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看懂了这本书(1)

毛衣
2018-04-15 看过

首先因为陈老师给我梳理了一遍书的剧情并让我闭嘴,我反倒认真的想写什么,就写了。我对大羽的逆反心理总能让我做一些什么!

其次这不是书评,是我假装看懂这本书自己总结出来的一个结论,为了证明这个结论我疯狂的使用情节进行牵强附会吹牛逼,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这书从这个角度来讲真的很妙,I don’t know what it means I just know what I mean.

ok我开始:

这书很像一个毛线球被人咔嚓很多刀有很多段,能读出来的很多。我看出来的一个理念,或者说一个贯穿全部的主旨是——

只有刺杀骑士团长才能冲破僵局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换言之就是:

只有【冲破】固有的【执念】,事情才能有另外的走向(而这个走向并不能单独用明朗或更加复杂来概括,只是得到了新的转机)

首先是【骑士团长】。这是一个理念的存在,并且是很强的执着的理念化成的。不妨认为是某种灵。能看到或者感知到它的存在的有:我. 具彦.(免色相信它的存在但未亲眼所见 ).真理惠看没看到我记不清了……

这几个人的共同特点:有所执念。或者说被something 羁绊。类似于心魔这样的(这个比喻真的幼稚且不恰当……)

具彦的something:最深重也最强大。涉及到更多人的生命,涉及到大屠杀,战争,亲人爱人的生命鲜血。

从这种程度上来说,理所当然的具彦是最先将执念实体化的人,他承受的这个【灵】最沉重,他也有将之进行实体化的能力(画家)。实体化的成果就是【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但他也是本书中唯一没有走出来的人,即使到人生的最后也要用尽气力来凝视这幅画。直到最后借助于我之手看到了骑士团长的消亡才得以逝去。

免色的something:对过去情人留下的谜题难释怀。抛开这一充满生命力的疑问这人只是一个精致利己的普通人物。不妨说这人是最因为执念步步为营的人。一环扣一环,让我给他自己画像某方面是为了取信于我(因为这人不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无论是职业还是其他细节,甚至从他提问我有没想将他关在洞里这个想法可以看出来。)我的业务能力,是否可以信任都是他后来利用我接近他的执念的考量。后一幅画或者说接近真理惠才是他的主要目的也是支撑他生命的那个【灵】

本来我会觉得在第二部中免色这一人物很败第一部的人设,因为第一部里这人真的神秘且有魅力,但实际上仔细想却不是这样的,这人形象反而最丰满也最正常人类存在。在我看来,免色这一人物对团长的相信和接纳是因为他有所执念,而他看不到团长正是因为他的【灵】并不够深刻,所以他在真理惠一事上显得步步为营,所以他能和真理惠的姑姑发生男女关系,所以他在装着情人衣服的衣柜前止步并仓惶逃走(这里真理惠妈妈的灵魂从某方面来讲鄙弃了轻易放弃执念的免色,保护了自己的小孩儿真理惠)。

某方面来说这人看起来最脱俗,实际上却最俗,摆脱不了的现实与世俗欲望,所以对自己的执念最浅薄坚持,能付出的是外在而不是内在的力量。他能很快的从自己的执念里脱身进入现实洪流中随波飘荡(考虑和真理惠姑姑一起生活,抚养真理惠等等)

我的something:与妻的羁绊。和美的婚姻生活有朝一日破碎,书里用挺多篇幅描写我与妻的感情,我的放不下,我在做一些事的时候常常幻想妻彼时被什么样的男人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着(我在说什么……)总之我经常幻想同一时刻的妻的人生,并且在感情上对妻始终忠贞不渝。这里有些复杂,我的执念可以说是遭受了生活的变故给自己带来的类似于一种磕了药的迷幻生活,并由于我一步一步的加深这种幻想(从自驾游开始,显性的恐惧,到对妻的幻想,到意淫的梦等),导致我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经历了书中所经历的一切事情。

骑士团长说理念不是你不想它就不存在的(如下图)。我理解为我们想什么不是主导事情发展的因素,而是我们怎么想这个什么才是。

这是骑士团长求我赶紧杀他之前说的一段话。我觉得这个很能解释我最后看似很无厘头的喜当爹的结局。其实也就是打破对事情原有执念而已。我本来的执念就是妻怎么就突然出轨,所以一直在疯狂脑补别的男人与妻的生活,这就是我对【妻与我离婚】这个【什么】的执念,而当我通过一场春梦(wtf……)将这一执念得到升华(wtf……)之后,我的思想开始转变,变成了【意淫都如此真实!产出新生命!且并不在乎这一生命到底是不是我的!】这一新的观念(我们不考虑逻辑什么了……)以后,我的something就消失了,也能顺利的说出与妻复合的愿望,变成现实生活中的一员。

今天先小小的写这三个男性人物,而政彦还是真彦来着?这人我看不出什么需要说的点来……想起来再补充!睡啦~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