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3分

只为活着本身

可泰v
2018-04-15 14:21:37

炊烟袅袅裹着夕阳残存的光辉漂浮空中,老人赶着老牛缓缓走向没入天际的远方,晚风中隐约传来老人沙哑的歌声: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这是《活着》的最后一幕,像是一幅画,静止在那里,但老人的歌声却一直在我耳边徘徊。或许是因为老人的歌,唱尽了他的一生,唱出了在生命不同阶段他对活着的理解,才使我久久无法释怀吧。 人的一生总要经过福贵歌中的三个阶段:少年、中年、老年。正如辛弃疾《丑奴儿》中所言的“少年不识愁滋味”,在没有丰富人生阅历的少年时代,我们不明白“活着”的意义,像极了年少放荡的福贵,双手一甩,蹦跶着从城南跑到城北。中年为父母者,为家庭忙碌,为孩子操劳,在忙的团团转之余,不禁自问“活着”是为了什么。掘藏则是福贵对“活着”意义的掘索,在经历了国共内战,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的折磨之后,他依然紧抓活着的机会,带着满腔热情拥抱“活着”的欲望,或许那时的他已隐约触摸到了“活着”的意义。人们都畏惧老去,每个在六十岁前徘徊的男人女人,都像是被岁月强行拉开步伐,极不情愿地迈向老年。然而失去了一切的福贵,则淡然地步入所归处,“和尚”是晚年福贵的写照,他归于寂寥,不再想追寻“活着”本

...
显示全文

炊烟袅袅裹着夕阳残存的光辉漂浮空中,老人赶着老牛缓缓走向没入天际的远方,晚风中隐约传来老人沙哑的歌声: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这是《活着》的最后一幕,像是一幅画,静止在那里,但老人的歌声却一直在我耳边徘徊。或许是因为老人的歌,唱尽了他的一生,唱出了在生命不同阶段他对活着的理解,才使我久久无法释怀吧。 人的一生总要经过福贵歌中的三个阶段:少年、中年、老年。正如辛弃疾《丑奴儿》中所言的“少年不识愁滋味”,在没有丰富人生阅历的少年时代,我们不明白“活着”的意义,像极了年少放荡的福贵,双手一甩,蹦跶着从城南跑到城北。中年为父母者,为家庭忙碌,为孩子操劳,在忙的团团转之余,不禁自问“活着”是为了什么。掘藏则是福贵对“活着”意义的掘索,在经历了国共内战,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的折磨之后,他依然紧抓活着的机会,带着满腔热情拥抱“活着”的欲望,或许那时的他已隐约触摸到了“活着”的意义。人们都畏惧老去,每个在六十岁前徘徊的男人女人,都像是被岁月强行拉开步伐,极不情愿地迈向老年。然而失去了一切的福贵,则淡然地步入所归处,“和尚”是晚年福贵的写照,他归于寂寥,不再想追寻“活着”本身,只想无所牵挂的好好活着。 每次刷微博,总会发现那么几个人,他们将这个公共的平台当成自己泄愤的场所,把所有的不满与伤心转换为一大段消极的文字,最后还不忘加一句博人眼球的“真想去死”。想要以此换取大众同情的他们,在我眼中和舞台上哗众取宠的小丑,并没有丝毫差别。余华的《活着》,让这个观点在我心中变得更加肯定。没有谁的一生会比福贵更悲惨,作者好似有意要为难福贵一般,将世间所有的苦难汇集,并堆积在他身上。他失去了儿子,失去了女儿,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女婿,就连唯一的孙子都是他亲手埋葬于黄土之中的,这种失去至亲至爱的痛苦紧紧缠绕着他,而且一缠就是漫长的一辈子。一个人在经历了时间的冲刷,岁月的打磨和苦难的沉淀之后,或许会看淡生活的不公和生死的离别,就像晚年的福贵那样,只是赶着一头老牛,在这满是纷扰的尘世间,活着。 福贵用一生浓缩给我们关于“活着”的答案,也是全文的终极问题,活着的意义。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其实把福贵的三句歌贯穿一下,便能得到答案——活着最大的意义,就是活着本身。 风中有歌,细听。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