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都到这一步了,为什么不干脆把实话说出来呢?

看起来兔兔的
2018-04-15 看过

本来去年看完就忘了的书,今年复习中国古代文学史,忽然有了新的灵感。于是干脆写个长评吧。

解答我就直接抖了吧:屈原是男生,只不过在楚文化祭祀表演上绕不开女性角色,所以楚祭里的女人都由男人扮演,这个传统跟日本歌舞伎全是由男性扮演是一样的。所以才有屈原“好奇服”之一说,因为女装对身为男性的屈原就是“奇服”没错,所谓“香草美人”之类大概也是屈原在扮演女性时所生发的感想或说出口的台词罢了。至于是不是同性恋,我个人觉得不是,就像你不能将梅兰芳或者类似扮演女角的男演员当作是同性恋一样。

以作者的才华没想到这一点是很奇怪的,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其一是作者对日本galgame的强烈爱好导致他更偏向于将屈原塑造为一个LOLI形象,其二把屈原还原成女装大佬确实吸引不了读者。

不过都说到歌舞伎了,对楚与日本如此了解的作者竟然没有把夏商古道论引进读本,确实令人惊讶。

我个人猜测是作者在文本里没找到适当的位置安排这一假说吧,但无论如何在难得联系楚与日本的小说里缺失了这更进的一步,对作者和读者而言,都是莫大的遗憾吧。

一星只针对枯燥的推理和失败的人物而言。

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元年春之祭的更多书评

推荐元年春之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