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没有太阳的黑夜,终究是空洞的

艾畅畅
2018-04-14 看过

这是一本让人绝望的书。

书的封面是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小女孩向前行走的剪纸,剪纸的形态是单薄的,边缘是锋利的。正如两个主角的人生。

那两个孩子是停留在最绝望时期的亮司和雪穗,他们从来不曾长大,永远停留在被伤害最深的那一刻。那个伤害的窟窿那么大,导致他们想要拾起碎片从新组装身体都只能组成最小的自己。

两个在图书馆享受单纯时光的孩子,就在破旧大厦里,在灰尘中,全部毁了。

雪穗最狼狈的时候被亮司发现,她最不堪的秘密暴露在阳光之下,而亮司呢,他发现了敬爱的父亲兽化的样子,背后的阳光彻底将他吞灭,他站在逆光之中,世界瞬间黑暗。

之后,再也没亮过。

雪穗说亮司是她的白光,亮司说想在白天行走。

在那个破败大厦极尽黑暗的时候,亮司如同光一般将雪穗拯救出来。雪穗逃走了,亮司关上大门,堆上砖头堵住出口,然后呢,他埋身与黑暗,在时光隧道中奔跑。带着一身的暗与痛。

读到文章末尾的时候,有种重读《百年孤独》结尾的感觉。笹垣对案情的推断如同飓风一般,扫视了我的认知,真相就如同被蚂蚁抬走的婴儿皮一样令人绝望。我以为行文初期所给出的线索已经够黑暗了,没想到真实的结果却如此令人窒息。

那个曾经在时光隧道中穿行的少年,向心爱的女孩炫耀剪纸的少年,在那一天该是多么绝望啊。

“那一瞬间,在男孩心中,父亲只是一头丑恶的野兽。他的肉体一定被悲伤于憎恶支配了。”目睹敬爱父亲的兽行,亮司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的生命化作剪刀插入父亲的胸膛,一并消失。那之后的岁月,他的灵魂是空洞的,早就在那栋破烂的大厦里粉碎,在穿梭时光隧道奔跑的时候消失了。

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而已。所以,后来对于那些受害人而言,他们遇到的不是凶手,而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一个没有认知能力的躯体。

最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还有什么能刺激到他呢。

弥生子

弥生子说她只想做一个女人。

离家只有几步远的地方,被警察召唤,她浓妆艳抹收拾仔细之后才出现。

她卷头发的时候发现有一根白头发,于是悄悄的任它落下手指,不让笹垣发现。

笹垣叼起一根烟,弥生子迅速拿出打火机帮他点着。

从年轻时候的职业到年老时候的工作,弥生子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依附男人的女人。

她的理解,女人是娇弱的,是需要被男人呵护的。所以她出轨,她懒于照顾儿子。

如果弥生子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在亮司的父亲死后,对亮司悉心教导,温柔呵护,也许亮司就不会一条路走到黑吧,总有光会照耀他。

可是偏偏生活就是那么绝望,弥生子只想做一个女人。

亮司得不到最应该普照他的光辉。

亮司的整个人生中,唯一的暖光只有友彦,那个原来只是想要利用一下的少年。却因为多撇了一眼他的房间,看到了那台电脑。

是相同的爱好吧,还是因为友彦会更有价值?

相对于夺取和偷窃的人来说,最不可原谅的是那些愚蠢的丢掉东西的人类——这是亮司的人生道理。

出轨的母亲,变态的父亲,不安分的松浦,在亮司的眼里,他们都是愚蠢的,在痛恨他们的时候,连带着跟他们一样愚蠢的人都被波及了。

亮司的目光无疑是远见的,他坚信未来的世界是电脑的世界,精通电脑的友彦无疑是聪明的,那么未来有这样一位聪明的帮手何乐而不为呢。

亮司在那一瞥之后选择帮助友彦,算是黑夜中遥相呼应的两只烛光吧。

友彦是亮司唯一袒露过胸襟的人,再遇松浦之后的圣诞节那天,他给友彦和他的女友剪了一个男孩女孩拉手的剪纸,祝福他们,说他们该结婚了。这是整个文中亮司最温情的一幕。也是唯一的一次。

亮司终于还是死了,用那把杀死父亲的剪刀,一跃而下,刺进自己的胸膛,终于解脱,十九年的黑暗,一剪刀的血光。

亮司和雪穗会在一起吗?

怎么可能呢?

彼此之间经历过那么多,都是血腥与黑暗,最肮脏与最丑陋的过去。雪穗想要的温暖的未来,怎么可能让过去的肮脏来插足?

亮司爱雪穗吗?不,也许曾经青梅竹马,但是在破败大厦里的那一天之后,对于雪穗,亮司只是全力以赴的履行着他的责任,他抱着赎罪的心理一直作为雪穗的虾虎鱼,在看不见的地方保护她的安全,为她提供她想要的一切,金钱,名利。不惜一切代价。

亮司是雪穗黑夜中的圣诞老人。

雪穗爱亮司吗?不,她并不知道什么是爱,从小生活的环境已经不允许她有爱的能力。最亲近的母亲为了钱把她推入了火坑,原本算是青梅竹马的亮司亲眼目睹了一切。从那一刻起,感情的性质发生了无法预计的改变。

原来是可以反抗的呀。目睹亮司刺死他的父亲之后,雪穗在跑出大厦的时候,除了惊慌恐惧之外,应该还有解脱吧。

畜生不止一个,那么,都死去吧。所以,寺崎忠夫也去死吧,推我入坑的母亲也去死吧。

只有死人可以保守秘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