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1分

戏里不知身是客

云小仙儿~
2018-04-14 22:02:25

咱们这本《霸王别姬》,说的是程蝶衣对段小楼的一段泥足深陷的感情故事,但是故事太悲惨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虐恋情深。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聊书里的三个主要人物,程蝶衣、段小楼还有菊仙。他们三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组成了这本书,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代伶人经历不同历史时期的命运起伏。

程蝶衣

程蝶衣这个人,从小被做妓女的娘卖给了戏园子里的关师父,其实他的娘连妓女都不如,是个暗娼,也就是说,做妓女都是无照经营的那种。这样的环境长到九岁,程蝶衣当然不会是什么心理健全的人,更何况他连身体也不健全,他是六指。

就是这个六指,让他吃尽了苦头才进了戏班子。这里书中其实有一段理想化的描写,就是程蝶衣的娘,亲手砍掉了程蝶衣多出来的那根手指。我们知道,没有及时止血以及感染的可能性,都是会让人丢掉性命的,但是书里显然弱化了这一点,作者让程蝶衣顺利的熬过这一劫。

而且这一段在书中写的非常隐晦,开始只说了关师父的拒绝,然后就是一声凄厉、惨痛的尖叫,最后就是关师父立字据买下了还叫小豆子的程蝶衣。没有一点写到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声尖叫却让人毛骨悚然。

这种感觉就是文字能够给大家的空间感,这

...
显示全文

咱们这本《霸王别姬》,说的是程蝶衣对段小楼的一段泥足深陷的感情故事,但是故事太悲惨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虐恋情深。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聊书里的三个主要人物,程蝶衣、段小楼还有菊仙。他们三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组成了这本书,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代伶人经历不同历史时期的命运起伏。

程蝶衣

程蝶衣这个人,从小被做妓女的娘卖给了戏园子里的关师父,其实他的娘连妓女都不如,是个暗娼,也就是说,做妓女都是无照经营的那种。这样的环境长到九岁,程蝶衣当然不会是什么心理健全的人,更何况他连身体也不健全,他是六指。

就是这个六指,让他吃尽了苦头才进了戏班子。这里书中其实有一段理想化的描写,就是程蝶衣的娘,亲手砍掉了程蝶衣多出来的那根手指。我们知道,没有及时止血以及感染的可能性,都是会让人丢掉性命的,但是书里显然弱化了这一点,作者让程蝶衣顺利的熬过这一劫。

而且这一段在书中写的非常隐晦,开始只说了关师父的拒绝,然后就是一声凄厉、惨痛的尖叫,最后就是关师父立字据买下了还叫小豆子的程蝶衣。没有一点写到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声尖叫却让人毛骨悚然。

这种感觉就是文字能够给大家的空间感,这是和影视作品所不同的,因为大家会脑补出作者言下之意,而这种想象的感觉,会增加读者和作品的互动,也使得作品更能够打动人。

就是有过这种被抛弃,被伤害的经历,所以当还是小石头的段小楼带着一身豁达来到程蝶衣身边的时候,程蝶衣几乎是立刻就抓住了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身边的最后一块浮木,所以段小楼成为程蝶衣的救赎,成为程蝶衣的唯一。

其实最开始程蝶衣对于段小楼并不是情人间的感情,只是孩子的占有欲而已,他来到戏班子,不断地失去一切,开始是娘,后来是手指,然后是头发,在不断的失去中,师哥是他唯一得到的,这种情况下产生占有欲是非常理所当然的。

可是这种占有欲,在不知不觉中就变了样,而这变样的过程中,有这么几个催化剂。

首当其冲是程蝶衣的旦角,当初关师父买他的时候,就是看中了他身段样貌都很清秀,也就是说,程蝶衣的长相是非常女性化的,再加上他的性格也是腼腆害羞,所以很多时候容易多想,多想的人,在发现只有男女之情才能长久的时候,于是就走了极端,钻进牛角尖去。

