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并快乐着

金尚小时空
2018-04-15 12:18:34

文|金尚

版权印

何谓痛苦之身

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任何负面的感受和情绪,比如伤痛、悲伤、愤怒、孤独、遗弃感、自卑感等过去种种,不仅会记忆在脑,而且会记忆在身。

特别是小孩子,如果这个心理创伤强烈的无法直接去面对,情绪就会试图不去感受它们,开始启动“否认”或“隔离”的心理防御机制,有个别孩子甚至还会出现失忆或多重人格障碍。当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在人格面具的原型下,你似乎好像看不到的那个创伤对这个孩子的影响。

然而,那个未受情绪认可的感受一直还在体内存活,然后以间接的方式显现出来,比如焦虑、抑郁、自残、暴力、酗酒等,因为身体从未忘记过。

你的故事,不仅包括了心智和思想的记忆,也包括了情绪和身体的记忆。大部分的人,终其一生,都背负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他们的心智对痛苦的认同已经变成了他们自己,所以他们就会紧抓着这些旧有的情绪,以加强身份认同。这些在身体内

...
显示全文

文|金尚

版权印

何谓痛苦之身

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任何负面的感受和情绪,比如伤痛、悲伤、愤怒、孤独、遗弃感、自卑感等过去种种,不仅会记忆在脑,而且会记忆在身。

特别是小孩子,如果这个心理创伤强烈的无法直接去面对,情绪就会试图不去感受它们,开始启动“否认”或“隔离”的心理防御机制,有个别孩子甚至还会出现失忆或多重人格障碍。当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在人格面具的原型下,你似乎好像看不到的那个创伤对这个孩子的影响。

然而,那个未受情绪认可的感受一直还在体内存活,然后以间接的方式显现出来,比如焦虑、抑郁、自残、暴力、酗酒等,因为身体从未忘记过。

你的故事,不仅包括了心智和思想的记忆,也包括了情绪和身体的记忆。大部分的人,终其一生,都背负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他们的心智对痛苦的认同已经变成了他们自己,所以他们就会紧抓着这些旧有的情绪,以加强身份认同。这些在身体内一直累积的过往情绪伤痛的能量场,就是“痛苦之身”。

比如有个故事。一个女人小时候母亲重男轻女,曾经把她丢到孤儿院门口,后由爸爸找回。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母亲重男轻女的阴影下,好吃好穿的都是给哥哥,而她只能是一天到晚的干家务劳动。这个女人从小暗暗发誓,以后长大结婚后,有了孩子,绝对不能重男轻女,不能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苦难。然而这个重男轻女的痛苦磁场,一直留在她的身上,后来她有了女儿,还是一样的重男轻女,虐待女儿。这个女人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然后就自杀了。这个就是痛苦之身。

再比如,都是同样的挫折,比如高考失败,有的人受不了,自杀了;有的人却没觉得那么痛苦,为什么呢?这里就有个痛苦之身的不同。所以,每个人对待同样的事件,感受会是不一样。

你所抗拒的会一直持续下去(荣格)

武志红说过,抗拒痛苦才是痛苦的本源。抗拒痛苦的人,一般都有着抗拒痛苦的两部曲:

1、持续且有意识的关注痛苦。有些人越是痛苦,就越是持续且有意识的关注,这就好像痛苦成了你意识火焰的燃料,因此让痛苦的意识之火燃烧得更加旺盛了。

2、小我对痛苦之身的认同。也即,你从痛苦之身制造了一个不快乐的自己,并且相信这个心智构建出来的幻相就是真正的你。

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在你之内居然有个实体需要定期寻求负面情绪和不幸事件,来喂养它,使它成长和壮大。并且,你有如对痛苦和不幸上瘾,无法戒除一样。一旦被痛苦之身掌控了你,你不但无法停止脚步,反而还希望别人和你一样地悲惨,好以他们的悲惨故事为食,喂养你的痛苦之身壮大。

只要你在持续地关注着痛苦,你就会在无意识地抗拒疗愈你自己;只要你在痛苦之身中制造身份认同,就无法从痛苦中解脱。

我们从疼痛来说吧,如果有人逮住你,非要给人扎针,你疼,他再扎;你更疼,他还扎;你疼得受不了,他还在扎。你无法控制他们继续扎你,如果继续,你会死掉的,不是被扎死的,而是疼死的。

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就要用催眠来消减那个疼痛的感受。让自己不那么疼痛,调整情绪,让那个针钆,变得易于接受。

两个领悟:1、如果这个痛苦,你无法回逃避,不如接受痛苦。2、痛苦的适应性和加强性。

温暖、甜蜜、幸福、快乐,你可能很快就适应了。可是疼痛的感觉,特别是几个人逮住你,非要你给扎着针玩,你疼啊,反抗啊,这个疼痛就会加强。这些针扎本来的伤害,可能是3;但是左一次右一次的疼痛,给你的伤害就到了9。那个真正让你痛不欲生的不是针扎的伤害,而疼痛的伤害。

所以,你可以选择“接纳”针扎,不在乎那个针扎,催眠自己不疼痛,那你受到的伤害,也就终止在了3。事后,你还可以选择疗愈自己,把那个伤害,消减为零。

所以,抗拒就意味着,痛苦的不适应性和加强性在增强,把精力用在与疼痛和扎针对抗,痛苦就会在无形中放大了几个倍,最后成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痛苦之身不攻自破

痛苦之身+抗拒= 强化痛苦

痛苦之身+接纳=零

事实上,人们常常受到两支箭的攻击:第一支箭是痛苦,第二只箭是对痛苦的抗拒。

比如,下岗失业了,这是痛苦,是第一支箭,这支箭造成的伤害并不具有催毁性;但是,如果对此耿耿于怀,自我怀疑,自我否定,就是射向自己的第二支箭。

又比如,婚姻解体了,这是痛苦,是第一支箭,但因为被抛弃而心生怨恨,恨尽天下所有女性,认为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就是射向自己的第二箭。第一支箭本身并不可怕,也不具有摧毁性,可怕的是第二支箭。个别有人格障碍的可能会由此成为变态杀手。

痛苦之身是一个能量场,几乎像个实体,暂时居住在你的内在空间。从痛苦之身中解脱,首先你要了解到你有一个痛苦之身。然后,保持临在,能够在痛苦之身被触发的时候,觉察到它只是一群负面情绪。当痛苦之身被认出来以后,它就不能再假装是你,然后经由你的痛苦来攫取食物,最后进一步肥美壮大。

你会在突然一刹那之间了悟到,原来是自己过去一直在紧抓住痛苦不放。这份了悟令你非常惊讶,过去的那一份执著在一秒钟的时间里被打破了。

这也无形中吻合了东方的无为思想以及西方的臣服思想:接纳,不要抗拒,臣服,不要争斗。

老子李耳说,“没有人可以打败我,因为我已经接纳了失败,我并不渴求获取任何的胜利。”森田正马说,“接纳苦难,为所当为。”

埃克哈特·托利说,“正如同你无法与黑暗抗争,你也无法与痛苦之身战斗。尝试这么做只会创造内在的冲突,也会带来更多的痛苦。接纳它就足够了。”

让这个成为你的洞见:不要浪费时间在抗拒上。

“我们和解吧!”当我们这样说的时候,就开始接受了痛苦之身,并允许它自由来去。

作者金尚。金尚,壹点灵平台心理专家、心理健康教育硕士、国家首批认证心理督导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2018年1月出版《永远成长的苹果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终将遇见爱与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终将遇见爱与孤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