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隐 侠隐 8.0分

《侠隐》| 梦醒之人尚有情

宥予
2018-04-15 01:22:00

好故事,家仇国恨,武林末路,天边一只孤燕,穿云而去。北京那些街道在张北海脑子里又活过来了。 读的时候会想姜文导演会从哪里切入呢,会是从头开始讲吗?一帧帧画面在脑子里飘着,期待影片。 小说里有一处讲李天然和关巧红的情愫讲得妙,心思不稠,关心得很克制,如隔林听瀑,离那么远呢,水花四溅已清凉扑面,银河落了四天半。 原文如下: 他还是把油伞交给了巧红,偏头看了看天,伸手接了接空中飘着的雨丝,又一张手,“这叫什么雨?” 她脸上浮起了笑容,“这不叫雨叫什么?” 他又抓了把雨丝,再一张手给她看,“这叫天上洒下来的云。” 关巧红笑了,“您真是外国住久了,” 也伸手在空中抓了把雨丝,也张开了手,“这天上洒下来的云,我们管它叫雨······” 然后又把伞塞回他手上,转身跑进了烟袋胡同。

里面有一幅九九消寒图很有意思,图里有九枝,每枝有梅花九朵,从冬至入九开始,每天涂黑一朵,等数九寒天全过,门外也就草色青青了。 全文读完想到老舍的《断魂枪》,内容和形式不同,内里那点味道相似,不过要淡得多,而且不够坚决,藕断丝连几分惘然。有些人活在旧梦里,有些人已开始做新梦,李天然和关巧红这类,是已梦醒的人,眼前是结结实实的恨

...
显示全文

好故事,家仇国恨,武林末路,天边一只孤燕,穿云而去。北京那些街道在张北海脑子里又活过来了。 读的时候会想姜文导演会从哪里切入呢,会是从头开始讲吗?一帧帧画面在脑子里飘着,期待影片。 小说里有一处讲李天然和关巧红的情愫讲得妙,心思不稠,关心得很克制,如隔林听瀑,离那么远呢,水花四溅已清凉扑面,银河落了四天半。 原文如下: 他还是把油伞交给了巧红,偏头看了看天,伸手接了接空中飘着的雨丝,又一张手,“这叫什么雨?” 她脸上浮起了笑容,“这不叫雨叫什么?” 他又抓了把雨丝,再一张手给她看,“这叫天上洒下来的云。” 关巧红笑了,“您真是外国住久了,” 也伸手在空中抓了把雨丝,也张开了手,“这天上洒下来的云,我们管它叫雨······” 然后又把伞塞回他手上,转身跑进了烟袋胡同。

里面有一幅九九消寒图很有意思,图里有九枝,每枝有梅花九朵,从冬至入九开始,每天涂黑一朵,等数九寒天全过,门外也就草色青青了。 全文读完想到老舍的《断魂枪》,内容和形式不同,内里那点味道相似,不过要淡得多,而且不够坚决,藕断丝连几分惘然。有些人活在旧梦里,有些人已开始做新梦,李天然和关巧红这类,是已梦醒的人,眼前是结结实实的恨,往前走一步,这恨又有点茫茫,如关的丈夫儿子被撞死那般不可寻了。 虽说哪年生都一样,都得过这一辈子,可到底是不同的一辈子。 这样的北京再没有了,夕阳无语,最可惜ー片江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侠隐的更多书评

推荐侠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