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疫 血疫 8.7分

《血疫》摘抄和一点点笔记

shimmer
2018-04-15 10:58:34

*一点点笔记*

1.马尔堡病毒 致死率20% 穆索凯医生的血清(为文章开头的夏尔莫内治疗时感染,一位少年在前往肯尼亚探望父母时也死于该毒株,故人们将目光投向了埃尔贡山 奇塔姆洞。是埃博拉的近亲,刚开始被称为延伸狂犬病。目前所知的唯一一种环形病毒第一个是贝林制药中喂养猴子和清洗铁笼的工作人员。)

2.苏丹毒株 致死率50%(博尼费斯。苏丹南部一个不善交际的人第一例,医院针头不消毒迅速传播。消失原因可能是致死率太高,无法通过空气传播。)

3.扎伊尔埃博拉病毒 致死率90%(玛英嘉护士,刚得到奖学金去欧洲念书,1976年死于扎伊尔。在比利时修女开办的杨布库教区医院浮出水面。医院针头也不消毒。更加彻底摧毁大脑,临终时癫痫般。)

4.雷斯顿埃博拉病毒(不在人群中传染 猴舍 与扎伊尔病毒结构上极其相似)

埃博拉病毒属于丝状病毒。

*摘抄*

他的恐惧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就在于它源于知识,是基于理性的深切尊重

有些生物学家将病毒列为生命体,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病毒不能算是活着。病毒,非生非死,他的活着很难定义,病毒存在于生命非生命的边界之上,若是处于细胞外,病毒只是存在而已,什么也不会发生,它们是死的,甚至能结成晶体,血液或体液内的病毒粒子,或许看起来是死的,但粒子只是在等待机会而已,它们的表面有粘性,要是细胞凑巧经过碰到病毒,病毒的粘性与细胞的粘性能够匹配上,病毒就附着在细胞上,细胞感觉到病毒的附着,会包裹住病毒,将她拉入内部,一旦病毒进入细胞,就变成了特洛伊木马,它活跃起来开始复制。

病毒滋生寄生虫,它无法自己生存,只能在细胞内进行复制,利用的是细胞的物质和运行机制,所有生物的细胞内都携带有病毒,甚至真菌和细菌也不例外,有时候还会被病毒摧毁,简而言之,疾病也有自己的疾病,病毒在细胞体内自我复制,直到细胞被病毒塞满和撑破,于是病毒涌出破裂的细胞,病毒也会穿透细胞壁出芽,就像龙头渗出的水滴,一滴两滴三滴,复制,复制,复制复制,艾滋病病毒,就是这么复制的,水龙头不停漏水,直到细胞被耗尽,物质最终毁灭,宿主的细胞死到一定数量,宿主就会死去,病毒并不想杀死宿主,这不符合病毒的最大利益,因为病毒会和宿主一同死去,除非他能以足够快的速度从濒死宿主传播到新宿主身上。

他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沉思表情,假如一种病毒能减少一个物种密度,那么这种病毒也许还是有用的呢

盯着眼镜蛇的眼睛看恐惧,其实还有另外一面,你说是不是?你渐渐看见美的本质,恐惧越来越少,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埃博拉病毒,就像欣赏完美的冰雕城堡,这东西那么冰冷,纯粹的那么彻底

马尔塞病毒就像旅行家,能在物种之间传播,打破物种之间的分隔屏障,但从一个物种传薄到另一个物种时,他有可能会彻底摧毁这个物种,他根本不知道分界线的存在,他不知道人类是什么,当然从另一方面说,他也很清楚人类是什么?他知道人类就是肉食。

他开始认为这是猴子并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在生物学上不存在百分之百肯定的事情,一切都那么复杂,一切都千头万绪,每当你以为自己搞懂了什么,剥开一层障翳,却发现底下还有更深一层的复杂结构,大自然和简单没什么关系。

