些略有些诡异的意象重构了叶美对于痛苦的记忆。“回忆是一面承载命运重量的写字台/我们既曾失足,也曾苦练过永恒”叶美写道。

1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塞壬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塞壬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