因为被选中做旦角,自然会揣摩女性的各种心理,在最开始的时候,程蝶衣也是不习惯的,书中有个情节就是程蝶衣背戏词,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程蝶衣总是背不对,他总是背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其实映射了程蝶衣内心中男性意识的反抗。

当然,有反抗肯定会有镇压,背不好戏词的后果就是关师父把烟锅捅进程蝶衣的嘴里,满口鲜血。这里在我的理解里,其实也有一个隐喻,就是男性意识的丧失,当程蝶衣满口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选择本来的性别,他是被动地,被变成了女性,也是精神上的失身。

这一段和小赖子的死放在一起写,小赖子看到程蝶衣受罪,害怕了,于是把自己吊死了,低下漾着一滩失禁留下的尿。作者写程蝶衣看到时,带血的嘴巴张大了,放佛他的血又流出来,如一滩尿。

这里血和尿,其实都是一个意思,也都意味着死亡,尿意味着小赖子的死亡,血意味着程蝶衣的男性意识死亡,到这里,程蝶衣已经在心理上完成了从男到女的转变。

说句题外话,建国后我们国家的戏曲学院就已经不再招收女同学唱老生,也不再招收男同学唱花旦,这个我觉得是为了避免青少年移了性情,毕竟还是应该顺应人的本性。现在很有名的唱京剧的王佩瑜王老板,就是女子唱老生,这个我在一次访谈中听她说过,是当时看她天分实在很好,所以修改了招生简章,那一届也只有她一个人被特殊对待了而已。

再说回程蝶衣,这样心理上的转变还不够,还有身体上的,程蝶衣身体上由男到女的转变经过了两个人,分别是倪老公和袁四爷。

倪老公是清朝里当过公公的人,大家都知道,太监这种人,因为是受到畸形的社会制度压迫,心理上大多是不太正常的,尤其又在皇权衰落的时代,倪老公的心理问题可想而知了。老年心理问题患者倪老公,因为喜欢听戏,看上了扮演虞姬的程蝶衣,当晚就把程蝶衣召唤进府了。

关师父他们当然知道倪老公叫程蝶衣为了什么,这在现代就叫猥亵儿童。可是戏班子只是小组织啊,当然没有倪老公财大气粗,所以只能让程蝶衣去,好在程蝶衣只是小孩子,还不懂这些,所以出来以后没太多的想法,但是受到过这种伤害的孩子,肯定会在心里留下阴影,因为他总会长大的会慢慢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他也迫切的需要找个有能力的人来保护自己,也就更加依赖他那演霸王的师哥段小楼了。

至于袁四爷,书里写的篇幅不太大,却是程蝶衣人生中比较重要的人了,这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也就是说真正有过肉体关系的人。而他当时是怎么和袁四爷发生关系的呢?对于袁四爷来说,他是守株待兔,等着程蝶衣投怀送抱的,作为戏霸,他对程蝶衣势在必得,这和当初的倪老公一样。而对于程蝶衣呢,这里有一个契机,就是段小楼刚知道菊仙为他赎身,于是要和菊仙成亲。

现在大家都说,如果想忘记一段感情,最快的方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程蝶衣没听过这么时髦的话,但他心里一定是有着这样报复的想法的,所以他转而投入袁四爷的怀抱。书中描写他去赴袁四爷的晚宴,他不知道袁四爷是怎么想的吗?他当然知道。

他在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能理解成破罐子破摔,师哥不是不稀罕我吗?有的是人稀罕我,我就是要去找个男人,看你知道这个会不会生气。

结果事情真的发生了,程蝶衣心里还是后悔的,他看到袁四爷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他拿出来的那只蝙蝠一样,真的是在别人手心里,任人宰割。好在,还有一件事情安慰了他,那就是小时候没钱买的那把宝剑,正好在袁四爷手里,他拿到了兄弟两人从小渴望的宝贝,把他当成新婚礼物送给了段小楼。

