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8.3分

“没有沟通的悲哀”

小泽不是玛利亚
2018-04-15 11:06:24

“没有沟通的悲哀”

作为一部开放式结尾的小说,雪山飞狐最后部分的结尾并不能引起我的猜测,只有戛然而止的怅然若失之感和稍微的气愤。

却说原因,只是故事本是那圆满结局,胡斐救出苗若兰,有情人终成眷属;苗人凤大破赛总管陷阱,武功盖世得见多年“心病”。马上就是其乐融融的一排景象,结果苗人凤竟与胡斐打了起来?!从胡斐角度出发,他知道对方身份,也知当年往事,虽然他是杀父杀母的仇人,但是他应该也知道这中间都是宝树、田归农、刘元鹤等人作祟使然,怎么就不能向苗人凤说个明白?

再说苗人凤,他不知实情,只是觉得女儿遭其亵渎而大生杀意,但是他难道没看到苗若兰也对胡斐情深默默?倘若只是试探胡斐本领——“未来岳父对女婿的考量”,怎可使出这些杀招,在绝地进行比试,非得死其一?他比试中觉出胡一刀身影,怎就不能停下问上一句?

所有误会,任何一人道出“胡一刀”名讳便均化解,实在可惜!

最后说说这部小说,这是我第一部看完的武侠小说,可以说是相当引人入胜、步步惊心了。故事讲的很有意思,让人欲罢不能。从最一开始的天龙门、镖局、陶氏父子的铁盒相争,想不出其中关系利害;然后宝树和尚技压众人,调解打停,

...
显示全文

“没有沟通的悲哀”

作为一部开放式结尾的小说,雪山飞狐最后部分的结尾并不能引起我的猜测,只有戛然而止的怅然若失之感和稍微的气愤。

却说原因,只是故事本是那圆满结局,胡斐救出苗若兰,有情人终成眷属;苗人凤大破赛总管陷阱,武功盖世得见多年“心病”。马上就是其乐融融的一排景象,结果苗人凤竟与胡斐打了起来?!从胡斐角度出发,他知道对方身份,也知当年往事,虽然他是杀父杀母的仇人,但是他应该也知道这中间都是宝树、田归农、刘元鹤等人作祟使然,怎么就不能向苗人凤说个明白?

再说苗人凤,他不知实情,只是觉得女儿遭其亵渎而大生杀意,但是他难道没看到苗若兰也对胡斐情深默默?倘若只是试探胡斐本领——“未来岳父对女婿的考量”,怎可使出这些杀招,在绝地进行比试,非得死其一?他比试中觉出胡一刀身影,怎就不能停下问上一句?

所有误会,任何一人道出“胡一刀”名讳便均化解,实在可惜!

最后说说这部小说,这是我第一部看完的武侠小说,可以说是相当引人入胜、步步惊心了。故事讲的很有意思,让人欲罢不能。从最一开始的天龙门、镖局、陶氏父子的铁盒相争,想不出其中关系利害;然后宝树和尚技压众人,调解打停,带众人上得玉笔峰,又引出苗人凤、胡斐等关键角色。随着苗若兰的上山,一些陈年往事缓缓浮现,经由不同人讲述,故事真相也越发清晰。宝树的私心、苗若兰的不解、平四叔的真实还原、陶氏父子的进一步解释,围绕着宝物铁盒,一切秘密解开。胡苗田范(范就是打酱油的)四家的多年血海深仇也都清楚了,却也是没有沟通好造成的各种误会,白白相恨相杀多年。再说表面团结的苗田范三家,却也是利益相驱,知道铁盒真相后互相猜忌,这种猜忌传至曹云奇等人愈发明显。这种衬托,倒显得胡家侠气跃然纸上。

另一个有意思的对比是天龙门、镖局、陶氏父子的三方之争,是故事明线,却也颇有讽刺之意。从最开始刀刃相见,到峰顶多次冲突,再到为寻宝藏齐心协力,最后冰窟内的相争,贯穿始终的没有江湖侠义,唯有利益熏尔。

感情线也是一个有意思的暗线,虽不明显,田青文和陶子安、曹云奇的三角关系;苗若兰和胡斐的一见钟情;还有很容易被忽略的苗人凤和兰(苗若兰之母)的感情以及羡煞苗人凤的胡一刀夫妇的感情。

故事发生在玉笔峰这一独立江湖的一个“密室”中,疑云不断,相恨相杀,却也像极了一部现代的密室电影。只是这里没有江湖,只有利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山飞狐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山飞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