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眼睛——一个隐喻的历史》读后感

JusZhang
2018-04-14 22:13:41

书的名字来自席勒的诗作《钟之歌》:“黑暗笼罩着大地,邪恶滋长的黑夜,没有吓住安全的公民,因为,法律的眼睛睁着呢!”作者米歇尔·施托莱斯是德国著名法学家、公法学家曾任梅因河畔法兰克福约翰·沃尔夫冈·歌德大学教授,马克斯-普朗克欧洲法律史研究所所长。他在此书中分为七章介绍了法律的地位变化。

作者先总的介绍了法律的眼睛睁着,一方面替人们对抗不法侵害,保证人们的安全自由,另一方面又发展出“第四阶层的告密者”和腐败等一系列负面影响,到后来眼睛与法律的关联似乎已经丧失。在第二章作者介绍了最初的宗教中的“眼睛”,即神的眼睛注视着一切。古希腊中出现“正义之眼”。古希腊的“正义之眼”隐喻正直的法官或是他的判决,在更一般的意义上,它也意味着(尘世的)正义之眼洞察一切。也体现出早期律法的宗教背景——至高无上的上帝享有裁判权,因为他知晓一切、洞察一切,所以能够公正审判。但在罗马法中没有“正义之眼”的描述。有作品的引文中,正义的眼睛被描述为严肃的、直率的、确定的,还引用了“正义的眼睛关注着一切”。“正义的眼睛是能看见一切的神的眼睛的直接衍生物”,即公正的法官像上帝一样。专治的君主是尘世的上

...
显示全文

书的名字来自席勒的诗作《钟之歌》:“黑暗笼罩着大地,邪恶滋长的黑夜,没有吓住安全的公民,因为,法律的眼睛睁着呢!”作者米歇尔·施托莱斯是德国著名法学家、公法学家曾任梅因河畔法兰克福约翰·沃尔夫冈·歌德大学教授,马克斯-普朗克欧洲法律史研究所所长。他在此书中分为七章介绍了法律的地位变化。

作者先总的介绍了法律的眼睛睁着,一方面替人们对抗不法侵害,保证人们的安全自由,另一方面又发展出“第四阶层的告密者”和腐败等一系列负面影响,到后来眼睛与法律的关联似乎已经丧失。在第二章作者介绍了最初的宗教中的“眼睛”,即神的眼睛注视着一切。古希腊中出现“正义之眼”。古希腊的“正义之眼”隐喻正直的法官或是他的判决,在更一般的意义上,它也意味着(尘世的)正义之眼洞察一切。也体现出早期律法的宗教背景——至高无上的上帝享有裁判权,因为他知晓一切、洞察一切,所以能够公正审判。但在罗马法中没有“正义之眼”的描述。有作品的引文中,正义的眼睛被描述为严肃的、直率的、确定的,还引用了“正义的眼睛关注着一切”。“正义的眼睛是能看见一切的神的眼睛的直接衍生物”,即公正的法官像上帝一样。专治的君主是尘世的上帝,所以他的法律以相同的方式治理着自然世界和人类世界。据狄奥多鲁斯记载,对于从事象形文字研究的希腊人来说,眼睛象征着“正义的守护者和身体的看护人”。

紧接着,君主获得了权力,现代国家的主权成为凌驾于所有统治者应有的个体权利之上的新的上位法律概念,至高无上、不可分割。神学形象世俗化,用“主权者”来表述至高无上全知全能的统治者。君主的眼睛注视着臣民。这个时期神位列君主之上,君主由此免除了对人们的责任,君主对神负责和述职。“神的全知全能和关照概念走向世俗的权威,这些世俗的权威反过来妄求与神的相似性”。

由于神学和哲学在真理上无法达成共识,17世纪人们转向和平与秩序。近代主权者将法律作为统治工具使用,但这一统治工具也不断限制他的行为的可能性。美国宪法运动以后,法律成为不睡觉的守护人,发展为统治者的角色。法律在去人格化的过程中发展起来,人们将最终转为法律的统治。

“法律”进行治理的同时,反过来也要自治,于是便有了成文宪法。“民族国家”的出现,使法律步上了最高的位置。“法律的神化”,法律取代君主成为新的统治者,它成了对抗残余君主势力的警惕的牧羊人,并最终成为全国性典章的完美表达,是唯一可见的新的政治层级秩序塑造生活的表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在它的有效范围内从不睡觉,永远普遍有效,并且具有一定的预见性。此时,法官继续把自己定位成“法律的仆人”,直到19世纪下半叶这一观念才动摇。提出守法的公民不必害怕“监视的眼睛”。

到了19世纪,“法律的眼睛”的图像消失了,更讽刺的是它成了“警察”、监控与间谍活动的标志。“法律从19世纪就从根本上转变了它的角色。它不再用来展现革命的正义理念,而成为掌握在国民议会手中的公民政治的工具。”它成为了社会控制工具。

“法律的眼睛是睁着的”,之前是“上帝的眼睛是睁着的”、“君主的眼睛是睁着的”,这样的发展过程表现出权力的逐步转移,从侧面表现出历史的发展脉络。法律在一方面能够保障守法公民生活安定,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法律逐渐开始成为统治阶级的统治工具。因此我们在实现法的价值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将权力关进笼子里”,减少公权力对个人合法权益的损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法律的眼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