于是在段小楼和菊仙结婚的这一天,程蝶衣从身体上也进行了转变。这里我觉得有一个巧合,同一天,程蝶衣将自己交出去,可能在他心中,想要那天和师哥结婚的是他自己吧。

段小楼

说完了程蝶衣,咱们再来说说段小楼。在这本书里,无数次的说着,段小楼有霸王气概,而段小楼也从小就用英雄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这是他大师哥的身份造成的。

在很多孩子的地方,最大的那一个会下意识的被冠以保护者的身份,家里有弟弟妹妹的朋友们可能都有同感。段小楼就是这样,师父对他的教育就是这样,他唱的戏里也是这样的,再加上戏文里接受到的各种影响,都要求他以一个英雄的保护者形象存在。

于是他下意识的保护程蝶衣,因为程蝶衣是经常受欺负的小师弟,后来又保护菊仙,因为菊仙是需要拯救的女子,还是个漂亮的女子。

可是人不可能永远做英雄的,尤其段小楼并不是天生的英雄,也没有任何实力,空有想法的英雄行为,只能是带着引号的英雄了。

这样一个自诩光明磊落的英雄段小楼,到底知不知道程蝶衣对他的感情呢?我认为是知道的,虽然书中一直没有说到他的任何想法,直到结局才流露出他知道这个事实,但他一定是知道这一切。

可是他一生都没有对程蝶衣有任何回应,从来没有挑明说过这件事情,从未回应过程蝶衣的一片深情,所以也显示出他实质上薄情和软弱的一面。这个其实我们仔细想想就能够理解,段小楼的人物设定在书里应该是钢铁直男,而这样的钢铁直男,碰上心思细腻的程蝶衣,确实是不知道如何处理。

如果接受他,实在是与自己的本性相违背,书中也说过,段小楼刚到能逛花楼的年纪,就开始去了,毕竟年少慕艾嘛;如果不接受他,那么就得与程蝶衣好好的说清楚,而这样撕扯开来,对两人都不好,不仅伤害了从小感情深厚的师弟,也会影响二人的搭台表演,所以干脆就装糊涂,假装一切都不知道,也就不用心中煎熬了,这是普通人都会选择的方法,却也是懦弱和不负责任的方法。

那他是爱菊仙吗?也不一定,在菊仙为自己赎身后去找他的时候,段小楼其实也是有些惊讶的,他就和程蝶衣说过,提菊仙出头只是为她解围而已,话赶话才说到定亲的,这一方面说明他心中明了程蝶衣的感情,在单独面对程蝶衣的时候下意识的选择和菊仙撇清关系,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对菊仙确实只是一时意气。

可是菊仙就那样闯进来了,不仅闯进段小楼的生活中,也纠缠进程蝶衣的人生里。三个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唱了戏台下的一出霸王别姬。

三人的戏份我们待会再说,还是段小楼,最后的英雄气概终于坍塌时,是在十年动乱,在无死角的监控和盘问下,终于倒下了,开始胡乱攀扯,开始害怕和心惊胆战,也将他的软弱和脆弱展现的淋漓尽致。

似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段小楼撕下了楚霸王这个人物给他的禁锢,开始正视自己,并且迅速的接受平凡和有些胆怯的自己,他明白了自己不是霸王,没有那些底气,也不需要有那么多责任。

于是,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平和的,安于天命的男人,这个男人有过得势,也经历过伤害,终于趋于平和。但是这种平和却不是因为心态平静,而是因为安于现状,这两种平和有许多区别,一个是看开了,另一个是不看了。所以到最后,程蝶衣无数次想到并实施了求死,菊仙彻底将自己吊死,而段小楼,从未想到过死。

