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一盅茶 今生一盅茶 评价人数不足

我读《今生一盅茶》

czyeqing
2018-04-15 08:44:29

这是上海《文汇报》“笔会”副刊2016年选集。对于笔会,我是有点偏爱的,以其有点文人气,有点书卷气。这本选集,可读的篇什颇不少。

打首的一篇就是杨绛先生的最后一篇文章《师生姊妹之作》,介绍了杨必、钱钟书、杨绛合作翻译的英国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1811——1863)的小说《名利场》(Vanity Fair)。钱钟书先生去世后,杨绛先生顽强地活下来。此前,他们唯一的女儿钱媛已过世了。活下来的任务,主要就是“打扫战场”,整理好、保存好钱钟书先生的文字。为此, 委托商务印书馆出版了《钱钟书手稿集》,包括《容安馆札记》3卷、《中文笔记》20卷、《外文笔记》 49册。最后,她想到她的“小八妹”杨必生前翻译的萨克雷小说《名利场》还未出版。这个小说,是杨必在其老师钱钟书的建议下翻译的,译稿也经过钱的审阅。这译稿里有钱钟书、杨必师生的心血。杨绛本人也是研究萨克雷的专家。她以一百余岁的高龄,强撑病体,对译稿进行了最后的润饰修改,交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于此三人而言,杨绛先生算是“功德圆满”。于广大读者言,又提供了《名利场》的一个新译本。人生一百岁以后还坚持工作,翻译、写文章,除了杨绛先生、周有光之外,古今中外

...
显示全文

这是上海《文汇报》“笔会”副刊2016年选集。对于笔会,我是有点偏爱的,以其有点文人气,有点书卷气。这本选集,可读的篇什颇不少。

打首的一篇就是杨绛先生的最后一篇文章《师生姊妹之作》,介绍了杨必、钱钟书、杨绛合作翻译的英国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1811——1863)的小说《名利场》(Vanity Fair)。钱钟书先生去世后,杨绛先生顽强地活下来。此前,他们唯一的女儿钱媛已过世了。活下来的任务,主要就是“打扫战场”,整理好、保存好钱钟书先生的文字。为此, 委托商务印书馆出版了《钱钟书手稿集》,包括《容安馆札记》3卷、《中文笔记》20卷、《外文笔记》 49册。最后,她想到她的“小八妹”杨必生前翻译的萨克雷小说《名利场》还未出版。这个小说,是杨必在其老师钱钟书的建议下翻译的,译稿也经过钱的审阅。这译稿里有钱钟书、杨必师生的心血。杨绛本人也是研究萨克雷的专家。她以一百余岁的高龄,强撑病体,对译稿进行了最后的润饰修改,交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于此三人而言,杨绛先生算是“功德圆满”。于广大读者言,又提供了《名利场》的一个新译本。人生一百岁以后还坚持工作,翻译、写文章,除了杨绛先生、周有光之外,古今中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在这里,“叹为观止”四字应该是很贴切的了。

这篇选集里最可读的,要算刘晓蕾品读《红楼梦》的一篇文章《妙玉的雅与俗》。刘晓蕾是北师大的教师,作力研究《红楼梦》、《金瓶梅》,成果喜人。她的研究,与胡适、俞平伯、周汝昌的路数不同,他们高来高去,简直快把红学变成曹学了;也与蔡元培、刘心武的索隐派不同(刘心武算是新索隐派)。不同的人研究《红楼梦》,有不同的角度。比如朱家溍,他研究《红楼梦》,就关注其中建筑物的“真事和假语”,指曹雪芹在书中把明清时期建筑物的结构、形制故意写得真真假假,目的是避祸(乾隆年间的文字狱是有名的)(见朱家溍《故宫退食录》)。再比如启功研究《红楼梦》,为《红楼梦》作注,关注其中年代、地点、服装、礼仪的“真事和假语”(见《启功丛稿》)。他们的意见,现在已经成为共识。专家们都认为,曹雪芹故意把书中的年代、地点、服装、礼仪、官衔等等写得“七搭八搭”,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是南是北、是古是今,以免被清廷抓住把柄。此外,还有邓云乡,他对《红楼梦》也进行了深入研究,他研究《红楼梦》中的诗学,关注书中的中国传统文化、民俗文化,抄家,甚至关注其中的茶事、饮食(如持螯赏菊、吃鹿肉、茄鲞等)(见邓云乡《水流云在丛稿》、《邓云乡集》等等)。刘晓蕾研究《红楼梦》,直接研究书中的人物。这也算是另辟蹊径,直扣红学主题。她研究人物,不光研究宝黛钗,还研究妙玉、香菱、王夫人等一众边缘人物。这篇研究妙玉的文章,直指妙玉的分别心、虚荣心,把她批得很透。指出妙玉既有分别心、虚荣心,就已经与佛学离得很远了。最后结局虽不好,也不是离其心太远。如果真有妙玉其人,估计会从墓里起身求刘老师,剖析不要太深刻,鞭辟得不要太入里,笔下还求超生啊!这样的研究,有助于读者阅读、理解《红楼梦》,才真正是读者需要的红学。

刘晓蕾如此研究《红楼梦》,其实是“吾道不孤”。比她年长一辈的湖南学者朱健,著有《红楼梦我》,研究贾赦、邢夫人、王熙凤一班人,路数与刘晓蕾相近。

研究《红楼梦》,可不是一件小事。杨绛就曾经说过,五六十年代,她也想就《红楼梦》“说几句话”。可看到那么多人因为研究《红楼梦》而挨批判(特别是钱钟书的老师、同事俞平伯因其红学观点遭批判而“爆得大名”),她就坚决不讲话了。直到99岁高龄,才写了一篇小文章《漫话红楼梦》,主要就林黛玉说了几句话。现在有上述这么多人研究《红楼梦》,主要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出现的。这是好现象,说明我们国家政治开明了,老百姓不会再动辄得咎。

毕飞宇是教授,小说家。他分析《水浒》“林冲夜奔”一节,纯粹是从小说家的角度来研究人物、情节。精彩自是精彩,但与我等普通读者,终隔一层。原因无他,普通读者的水平怎达得到那层?

还要说说刘心武的《芍药盈筐满市香》。这篇文字真好,不愧大家手笔。如有人想学写散文,多读几遍,多抄几遍,估计也就成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今生一盅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