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哩程数未满
2018-04-15 14:20:07

(几年前写的书评😂,有点幼稚)

迟子建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文风清丽,宛如其人。《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她的作品中我比较喜欢的一部,它的获奖辞是“向后退,退到最底层的人群中去,退向背负悲剧的边缘者;向内转,转向人物最忧伤最脆弱的内心,甚至命运的背后。”

高中时候第一次读这篇小说,那时印象深刻的大概是“乌塘”这样一个下雨天需要打着黑伞的地方,它让我想到现实环境的污染,然后怀着一种愤青的心态批判一番;还有那个每当停电时便会“发疯的”蒋百嫂以及她让人揪心的遭遇,她让我看到小人物命运的悲惨与无奈,然后感叹社会底层的残酷与血腥。那时候的我,没有注意过魔术师的死,没有注意过画家陈绍纯的死,也没有注意过盒子里面飞出的蓝蝴蝶,好像忽略了很多。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以女主人公的一段游历进行架构。失去心爱丈夫的女主人公为了结丈夫的心愿准备前往三山湖,同时也想到那收集民歌和鬼故事,希望在鬼故事中看到丈夫的灵魂。然而途中因为山体滑坡在乌塘下了车。乌塘煤窑多,空气污浊,天空像永远也洗不净的衣裳;乌塘矿难多,寡妇也多,黄昏时分招生意的乌塘妇女总是穿得像火鸡一样。而乌塘的寡妇也分两种,一种是蒋百嫂那样的,还有一种是外地过来“嫁死”的。

蒋百嫂是小说中最让我揪心的一个人物。如果说一个时代经常在遭受最多的人身上烙下它最清晰的印记的话,蒋百嫂无疑是这样的人物之一,她的身上承载了太多的悲苦。蒋百嫂是乌塘当地的新闻人物,因为在当地人眼中她喝酒闹事,无理取闹,她放浪形骸,带各种男人回家。乌塘的人对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与此同时,这样一个疯癫女人常常会在夜半蹲伏在陈绍纯门前听他唱悲调而伤心流泪;停电的夜晚,她会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蒋百嫂无疑是奇怪的,而她所有的奇怪行为都指向一场被掩盖的矿难真相。矿主瞒报矿难人数,以此换来一些人的升官进爵。于是,蒋百只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神秘失踪;于是,蒋百嫂只能守着家里的一座冰山夜夜悲叹。蒋百嫂的命运让人揪心,而她大概或许只是乌塘众多寡妇悲苦命运的一个缩影。

乌塘女人们的命运已经让人觉得悲苦,乌塘矿区的男人们却更让人揪心。“每天早上出去不知自己晚上能否回来;回来了也并不见得开心,要是赶上老婆正好是个“嫁死”的,回来看见的也是冷锅冷灶冷言冷脸,连晚饭还不知在哪儿。”嫁死的女人在矿区很常见,她们先上好节育环、买好保险单再嫁给矿工,专等着丈夫井下遇难拿到赔偿金。人性的黑暗与残酷至此可见。然而,是怎样的一种遭遇使得这些女性选择用婚姻和丈夫的生命来换取金钱,又是怎样的一个环境使得她们违背人性,变得冷酷而无情。她们背后隐藏的或许也是一颗颗伤痕累累的心。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写夜晚的,乌塘的夜晚,三山湖的夜晚,而夜晚是黑暗的。小说描写了太多的悲剧,这些悲剧背后映射的是当下中国的一些社会现状。然而作者并未选择一种义愤填膺的方式去批判社会,而是怀着一种悲悯情怀去看待这些悲剧。“这种时刻,我是多么想抱着那条一直在外面流浪着的、寻找着蒋百嫂的狗啊,它注定要在永远的寻觅中终此一生了。”

“死亡是《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的主旋律,它在小说里一遍遍奏响,密集到令人不能喘息的程度。”小说中写到很多死亡,魔术师的死、陈绍纯的死、云领母亲的死等等。而这些死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很偶然。小说开篇写了魔术师的死,而他的死因竟是因为一泡尿。或许正如肇事的菜农自己说的那样,如果没有那壶免费茶水,如果一起喝酒的人能帮他多分担一点,如果在他想去旮旯里方便的时候那对男女不在那儿拥吻等等,总而言之,只要改变这其中的任何一项,他就不会憋着尿上路、就不会闯红灯,魔术师也就不会死。陈绍纯老人是乌塘民间历史的一种象征,是乌塘最有文化的老者。他经历文革的折磨、亲友的背叛,体味过诸多苦难之后唱出至美至纯的悲歌,这歌声在夜晚给蒋百嫂以安慰。然而,这样的一个老人却被一张艳俗的牡丹图砸死,多么偶然与荒诞。

砸死陈绍纯老人的牡丹图与撞死魔术师的摩托车类似,都在不经意间充当了杀手的角色。或许就像电影《罗拉快跑》一样,一个细节的改变都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局,而人生就是充满着偶然,也充满着荒诞。和人类理性文化相悖离,人类生活实是由一系列非理性的偶然现象交织而成,死亡或许常常在不可预料的瞬间发生。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提出了“向死而生”的理念,即人意识到死亡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自身随时都会化为虚无。死是此在的存在的一种可能性,是人们所无法逃避,无法被替代的,而本真的死在时间上也存在不确定的可能性,人随时面临着死的威胁,进而产生了“畏”。

迟子建在小说中写到与老鹰相比,她更愿意做一只蚂蚁,因为一只蚂蚁在它千万次的爬行中,把一座小镇了解得细致入微,只要没有脚印加害于它,它就是一个逍遥神。“逍遥”二字让我想到庄子,想到逍遥游。其实细细想来,小说中确实也有很强的庄禅文化意味,而这也是我之前所不曾发现的。正如文中结尾处写道,“突然,我听见盒子发出扑簌簌的声音,像风一样,好像谁在里面窃窃私语着,这让我吃惊不已……没隔多久,扑簌簌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便将那个盒子打开,竟然是一只蝴蝶,它像精灵一样从里面飞旋而出!它扇动着湖蓝色的翅膀,悠然地环绕着我转了一圈,然后无声地落在我右手的无名指上,仿佛要为我戴上一枚蓝宝石的戒指。”从这里可以看出最后主人公以一种自然、坦然的态度地面对一切地苦难和悲痛,魔术师的离去带来的或许不再是委屈和哀痛,世界也不再以一种悲怆的面目出现在“我”眼前,恰如禅联“白鸟忘机,任林间云去云来云来云去;青山无语,看世上花开花落花落花开”所表现的,生命在空明澄澈的精神世界中获得了自我完满,进入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引)

小说中体现出来的对于个体生命的关注以及对于人的终极关怀,都使得这篇小说有了一定的文学精神价值。相较于高中读这篇小说,大学时候的体会或许多了几分哲学上的意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