病毒喜欢干燥的空气,尘土和黑暗,绝大多数病毒在潮湿和阳光下无法存活太久,因此干燥的洞穴是病毒理想的藏身之处,病毒可以在粪便或尿液残渣内休眠,甚至可以漂浮在没有光线近乎停滞的凉爽空气之中。

这时我看见了一件奇妙的东西,石头里嵌着一枚鳄鱼牙齿,火山灰吞没了一条有鳄鱼生活的河流,埃尔贡山那次喷发时捕获并杀死这些鳄鱼,从河流到海洋,大自然充满了杀手

精神症状已经开始出现,我想起脑袋怎么装撞上洞顶,那一下撞出了个肿包,肿包周围的皮肤上会有微小裂伤,我开始理解暴露在丝状病毒下的心态了,会没事的,没问题的,暴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从一定意义上说,地球正在启动对人类的免疫反应,他开始对人类这种寄生生物作出反应,人类的泛滥仿佛感染,混凝土的坏死点遍布全球,欧洲,日本和美国犹如癌症的烂周,挤满了不停复制的灵长类动物,人类群落无限扩张和蔓延,很可能会给生物圈带来大灭绝,也许生物圈并不喜欢容纳50亿人类,也可能是100年间人类的极度增殖,突然产生海量肉类,这些肉存在于生物圈的每个角落,面对想要吞噬它的另一种生命体,很可能无法保护自己,大自然有自我平衡的手段,雨林有自己的防护手段,地球的免疫系统察觉到的人类的活动开始发挥作用,大自然在试图除掉人类这种寄生生物的感染,说不定艾滋病只是大自然的清除过程的第一步。

1980年洛杉矶的一位医生最早注意到了艾滋病病毒的存在,他发现他的几名男性同性恋正在死于某种传染病。假如当时有人说这种南加州男同性恋圈内的未知疾病,源于非洲黑猩猩,医学界只怕会哄堂大笑,但现在没有人会嘲笑了。有一点越想越有意思,黑猩猩是一种热带雨林的濒危动物,但这种病毒从黑猩猩传给人类,因此转瞬之间就不需要担心灭绝了,我们不妨这样说,热带雨林病毒非常擅长为自己争取利益。

艾滋病病毒是一种快速突变病毒,它会不停改变,这种高频突变体,犹如变色龙,在人群和个人之间传播时,会自发改变他的个性,他甚至会在感染过程中变异,死于艾滋病的患者,往往感染了多个毒株,他们全是在感染者体内自发出现的。一种病毒能够迅速突变,也就很难研制针对它们的疫苗,换个角度看,说明艾滋病病毒是生态系统改变的自然幸存者,还是病毒和其他新型病毒,逃过了热带生物圈的毁灭,因为它们突变的比生态系统的改变更快,他们无疑擅长逃离艰难环境,因为某些病毒已经存在了41年之久,容易让人联想起逃离沉船的老鼠。

生命又在猴舍里安营扎寨,埃博拉曾在这些房间里欣喜闪现身影,进食,然后回归森林,他还会回来的。

事情非常蹊跷,大自然似乎在逼近我们,高高举起屠刀,却忽然扭过脸去,露出微笑,这是个蒙娜丽莎的微笑,谁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生物危害防护领域有句老话,你永远无法知道生命何时灭绝,生命能从几乎所有攻击中活下来。

这个埃博拉毒株知道人类和猴子的区别,然而,假如它从另一个方向突变了呢?

我们是侥幸逃过了一个子弹?我认为没有。子弹打中了我们,幸运的是这是点二二小手枪发射的橡皮子弹,而不是点四五打出的达姆弹,我就害怕人们说,好耶,我们躲过了这个子弹。下次在显微镜里看见埃博拉,他们会说,哎呀,只是雷斯顿而已,然后把他带出隔离设施。假如那东西不是雷斯顿,而是他家大姐,那我们就会当头挨上一棒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血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