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灰》版的《杰克与豆茎》

羊男君
2018-04-14 23:49:08

本书的作者珍妮·罗森是一个罹患十几种精神疾病的患者,但她又被冠以“最快乐的抑郁症患者”,书中讲的便是她寻找快乐的心路历程,她甚至还通过社交媒体发起一场“高兴死了”的运动。

说实话,看这本书的过程是无比纠结的,本来出发点就是在书中找到阅读趣味,甚至是快乐本身,但如同罗森所说,投入可能意味着读者自己也有类似的精神问题,至少曾经或随时待发生同样状况。这种阅读心态相信是根植于社会对抑郁症等精神病症的固有偏见造成的,处在越是封闭落后的社会,本身越是无知愚昧的人,偏见越深。否认无知,可是依然还是抱有偏见的,除三观和社会导向等原因,可能是又一病症也说不定。

在现实生活中,我认识不止一个此时或曾经患有抑郁的患者,这种病症并不鲜见,甚至在“我”生命历程的某个阶段,我严重怀疑自己也有抑郁的倾向,这里并不想刻意回避,否则我也就抱有某种偏见了。当然,“偏见”这个词可能有点避重就轻了,应该说,这是一种具有社会性的病态式偏执。如果遇到身边人有类似情况需要你劝慰的,多数人自觉不自觉地会选择用一种异样眼光视之,心里的倾向首先是排斥的,严重的直接就把这些可怜人视同疯子。罗森在书中不止一次提到“疯子”这个词

...
显示全文

本书的作者珍妮·罗森是一个罹患十几种精神疾病的患者,但她又被冠以“最快乐的抑郁症患者”,书中讲的便是她寻找快乐的心路历程,她甚至还通过社交媒体发起一场“高兴死了”的运动。

说实话,看这本书的过程是无比纠结的,本来出发点就是在书中找到阅读趣味,甚至是快乐本身,但如同罗森所说,投入可能意味着读者自己也有类似的精神问题,至少曾经或随时待发生同样状况。这种阅读心态相信是根植于社会对抑郁症等精神病症的固有偏见造成的,处在越是封闭落后的社会,本身越是无知愚昧的人,偏见越深。否认无知,可是依然还是抱有偏见的,除三观和社会导向等原因,可能是又一病症也说不定。

在现实生活中,我认识不止一个此时或曾经患有抑郁的患者,这种病症并不鲜见,甚至在“我”生命历程的某个阶段,我严重怀疑自己也有抑郁的倾向,这里并不想刻意回避,否则我也就抱有某种偏见了。当然,“偏见”这个词可能有点避重就轻了,应该说,这是一种具有社会性的病态式偏执。如果遇到身边人有类似情况需要你劝慰的,多数人自觉不自觉地会选择用一种异样眼光视之,心里的倾向首先是排斥的,严重的直接就把这些可怜人视同疯子。罗森在书中不止一次提到“疯子”这个词,她妈妈也不止一次跟她说:你不是个疯子。其实,罗森只是生病了,她不疯,她处于的是一种异于普通人的正常状态而已。这也不是他们自己能够控制的,有时就得看医生吃药。他们可能最不愿意听到你说的一句话是:开心点,别想太多。这就相当于跟一个身体伤得很严重在喊疼的病人说:忍着疼,伤就会好的。屁话!

《高兴死了》这个书名起得好,“高兴”死了,快乐之于罗森,就像封面的那只极其欢快的浣熊标本——罗里。死就死了吧,但是要尽量保持一个开心快乐模样的存在。而罗森的写作又有点天马行空,她在回应这本书的编辑对她那个“2500万美元钞票”的怨言时调侃过自己的书是《五十度灰》版的《杰克与豆茎》,这种说法倒是挺恰如其分的,荒诞得来还挺合情合理的。我想,这本书之所以吸引读者,或者与其说读者是对书感兴趣,不如说是喜欢作者在那样一种精神状态下还能那么快乐,反观己身,屁大点事就死去活来,也是够无聊的。罗森有着一颗强大的支撑着自己也支撑着看这本书的正处于人生低谷的读者们的心脏,只是既然要将这颗心晒出来,就意味着须割开皮肉,捧出满手的血淋淋,些许的“污秽”便溢了出来,带出了点“污气”,详见《乔治·华盛顿的假阴茎》、《巫毒阴道》、《好吧,至少你把乳头遮起来了》,这才成了《五十度灰》版的《杰克与豆茎》。当然,以上纯属调侃。

诸多的精神病症(抑郁症尤甚)就是一个囚笼,封闭环境中人本身所具有的的社交需求诱使其表现出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欲望,可是这个躯壳独剩了她自己,只能将内心最原始的一面暴露无遗,因为她已被逼入绝境,无可选择。这既是个人的需求所致,更是社会所催逼出来的。2016年初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江绪林因患抑郁症自杀身亡,阎连科私发给了蒋方舟一条没头没尾的信息:我们苟活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末了,送上奥登的一首诗:“在正直的人群中正直/在污浊中污浊/如果可能/须以羸弱之身/在钝痛中承受/人类所有的苦难。”

以上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