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为敌 与天为敌 8.0分

金融风险的历史

八日水
2018-04-14 23:47:48

作者通过考察人类探索风险的艰难历程,讲述一个个人类战胜风险的传奇故事,来说明如何理解风险,衡量风险以及估计其后果。

人类的风险意识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希腊。随着基督教在西方世界的逐渐盛行,上帝的意愿成了决定未来的向导(未来是预先安排好的)。未来的思索成为一种正常的行为和信念。

贸易的发展把赌博的原理转化为财富的创造,对游戏和赌博的热情转向经济的增长,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技术上的进步。管理风险的能力以及进一步承担风险以做长远选择的偏好,是驱动经济系统向前发展的关键因素。但其必然的后果是资本主义,它是承受风险的缩影。

从印度吸取数字的阿拉伯数学思维被西方引用。必须将依赖于运气的赌博与那些技巧可以在其中起作用的赌博区分开来。在牌类赌博和赌马中有真正的高手,但是在掷骰子的游戏中没有人能够成为高手。扑克牌、硬币和转盘都没有任何记忆。时间是赌博中决定性的因素。

风险和时间是同一事物的两个相反的方面,因为如果没有明天,就不会有风险。时间会改变风险,风险的本质由时间的范围来塑造:未来就是赌场。

17/18世纪,自然法则而不是神的法则决定了机会赌博的结果,概率的偶然性理论完善地建立起来。英国由农业社会转变为商业时代时候,商人开始研究伦敦人口(开始了科学意义的统计学)。抽样调查、平均值以及何为常规构成了统计分析学的框架。哈雷以概率为基础的平均寿命、人类进行选择动机的伯努利理论等科学理念,变革了信息的使用方法以及在现在社会中将概率应用到决策和选择当中的方式。相关性概念的产生,用于遗传学,降雨和谷物,通货膨胀和利率或公司股票价格。回归平均原理为许多决策制定的体系提供了哲学的基础。

但回归平均原理不能很好地引导决策制定:有时回归平均的进程太慢了,一次震荡就能毁坏整个过程;回归的力量可能太强,即使到达均值附近也无法停止,会在均值两侧以重复的、不规则的偏差进行摆动;均值本身也是不稳定的,昨天的正常值很可能被今天新的正常值所取代,而我们对这个正常值却一无所知。如果仅仅因为过去的经验,就极端地假设成功即将来临,那是很危险的事情。要让观察值正态分布或是对称分布在其均值的两侧,有两个条件是必需的:第一,要有尽可能的观察值;第二,这些观察值彼此独立。无序总是在先,有序在后。要足够灵活,将回归均值仅仅视为一种工具;它并不是一项宗教信仰,

没有永恒的教条和相关的仪式。在不确定的条件下,合理性和可度量性是决策的基础。风险管理的本身就是对结果有所控制的领域最大化,把完全不能控制结果和弄不清因果联系的领域最小化。有时能够收集大块的信息和小块的信息,但绝不可能收集所有的信息。拥有的信息太少,不会确切知道样本有多好,以至于无法应用概率法则。

流动性的需要以及渴望用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来锁定未来的愿望都证明决策制定是由不确定性主宰的。在博弈论方法被广泛传播后,随着理性的概念被完美地定义并被学术界广泛地接受,它已变为风险控制和效用最大化方面的惯例,并对投资和管理财富领域产生巨大的影响(证券组合选择,例如漂亮50)。偶然性的巨大收益似乎能够较长时间地吸引投资者和赌徒们的兴趣,而持续的低收益则做不到这一点。

多元化投资是很乏味的。见多识广的投资者会将投资者多元化,因为他们并不认为投资是一种娱乐形式。投资多元化,不仅仅是持有股票,而且要涉及全部的有价证券,其范围包括股票、债券和现金资产。多元化也迫使投资者去调查新的领域并且发展出适合的管理技巧。

衍生产品是金融工具,本身并没有价值。衍生产品并不是要交易股票、利率、人类生命、易着火的房屋或是房屋抵押贷款,衍生交易的产品是不确定本身。一些著名公司在衍生产品交易中遭受灾难性损失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些公司的管理者最终是增加了波动性而不是去限制这些风险。他们将公司的财政变为利润中心,将小概率事件视为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当面临在确定性损失和赌博间进行选择时,他们选择了赌博。但资本市场并不是一台友善的机器,并不能为所有人创造所需的财富。

股市崩盘的教训使得投资者认识到‘业绩’是一种虚幻的东西。他们忽略了投资理念中最基本的原则:不可能期望在不承担巨大损失风险的前提下会获得巨大的收益。从信息样本中进行归纳概括的困难不是来自大自然的不稳定性,而是来自大自然的复杂性。大自然孕育了太多的复杂性,不可能仅仅通过研究一些有限的实验,就能把其全部解决。考虑自然界方面的概率问题,并且设想人类的行为和所发现的大自然一样,具有同等程度的规律性和可预测性(行为金融学)。因此,将重点放在机会、疾病和预期寿命的赌博上。但它们的结果是大自然规定的,而不是人类的决定。

在这个多变的世界,回归均值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均值总是处于波动的状态下(在混沌理论中不存在正态的观点)。看起来似乎是不连续性的并不是突然与过去间断,而是先前发生事件的合理结果。

在一个混沌的世界,野性总是在等待时机展示自己。类似真相不等于就是真相。如果信息过多,就会阻碍和歪曲决策,从而导致不变性的缺陷,并且给予当权者机会来操纵人们所愿承担的风险。

现如今,有价证券的引入促使资产净值的曝光程度比以往高得多。保守的机构投资者更倾向于利用广泛的多种经营,在未经测试的领域中为较高的风险提供保证。但是,多种经营并不能保证避免损失,仅能保证不会瞬间一文不名。

概率对我们而言,就是生活的向导。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天为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天为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