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权的经济分析 产权的经济分析 评价人数不足

真实世界的经济分析

WasteLander
2018-04-15 01:29:34

【书评不够作业来凑系列

乍听之下,本书的标题似乎是个略显冗余的命题:毕竟,人们似乎很少能再想到一个比“产权”更具有经济学色彩的词汇了。然而在全书开篇,巴泽尔便立刻对传统经济学概念中静止、绝对的产权定义提出了尖锐的挑战:“因为交易是有成本的,所以产权作为经济问题还从来没有被完全界定过”(巴泽尔,第1页)。巴泽尔认为,由于一件物品的产权是由许多(至少是多于使用者在给定条件下能够加以利用的)属性构成,因而对其产权进行完整全面的测度将会是极其低效的。这就意味着这些物品至少有一部分属性无法被物主发现并予以保护,从而落入巴泽尔所称的“公共领域”之中,具有了被物主之外的人使用的可能性。所以,鉴于物品的不同属性之间具有高度的可变性,应当将其产权理解为“消费这些资产、从这些资产中取得收入和让渡这些资产的权利或权力构成”(巴泽尔,第2页)。对应的,物主所拥有的产权便也成为了他们从物品属性中获益(同时阻止他人从自己物品属性中获益)的能力的函数。

毋庸置疑,这种对产权的动态解释比起瓦尔拉模型更符合真实世界中存在的产权现象:作者举例称在一个樱桃摊前,尽管尚未售出的樱桃归商贩所有,但是为了成功地推销出

...
显示全文

【书评不够作业来凑系列

乍听之下,本书的标题似乎是个略显冗余的命题:毕竟,人们似乎很少能再想到一个比“产权”更具有经济学色彩的词汇了。然而在全书开篇,巴泽尔便立刻对传统经济学概念中静止、绝对的产权定义提出了尖锐的挑战:“因为交易是有成本的,所以产权作为经济问题还从来没有被完全界定过”(巴泽尔,第1页)。巴泽尔认为,由于一件物品的产权是由许多(至少是多于使用者在给定条件下能够加以利用的)属性构成,因而对其产权进行完整全面的测度将会是极其低效的。这就意味着这些物品至少有一部分属性无法被物主发现并予以保护,从而落入巴泽尔所称的“公共领域”之中,具有了被物主之外的人使用的可能性。所以,鉴于物品的不同属性之间具有高度的可变性,应当将其产权理解为“消费这些资产、从这些资产中取得收入和让渡这些资产的权利或权力构成”(巴泽尔,第2页)。对应的,物主所拥有的产权便也成为了他们从物品属性中获益(同时阻止他人从自己物品属性中获益)的能力的函数。

毋庸置疑,这种对产权的动态解释比起瓦尔拉模型更符合真实世界中存在的产权现象:作者举例称在一个樱桃摊前,尽管尚未售出的樱桃归商贩所有,但是为了成功地推销出自己的产品,卖主即使不公开允许顾客品尝樱桃,也很难阻止他们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挑拣樱桃——相反地,在一个完全竞争的简单模型中,这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因素则被完全忽略了。而这种疏忽在巴泽尔看来,造成的不仅仅是几颗被偷吃或浪费掉的樱桃,更为重要的是其暗含的“零交易成本”假设完全不符合现实,并导致了上述研究中对产权概念的误解。实际上,交易成本——即人们规定、保护、交换权利过程中产生的成本——是形成产权“公共领域”的核心要素。由于这些公共属性具有高度的非排他性,因而在许多交易过程中都出现了类似于公地悲剧的资源滥用。为了阻止或减少这些浪费现象的发生,人们便进入到了合同关系之中,并通过契约对产权施加了边界约束,促进产品属性被更有效地利用,因为“他或她将趋向于承担其所影响的属性的收入的更大份额,从而成为这部分收入的更大剩余索取者”(巴泽尔,第59页)。

对巴泽尔而言,交易成本可以被化约为获取的足够信息所带来的成本——在樱桃摊的例子中,之所以偷吃或挑拣的现象广泛存在,便是由于顾客很难简单地从卖主口中获得足够的信息来决定自己是否喜欢这种水果的味道。由于信息在不同的经济语境中可能截然不同,对于产权的“均衡描述”也常常在不同的环境中被表述出来。因此,在首章廓清了这些对重新分析产权理论而言不可或缺的要素之后,巴泽尔便在余下的篇幅中不断地将这一理论应用于各种延伸模型之中:从70年代石油危机的“排队供给”模型,到佃户租约的合同选择;从企业的组织方式,到加州淘金热期间的权利形成,如此等等。在作者看来,这种新的产权观念甚至可以用来解释在奴隶制、卖血等非市场结构下的交易行为。