菊仙

我们再来分析一下菊仙,这个我开始不太喜欢,最后却最为喜欢的角色。

菊仙是花满楼的姑娘,而且从书中字里行间能够看出来,还是一个比较红的姑娘,因为有很多人追捧,所以也才给了段小楼给她解围的机会。

本来我是不太喜欢这个突然闯入师兄弟生命中的女人的,因为程蝶衣太苦了,我开始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衷心的希望他能够和段小楼在一起的,自然对菊仙这个“第三者”不太喜欢,可是渐渐地,我发现,这三个角色中,最真性情,最坦诚面对别人和自己的角色,只有菊仙,也只有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样子,并没有显露出人性的恶劣,而且,他是整个书中最勇敢的。

开始菊仙从花满楼出来时,是自己给自己赎身的。在我们印象中,妓女想要从良,都会找一个人来给自己赎身,可是菊仙不,她清清楚楚的了断了自己的前尘往事,连鞋都不要就走出了花满楼。

这里有个细节,是菊仙的白线袜子。白线袜子在书中出现了两次,一次是菊仙离开花满楼,一双白线袜子踩进灰尘里,这隐喻着她虽然脚上沾了尘埃,但是人却是清白了,也体现着菊仙的勇敢。当时段小楼并没有给过她什么承诺,甚至在她找到段小楼的时候,段小楼还有些懵。书中写到菊仙去找段小楼,看到段小楼的神情时,两眼泪汪汪的,她那是害怕呀,因为她并不确定段小楼会不会要他,还好,这一次她赌赢了。

白线袜子再次出现的时候,是菊仙上吊自杀,段小楼为了使菊仙不被批斗,说他不爱菊仙,说要和菊仙划清界限。当然,我心里其实认为段小楼说的就是事实,他并没有多爱菊仙,但是菊仙听到这个却无法接受,她堵上一生的男人,说不爱她,说要和他离婚,她受不了,于是上吊自杀了。和离开花满楼一样,她也是没穿鞋就走了,只是这次走的却是黄泉路。第一次走的时候,书中写她不管外面是狼是虎,这次走也是一样,她也没管黄泉路上是否艰难。

多么果敢,多么决绝,在被批斗狠的时候,人家让她与段小楼离婚,划清界限保全自己,她不肯,她说自己是段小楼堂堂正正娶的妻,不能离婚。说这话的时候固然有刺激程蝶衣的因素,却也是她心中所想。

她一生漂泊,没有安全感,段小楼是唯一要她的人,她和程蝶衣一样,将段小楼当做溺水的浮木,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放开,她想着不离不弃,奈何段小楼却首先退缩,于是转身就走,你若无情我便休,这是一个女人对别人的狠,更是对自己的狠。从这个角度来说,菊仙才是生死追随的虞姬。

程蝶衣一辈子在唱虞姬,一辈子想做虞姬,他幻想着自己能够和虞姬一样,有威风凛凛又两情相悦的霸王,可惜他从性别到对手都是他做不成虞姬,甚至连求死都不成,直到最后被段小楼叫破:这都是戏。于是才从戏里惊醒,明白自己是戏中的过客。

而菊仙,从头到尾都是一副精明又市侩的样子,有着各种小心思,却总是在某些时候展现出人性的闪光点,让人唏嘘不已,并且到最后用决绝的背影展露了自己的攻击力,她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她才是现实中这场戏的主角。

戏里戏外,我们早已分不清谁的命运纠缠着谁,甚至我有时候在想,程蝶衣和菊仙两个人,应该是一个人才对,菊仙做到了程蝶衣所有想做的事,她是女人,嫁给了段小楼,怀段小楼的孩子,保护段小楼,生死追随段小楼。而程蝶衣呢,又是菊仙拼命嫉妒和想要从段小楼生命中赶走的人,这样两个人,如果合在一起,那就真的是虞姬了,可惜段小楼,却不一定能配得上这样的虞姬。

程蝶衣活在戏里,菊仙活在梦中,只有段小楼,最真实的活着,活出了普通人的一切平凡之处,还好,这个普通人给我们带来了戏里梦中的两位奇女子,带来了这本霸王别姬。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书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