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之愛 少女之愛 评价人数不足

填补空白之作

ritoki
2018-04-15 04:43:31

杨若晖这本书本来是她的硕士论文,研究1992到2011年间台湾的百合文化。好玩的是她写完论文之后把论文用个人志的方式在台湾的百合only会上上发售,之后才通过出版社正式出版。相对于学界对BL的研究,百合确实一向小众。虽然网上倒是时不时能看到梳理百合类作品的历史的小论文。杨若晖这本书作为填补空白可谓恰如其分。作者靠谱的情况下,论文真的很好磕,毕竟人家正儿八经地在收集整理分析资料。

这本书的主体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梳理了百合这个词的定义,日本百合文化的历史,中文圈百合文化的历史,着重讨论了百合,GL,女同这几个词在日本与中文圈内的含义流变。作者认为百合这个词能够最大限度地涵盖百合(狭义),GL,女同这三者。这一节比较有趣的是通过网络问卷和百合only发纸质问卷的方式,澄清了“百合的受众是男人”的迷思。超过半数的答卷者相信“百合的受众以男性为主”(台湾的大型同人会展也默认百合的个志要放在男性向类别)但同时,定义为自己是百合粉的人,女性六倍于男性。百合的创作者性别比则是女性八倍于男性。

第二部分介绍了百合会论坛在中文圈百合文化成型过程中的作用,台湾百合文化的商业与同人出版,强调了台湾粉丝在文化传播中的主动性。这一节比较有意思的是提到台湾本土虽然也有讨论百合的论坛板块,但因为版权法所限,只能讨论,不能发布资源,导致参与者活跃度不够。而在大陆成立的百合会论坛则没有这个限制,因此成为百合文化的讨论与传播的主力,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百合粉。而台湾的粉丝则由于能通过商业出版途径更快更全面地接触到百合的资源,往往充当了资源发布者的角色。

第三部分则试图通过文本分析来回答为何女性会成为百合粉。作者对比了学者对“为什么女性喜欢看BL”的讨论,认为以女性为主体,女性观看女性为题材,细腻刻画同性情谊百合作品能够满足女性对欲望与情感的需求,也能够更直接地体现女性的自主意识。比较有趣的一个小观点是认为异性恋读者看百合可能是为了逃避现实中女性之间被迫互相竞争的压力(与BL受众可能是为了逃避女性无法成为主体的困境相对)。这部分的文本分析用了两个例子,其一是分析不同种类的H漫有何差别,其二是分析魔法少女动漫与百合文化的关联。和研究BL作品的学者一样,作者也指出了作为通俗文化的百合作品兼具有反叛性和保守性。这一章的结论认为百合文化能够从日本传播到中文圈,是因为东亚社会中女性处于相同的困境:经济相对独立,但性别平权远未完成。

总体来说是填补空白的硕士论文,在考据方面做得不错。参考文献方面比较弱,很明显作者的第二外语是日语,几乎没有参考欧美的粉丝研究。女性为何看BL这一节就纯然是转述二手的中文文献(以台湾学生的硕士论文为主)。

看完我去登陆了一下百合会论坛,发现原来的ID还在233不过我不算混过百合会论坛的,当年注册是为了看圣母在上的小说翻译。另外以2011年的百合会数据看,台湾的百合文化在当时可能是更兴盛一些。百合会提供给杨若晖的数据是大陆的粉丝在论坛发了一千三百多万帖,台湾的粉丝发了一千一百多万帖(香港的粉丝发了两百多万帖,占发帖数第三位)考虑到大陆和台湾的巨大的人口总数的差异,台湾百合粉的活跃程度可以说是相当惊人了。我猜可能一方面是台湾受日本影响更深,一方面台湾本身也有很多女子中学,和大陆普遍推行男女合校不同,相应地更容易想象圣母在上小说所描述的的姐妹文化。当然现在不知道情况是否有变化了。

另外有点想补舞Hime,当年动漫杂很喜欢推这部,但我一看大胸美少女和机器人大战就直接跳过了,麦想到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这对CP看起来还蛮萌的。

杨若晖的姐姐杨若慈则著有《那些年,我们爱的步步惊心:台湾言情小说浪潮中的性别政治》,这本书我还没有拿到,回头看了说。以及之所以现下对“女性为何喜欢看BL”的讨论我认为大多结论存疑,是因为这些讨论经常立足于早期研究的一个错误假设上,即“BL作品是大多由异性恋女性创作给异性恋女性看的”,以及它也一贯忽视了能够通吃言情小说这个大类下BG, BL, GL三类作品以及男性写手创作的通俗小说的读者群。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推荐少女之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