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 陆犯焉识 8.8分

归来了吗?

弦歌
2018-04-15 09:55:52

归来了吗? 归来了,但不是二十多年前的陆家焉识,而是口吃的劳改犯“老几”。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几十年如一日的等待等不来陆焉识,冯婉瑜已经在心里复制了一个陆焉识,是那年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大教授陆焉识,不是被儿子记恨了几十年的囚犯父亲陆焉识,也不是如今憔悴落魄给儿女当老佣人的陆焉识。 老浪子回头,只有一个老年痴呆的琬瑜在等年轻的焉识。严歌苓根本没打算隐晦,她就那么血淋淋地把现实割开摊在读者面前,让你自己去看相见而无法相识的憾,相识而不愿相认的恨。 望断秋水的结局是再也等不到丈夫,弥留之际,婉喻问焉识:“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 "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的。他已经在路上了。” “哦,路很远的。” 严歌苓写道:“婉喻最后这句话是在袒护她的焉识:就是焉识来不及赶到也不是他的错,是路太远。” 一段千转百回的爱情要用几十年来苦守,一份迟到的告白要跨越大半个中国来成全,谁之责也? 文.革。 文.革说起来是十年,而它带来的后遗症要弥漫数个十年,比如现在我在不争气地拆开敏.感词。至今它的细节犹被隐藏与文饰,至今人们提起它依旧是深恶痛绝却讳莫如深的模样。 冯子烨是那个时代的典型性格,所谓的

...
显示全文

归来了吗? 归来了,但不是二十多年前的陆家焉识,而是口吃的劳改犯“老几”。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几十年如一日的等待等不来陆焉识,冯婉瑜已经在心里复制了一个陆焉识,是那年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大教授陆焉识,不是被儿子记恨了几十年的囚犯父亲陆焉识,也不是如今憔悴落魄给儿女当老佣人的陆焉识。 老浪子回头,只有一个老年痴呆的琬瑜在等年轻的焉识。严歌苓根本没打算隐晦,她就那么血淋淋地把现实割开摊在读者面前,让你自己去看相见而无法相识的憾,相识而不愿相认的恨。 望断秋水的结局是再也等不到丈夫,弥留之际,婉喻问焉识:“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 "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的。他已经在路上了。” “哦,路很远的。” 严歌苓写道:“婉喻最后这句话是在袒护她的焉识:就是焉识来不及赶到也不是他的错,是路太远。” 一段千转百回的爱情要用几十年来苦守,一份迟到的告白要跨越大半个中国来成全,谁之责也? 文.革。 文.革说起来是十年,而它带来的后遗症要弥漫数个十年,比如现在我在不争气地拆开敏.感词。至今它的细节犹被隐藏与文饰,至今人们提起它依旧是深恶痛绝却讳莫如深的模样。 冯子烨是那个时代的典型性格,所谓的“拎得清”的圆滑与小市民的斤斤计较,浩浩荡荡的夹缝求生努力向上爬的一员。严歌苓是看不惯这类人的,她到底是为知识分子说话的。她借琬瑜之口骂出的那一句话,骂的不仅是冯子烨,更像是隐忍了二十年终于骂出的对时代的怨恨。 当年的电影《归来》大火,却略过了二十年来陆焉识和冯婉瑜的所有苦难,单单撷取老几释放以后的故事。二刷《陆犯焉识》,相比14年更多的关注情节与语言特点(上海话),如今稍稍开始关注故事的内里与背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陆犯焉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陆犯焉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