应当承认的是,由于正交易成本更好地描绘了现实经济行为,巴泽尔引征的许多案例为我们理解产权现象提供了极具深度的见解:例如第四章中他对企业组织的剖析。巴泽尔批评说,传统的组织理论在解释企业为何存在这一事实上是完全缺乏说服力的,因为标准教科书对“生产函数本身、价格以及投入产出属性已知的隐含假定”和“一个企业只执行一种功能”(巴泽尔,第60页)的假设在现实中显然难以普遍成立;而对这些假设的矫正意味着信息成本在分析模型中的大幅提高,从而使得部分产权落入到公共领域中。因此,巴泽尔指出,在要素所有权分散的条件下,由生产函数向成本函数的转变会不可避免地产生偷懒现象——这样一来,科斯对企业和市场的二分定义似乎就不再像原先那般泾渭分明了;相反,二者被建立在了一个共同的原则之上:“一个交易者影响平均结果的意愿越大,该交易者承担的对于剩余的索取权也就越大”(巴泽尔,第82页)。这种对组织理论的再发现,可以说是全书中最具创见的段落之一。不过,同样必须指出的是,在另一些例子中,巴泽尔对交易成本的运用似乎就显得不那么得心应手。在第二章分析汽油价格管制时期各方调节自身边际的能力时,巴泽尔对买者与卖者间匹配方式的描述仍然暗含了完全理性的假设:面对同样的卖方完全价格,买者会根据或高或低的货币价格来调整排队等候的时间投入——而实际上,任何一个车主都很难对每个加油站的汽油定价与排队人数有精准的把握。

当然,我们无需苛责一些例子在应用性上的瑕疵,特别是考虑到巴泽尔对它们进行分析更多的是出于证明产权理论可用性的目的,而非对某个具体的事件做出实证上的解释。但除此之外,笔者觉得有必要指出的是巴泽尔——或出于分析视角的选择,或出于行文篇幅的局限——对产权作为一个经济概念之外的性质的忽略;换言之,即是对产权政治意义的忽略。诚然,全书的旨趣在于挑战传统经济学的产权观念——或用巴泽尔的术语来讲,是关于产权的“经济分析”;但是,即使在这种纯粹经济学的领域理路之中,作者也不得不承认人们对资产的权利是“自己努力加以保护、他人企图夺取和政府予以保护程度的函数”(巴泽尔,第2页),而他的讨论则是建立在控制了政府变量的前提之下进行的—— “如果缺乏治安,第一个听到该公告也许就不会枉费心力去排这个队,除非他或她有能力与拿着机关枪的人有效地进行竞争……(因此)我假定排队都被维持的秩序井然”(巴泽尔,第18页)。这样一来,如果我们仍然一边要求将正交易成本纳入到现实案例的考虑之中,另一边却对产权的政治变量视若不见,就不免显得厚此薄彼了。特别是,虽然巴泽尔对“所有权不可分割地归于物主本人”这一传统产权概念的挑战具有颠覆性的意义,但这种挑战没能正面回答的是,早先研究对这种理想化定义的广泛采用,真的仅仅是由于简化模型的便利性所致吗?还是说——如果布尔迪厄对于“文本”现象的解读有任何值得借鉴之处——这种对于产权的假设或多或少地符合了人们心目中的应然假设?也就是说,存在着这样一种可能:人们之所以假设产权是完整不可分割的,是因为他们认为理想的产权制度理应实现这一点。而如果后一种可能性能够解释——至少是部分合理地解释——传统产权概念的由来,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对巴泽尔理论中政治变量的缺失做出一定的回应。

在巴泽尔的定义之中,个体对产权的获得与其能力息息相关:保护物品属性的能力、享受或使用物品的能力,以及攫取公共领域内物品属性的能力。这种解释显然与传统解释所暗含的“财产权是不可分割的天赋人权”大相径庭。而这一分歧也恰好构成了在政治变量的视角下,巴泽尔产权理论的优势与不足:一方面,这种能力理论更好地测绘出了在交易过程中各方的动态博弈过程,即产权如何使人们通过划分权利与权力边界来实现交易结果的优化;但另一方面,对交易者行为的过度关注使得这种分析忽略了对整体权力结构的考察——特别是,交易各方权力不平等对交易能力产生的影响。这一分析缺陷最为显著地体现着巴泽尔对奴隶制分析的过程中:由于巴泽尔没有将奴隶主与奴隶的信息、能力不平等纳入影响合同选择的变量之中,所以全章对奴隶为何缺乏采用任何形式的合同的手段都没有给出有效的回应。到了最后,巴泽尔更是险些承认奴隶主和奴隶间的关系其实并非属于契约关系。也正是因此,巴泽尔提出的“奴隶通过分有奴隶主的产权,积累经济资源,最终能够为自己赎身”的解释,尽管在假设模型中具有一定的解释力,却几乎在现实历史中找不到相对应的史实。反之,无论是事实上还是情感上,“天赋人权”所具有的政治意涵都能更贴切地解释奴隶对奴隶主的人身依附关系是如何被打破的

当然,尽管巴泽尔的分析没有能够完全反映出解释真实世界所需要的所有模型变量,我们却也很难找到这种产权理论的“完全替代品”:诚然,人们愿意相信传统解释中“天赋人权”、“权利平等不可分割”的观点给他们提供的政治意义;但与此同时,本书也揭示出“那种认为产权已经充分界定,因而不承认交易成本存在的观点”(巴泽尔,第164页)并不能在经济学意义上解决实际的问题。通过跨出这些传统经济学的安全区,去探索如何理解真实世界中的产权意涵——巴泽尔的这本书堪称是一次了不起的努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产权的经济分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